分卷阅读124

年,何曾遇上过上官容钦这般的男子,目中几分痴缠再明显不过,几翻试探落空,神色间便有几分委屈,与一旁的白衣女子对视一眼,白衣女子心领神会,转而轻轻一推,正将她完全推倒在上官容钦怀中。 

这两人的眼神动作完全发生在一瞬间,根本不会有人在意,顾轻音听到声响抬头,正看到那女子楚楚可怜的与上官容钦对望,上官容钦低垂着眸子看她,扶着她的臂膀。 

顾轻音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将筷子放到一边,突然直愣愣的站起来,等到发现在座的所有官员都在看她,才忙遮掩道:“本官,突觉有些气闷,想去船头透透气。”说完,逃也似的快步向船头行去。 

王成珏见她脸色不好,便让一名工部主事跟在她身后,听候吩咐,又向上官容钦打趣道:“上官大人这般天人之姿,也难怪连京城赫赫有名的琳姬都把持不住,投怀送抱来了。” 

那名唤琳姬的红衣女子俏脸微红,五官越发明艳动人,眉眼低垂,向上官容钦轻声道歉,娇声细语,万般风情,当真是我见犹怜,换作一般男子早就一把搂进怀里亲热温存了,偏偏上官容钦却将人不动声色的拉开些许,淡然道:“无碍,姑娘不必多礼。” 

琳姬闻言,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在风尘中历练出来的应对手段竟没使出半分,只低着头,指甲深深嵌入掌心中。 

王成珏见状,笑道:“琳姬,你可知上官大人是什么人物,多少朝中重臣争相揽他为婿,多少世家千金想要委身于他,他都不为所动,你又何必如此介怀,这可不像是水天阁的头牌所为啊,快给上官大人再满上。” 

琳姬闻言一凛,再怯生生看了上官容钦一眼,唇边笑意渐渐绽开,静坐于一旁,专心为上官容钦倒酒布菜。 

再说顾轻音,出了舱门一径走到船头,静静站着,任带着水气的春风拂过她的发丝和衣袂。 

平京河两岸很是繁华,各类商铺酒楼林立,河边桃红柳绿,时而看到几名幼童攀折柳条玩耍。 

她凝神看了一会,心中渐渐平静。 

方才她见上官容钦扶住那女子时,心里有种怪异的感觉升起来,但转瞬即逝,她无法理清,只是随后脑中竟然浮现出她梦里的一幕,上官容钦动情魅惑的神态与眼前清俊雅致的容颜重叠,让她一时心头大乱,无法再冷静的坐下去。 

那个纷乱的梦境着实困扰了她一阵,不是癔症,而是属于她的梦境,且醒来后她仍然记得梦中大部分的场景人物,就像亲身所历。 

她知道自己不该如此不着边际的胡思乱想,硬逼着自己看清当下处境,看清自己位置,一个从五品的官职,若没有父亲的荫庇,她恐怕什么都不是,更甚者,被她参过的大小官员随便一个来报复,都可能让她翻不了身。 

再次踏上春巡,她的心境已然不同,她希望有机会表现,更不能错过任何一个机会。 

“顾大人,这里风大,不宜久站。”温润淡雅的嗓音自她身后响起。

第194章  船头絮语

                  

顾轻音转身,上官容钦站在她身后,离她仅几步之遥,一袭天青色衣袍,广袖博带,面如皎皎之月,青丝如瀑流泻,长眉斜飞入鬓,发间一支青玉簪光华流转。 

想到方才之事,顾轻音不免有几分窘迫,轻道:“下官方才失礼了。” 

上官容钦浅笑,目光温润,“王大人盛情,宴席时间长了些,顾大人出来透透气,有何失礼之处?” 

“谢上官大人体恤,”顾轻音低垂了眉眼,道:“下官过于急躁了。” 

上官容钦向前走了几步,立于船头,清淡道:“顾大人若要在官场长久立足,有些场合是避免不了的,不如早些适应。”声音低沉,被风一吹就散开了。 

顾轻音一怔,随即左右看了一眼,两名工部的主事站在舱门口低垂着头,离他们还有些距离,便转过身去跟在上官容钦身后,“谢大人教诲,下官谨记于心。” 

“顾大人与我不必如此生分,”上官容钦侧首看她,“作为女官,顾大人已经是个中翘楚。” 

顾轻音看着被船身劈开的碧波白浪,微微咬唇。 

上官容钦又道:“本朝对女官看似宽容,实则难以得到尊重,多数人无非是庸庸碌碌求个安稳,得份保障,而顾大人始终有抱负在胸,实在难得。” 

“上官大人谬赞了,”顾轻音躬身一礼,“下官资历浅薄,行事不得章法,此次巡查随侍大人左右,如有不当之处,还望大人不吝赐教。” 

上官容钦扶住她的手臂,替她拂开一缕吹乱的发丝,“顾大人忒谦了,这风里带了湿气,莫再多待。”指尖一勾,似是不经意间,轻轻划过她娇嫩的面颊。 

顾轻音只觉一股热气上涌,哪里感到半分凉意,头脑都是懵的,只木木的跟着上官容钦向船舱行去。 

走了没几步,上官容钦停下来,等她走到他身边,才道:“王大人盛情一片,难得相聚,不必辜负,顾大人忍一忍便过去了。” 

闻得此言,顾轻音才恍然大悟上官容钦误会她出舱的原因了,不过她不喜欢这种应酬场合也是事实,这个误会倒也合情合理。 

心情蓦地又好起来,她轻笑道:“到底要如何忍得,还请大人指点一二。”话一脱口,她自己都吃了一惊,这种类似玩笑的言语她居然顺口就说了出来,她怎能因为上官容钦的几句话就飘飘然,她与他并不相熟。 

她有些忐忑的看着他,见他长眉一挑,眼中似揉进了斜风细雨,潋滟温润,他低头,俯身,缓缓靠近她,她目不斜视,刻意放缓了呼吸,他凑到她耳边,低声道:“顾大人满腹经纶,随意找几首喜欢的诗词默念欣赏,作出微醺姿态,自然如入无人之境。”话音带着笑意,字字震动在她心弦之上。 

顾轻音讶然瞠目,鼻尖萦绕的淡淡檀香已然消散,天青色的背影已入了舱中。 

因是巡查,即使在京中,御史台一行官员也不得自行回府宅歇息,而被安排宿在就近的鸿运行馆内。 

行馆装饰简朴,分为八个院落,每院四间厢房,御史台一行十七人,便占了五个院落,顾轻音分了个单独的院子,上官容钦表示不介意与顾大人合住一院,于是两人都住进了凤栖院,在东西两间房内各自歇下。 

第二日,御史台一行早早到了工部衙门,却只得一名姓曹的员外郎接应,问他要资料卷册,十问九不知,只道尚书大人因急事离京,大小事务他并不敢自行做主。 

就这样,顾轻音忍过了昨日的宴席,今日又碰了个软钉子,憋了一口气在心中,只得着人从细小之处查起,又让人找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99.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