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9

她仍是低着头,她与他之间分开太久,有些话都不知从何说起。 

两人静默而立,淡淡的影子在月下交错。 

“上官大人,”她低声道:“大人是否有话要同下官说?” 

她的官服较为宽松,低垂着头时,露出一段颈背间姣好的肌肤,其上有一个淡紫的牙印。 

上官容钦的目光在其上停留片刻,又飞快的掠过,只淡然问道:“顾大人的伤势可大好了?” 

顾轻音点点头,“早已无碍,谢大人关心。” 

月色下,她肤色几近苍白,身体包裹在宽大的官服中更显清瘦娇小,看在他眼里,似乎与很久以前那个乌发云鬓的小女孩重叠起来。 

上官容钦眸色幽深,看她片刻,抬手将她一缕碎发别到耳后,“离开玉屏山庄时,让你受到惊吓,我很抱歉。”嗓音清浅低回。 

“不是大人的错,”她抬起头来,小脸映着月光,“那是意外,大人先护着郡主也是应该。” 

他望进她清丽的眸中,莫名的疼惜涌上心尖,他上前一步,将她轻拥入怀,“凡事莫要逞强,好好保护自己。”他贴着她的面颊,轻道,很快便又放开。

第185章  顾父消息

                  顾轻音只觉一阵幽幽檀香钻入鼻尖,神智空茫,面颊滚烫,耳边话语在心中反复鼓荡,待回过神来,上官容钦已在三步之遥处,唇角含笑,温和看她。 

顾轻音不敢细想,又随着上官容钦的步伐向前行去,一路上,上官容钦略提几句朝中局势,她只沉默的听着,自己一个从五品的官职,身在官场,又何时看得清过。 

身为女官,她既不像前朝叶从眉那般奋发钻营,步步升迁,又不与本朝诸多女官一般庸庸碌碌,无所作为,甚至心甘情愿成为官场玩物,她步入官场后颇为顺遂,心中秉持着公正清廉,于公务之上亦是兢兢业业,但却不好钻营,许是从小出身的关系,她对权力并不敏感,升迁与否也从不放在心上,对朝廷中事亦不甚关心。 

上官容钦又问起此次巡查之事,她便有一句答一句,中规中矩,直到两人走出好远,上官容钦才道:“今夜劳烦顾大人相伴说话,时辰不早,这就回吧。” 

顾轻音点头,与他始终相隔两三步远,跟在他身后,他周身笼在月色中,显得越发柔和,眼中有些涩然,她用力眨一眨,仍旧追随着他缓缓而行。 

有些伤痛,在经历之时尚不觉如何,待有人为你细心包扎伤口,为你盖上锦被,让你好生歇一歇,你才会躲在被中暗自垂泪。 

上官容钦和她走回集议厅,在厅门口静静看她,柔声道:“若有难处,可来寻我。” 

彼时月光洒落在他肩头,一片皎洁之色。 

那一夜军饷登记核对颇有斩获,直到四更天,顾轻音才回到营帐歇下。 

第二日醒来,天光大亮,顾轻音匆匆洗漱,待要离开,忽见桌案上放着一张折叠工整的信纸,她有些疑惑,展平细看,脸上瞬间变色,仅廖廖数十字,全是其父顾德明近况。 

曰顾德明已失了江陵王信任,被其党羽排挤,又因其长年为江陵王做事,与朝中同僚关系微妙,近期更有人直接向大理寺匿名举报其涉及十数年前一桩旧案,此案牵涉甚广,大理寺向圣上禀明后暂停其朝中职务,听候发落。 

顾轻音眼前一黑,差点站不住,自她懂事起,父亲就是府中所有人的天,随着年岁渐长,她虽偶尔会与父亲争执,但她心中对父亲的尊重和敬意却始终如一。 

恰逢春巡最后一日,顾轻音强撑着走出营帐,将所有资料整理归档,做好记录,以备回御史台后再仔细核对,整理成卷宗。 

冯时远一直与她一处做事,见她脸色苍白,心事重重的模样,道:“顾大人,你身体不舒服就去休息,这里有我,我会让负责做好最后确认的。” 

“冯大人说的没错,顾大人身体若有不适,不必硬撑,本官知道昨夜你们实在辛苦,今天有本官在,顾大人还是多顾着些身体为好。”明筱鹤不知何时走进来,站在她身边,语气恳切道。 

顾轻音的确觉得头脑昏沉,头上穴位突突的跳,也不知是因昨夜劳累还是今早父亲的消息,熬了这一会已觉有些吃不消,遂不再坚持,先回了营帐,而明筱鹤执意要亲自送她,她也任他一路相随,偶尔轻轻扶一把她的手臂。 

“顾大人,要不要请随军大夫来瞧瞧?”到了她营帐中,明筱鹤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先倒了杯水给顾轻音,自己不慌不忙的坐下来。 

顾轻音有些虚弱道:“多谢大人相送,下官歇歇就好,不必再麻烦大夫跑一趟了。” 

“顾大人,”明筱鹤轻叹一声,“你我同在御史台为官,实在不必如此客气。本官见你气色不佳,想是伤势初愈就过度劳累所致,想来本官也有责任,于巡查事务上事事仰赖你,让你操劳太多,心中十分过意不去哪。” 

第186章  风雨欲来(本章为珍珠4200加更)

                  

顾轻音忙放下茶杯站起身来,“明大人哪里话,下官身为副史,本该为大人分忧,此乃下官职责所在。” 

“早就听闻顾大人是朝中女官典范,本官能与顾大人共事,实乃三生有幸,本次春巡关系重大,亏得有顾大人相助,劳心劳力,本官实在感动,何况,”他停顿了一下,看看顾轻音的脸色,才道:“顾大人家中刚遭遇变故,顾大学士他……”话未说完,一声叹息,琉璃美目一闪,眼中柔和一片,颇有怜惜之意。 

顾轻音这才意识到父亲这次出事,恐怕早就传遍朝野,上官容钦昨夜说的那番话隐隐约约已经提及,只她身为女儿却后知后觉,今早见到的那封信也不知何人所为,心中难免又急又忧。 

“大人谬赞了。家父一生清廉,处事公正,今次不知何故,竟然……”顾轻音及时收住话头,声音已有些哽咽。 

“本官对顾大学士向来敬重,此次恐怕另有隐情,圣上英明,想来大理寺调查后定会还令尊一个公道,顾大人切莫太过伤怀。”他上前,轻轻拍着她纤弱的肩头。 

顾轻音轻轻点头,对于太过外露的情绪有些尴尬,便微微侧过身去。 

明筱鹤唇角微挑,又道:“如今朝中派系之间泾渭分明,顾大学士遭遇此番变故,许是被人打压所致,”他停顿片刻,满意的看到顾轻音惊愕的表情,“顾大人,本官当你是自己人才多说几句,令尊受难,于何人最为受益,你心中当有数才好。” 

顾轻音心念电转间,面色更加苍白几分,颤声道:“家父为官向来清明正直,虽为江陵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94.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