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8

官容钦已然大步走了进来,清朗道:“韩大人。” 

韩锦卿也不着急起身,只半坐起来,脸上笑意未敛,“不知上官大人驾临,失敬了。” 

第183章  容钦夜访

                  上官容钦温润的脸上挂着淡淡笑意,“此时造访,是我唐突才是。” 

韩锦卿命清露准备茶水,与上官容钦相对而坐,凤目微扬,“多日未见,上官大人清减不少,想必是为朝中事务操劳所致啊。” 

上官容钦笑意温和,并不正面回答,只道:“近日圣上为了顾大人巡查遇袭一事甚为忧心,我们作臣子的,自然要替圣上分忧。” 

他仔细打量一番韩锦卿,烛火下,见他眉目精致,眼角眉梢流转着几分风流之态,又道:“韩大人奉旨督查春巡倒不见憔悴之色,只多日未得入宫,圣上十分挂念。” 

“圣恩浩荡,是我无能,禁军营夜袭一案没有抓到真凶之前,我又有何颜面去见圣上。”韩锦卿轻叹一声,道。 

上官容钦见他神色微变,不由道:“不瞒韩大人,时日紧迫,今夜造访,正是为了此事,”他端起茶水,轻抿一口,“听闻韩大人先前在此案上已下了不少功夫,朝中皆以为不出几日,此案定会水落石出,圣上迟迟不见韩大人进宫阐明案情,心中焦虑,只得遣了我再来了解一二。” 

“此案看似简单,短短几日却也经历了一波三折,疑犯就擒后供认不讳,本以为可以结案之时,不想他却又畏罪自尽,”韩锦卿摇了摇头,状似无奈,“所有线索亦俱被销毁,如今只得从头再来。” 

上官容钦长眉一扬,他自然听得出他言下之意,只他本来也未指望韩锦卿能给予他什么实质的帮助,话锋一转,道:“此番顾大人无辜被伤,亦是朝廷之失啊。” 

韩锦卿凤目微眯,眸中光彩点点,“虽是朝廷之失,但我已尽力安抚了顾大人,相信顾大人亦能体会朝廷对她的一番体恤之意。” 

“体恤?韩大人至今未查得半分眉目,又对顾大学士之事不闻不问,这就是所谓体恤?”上官容钦静静看他。 

韩锦卿浅笑,“本相与顾大学士之间,能不闻不问,已是最好的了。” 

上官容钦默然片刻,才道:“想来禁军营中管理不善,与三名副将职位悬虚亦有关联,新任副将的名单要尽快定下才好,韩大人意下如何?” 

“上官大人,”韩锦卿站起来,“出任副将之人必得要有战功,三名空缺,宁缺毋滥。” 

“这是自然,”上官容钦也站起来,与他相对,“禁军副将任用乃朝中大事,自有圣上裁定。” 

韩锦卿朝他走近两步,墨玉般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看着他,“刑部那里,上官大人还是不能相助?” 

“刑部审案,外人岂能轻易插手。”   上官容钦静淡道。 

韩锦卿忽而一笑,轻道:“看来,郡主的身体底子还不错。” 

“韩大人,如此下作的手段,你还要用到几时?”   上官容钦面色微沉。 

“下作?”韩锦卿眸中闪过厉色,“上官大人的手段就高明了?郡主的性命拖不了太久,就在你一念之间。” 

“你什么时候给解药?” 

“就看你什么时候放人。” 

“好,只要你能先证明解药是真的,我会想办法让刑部把人放出来,至于他们能不能官复原职,还要看你的本事。”上官容钦终于松口。 

韩锦卿说的不错,杨雪瑶的身体的确拖不起了,御王爷一次比一次催得紧,禁军营的摆布只能稍缓进行,他今夜来找韩锦卿其实已然是让步的姿态,韩锦卿自然也拿捏到位。 

韩锦卿的唇角再次挑起,“如此,甚好。” 

不久,豫王府郡主的身子便渐渐好起来,不出几日,就能下地行走,而刑部破天荒的以证据不足为由放出三名原禁军副将,也让人匪夷所思。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第184章  他的关心

                  顾轻音午后到了营地的集议厅,就一直在厅内坐镇,何蹇和另外一名御史核对征兵档案和军饷登记簿,另有两人到库房翻看兵器配发记录,一直忙到二更天仍未核对结束,却也从中发现了些微问题,由冯时远一一记录在案。 

众人齐心忙碌间,厅内忽地飘入一股食物的香味,顾轻音自卷宗中抬头,见上官容钦由两名内务女官领着,缓缓步入厅中。 

上官容钦一袭月白长衫,发间一支青玉发簪,青丝如瀑,长眉斜飞入鬓,清俊温雅,他入得厅中,目光淡淡一扫,便停留在那道墨青纤细的身影上,正与她视线相接。 

顾轻音忙站起身行礼:“上官大人。”她忙碌了一整个下午,此时突然起身,只觉头重脚轻,身子不由得晃了一晃。 

上官容钦快步走到她身边,轻扶她肩头,“顾大人,巡查事务繁杂,也当多保重身体。” 

他语调温和,带着一丝担忧,顾轻音心头一热,忙站直了,“谢大人,不碍事的。” 

上官容钦低头看她,见她始终微垂着眼帘,便退开一步,收回置于她肩头的手,回身道:“各位御史连日辛苦,本官特命灶房准备了汤水,大家趁热喝了,暖暖身子,再忙不迟。” 

两名内务女官从食盒中拿出炖汤盅来细致的一一摆上御史们的案头,这些御史自本次春巡以来还从未经历这般待遇,又正腹中空空,纷纷拜谢了上官容钦,大口喝将起来,只觉入口香浓无比,肚腹中渐升暖意,驱散了原本的困顿,会来事的几人已将上官容钦团团围住,与他搭上几句闲话,上官容钦始终笑意温和的与他们攀谈,不见一丝不耐。 

顾轻音小口喝着汤水,看着案头的卷宗,竟有些出神,直到上官容钦再次走到她身边,低柔道:“顾大人,和我一同出去走走可好?” 

她猛的抬起头来,双眼圆睁,汤水还挂在粉色的唇角边上,上官容钦见状一笑,当真令人如沐春风,“走吧。” 

月朗星稀,集议厅后有一片庭院,一排修竹,几张石凳,细沙铺就的小径蜿蜒着,通向远处的河滩。 

上官容钦和顾轻音一前一后走着,谁也没说话,耳边只得风吹竹叶的沙沙声。 

顾轻音走得越来越慢,终是低声道:“谢上官大人。” 

上官容钦回过身来,她就站在离他三步之遥的地方,一身板正的官服,长发束髻,微微低着头,“这句话,顾大人方才已经说过了。” 

顾轻音摇摇头,“方才是谢大人赐汤,现下是谢大人前些日子送到府中的礼品。” 

上官容钦低叹一声,“你我之间,不必如此客套。”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93.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