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7

。 

顾轻音和冯时远用了饭,从前厅出来,没走几步,便见侧面浩浩荡荡走来一行人,为首的两人高挑颀长,一人着深蓝锦袍,一人着月白长衫,正互相交谈着什么。 

顾轻音眉心一紧,知道避无可避,只得快走两步迎上前,躬身道:“下官见过魏将军、上官大人。” 

冯时远亦跟在她身后行了礼。 

她垂着头,只希望这两人有要事在身,赶紧让她退下才好。 

“原来是顾大人,不必多礼。”片刻,一道温润的嗓音在她头顶上方响起。 

四下俱静,顾轻音缓缓抬起头来,上官容钦已走到她眼前,清雅温润的面容,长眉斜飞入鬓,眸中波光潋滟,眉间一抹淡淡绯色,正温和的看着她。 

顾轻音飞快的移开视线,眼角却瞥见魏冷尧冰冷的视线。 

“顾大人与上官大人是旧识?”魏冷尧面无表情的看着她,道:“我与上官大人还有事相商,顾大人若无紧要之事,稍后再正式拜见上官大人罢。” 

顾轻音一侧身,垂首立于一旁,端正道:“两位大人公务要紧,下官也正要继续巡查之事。” 

上官容钦经过她身边时,低柔道:“那就等顾大人忙完再叙。”声音清浅,当真若微风拂过。 

顾轻音仍不住抬头去看,却只余那人清雅卓然的背影。 

上官容钦由魏冷尧引着将驻军营地巡视一圈,大致了解了军备防务,驻守兵力,便被人请至新扎的营帐内歇息。 

须臾,帐帘一动,明筱鹤笑意盈盈的走进来,“上官,你可来了。” 

上官容钦轻抿一口茶水,“这几日巡查可还顺利?” 

明筱鹤随意坐了,“有什么顺不顺利的,每年走一遍场子而已。” 

“你若真这么想,御史大人的职位你怕是担不得。”上官容钦放下茶盅,正色看他。 

明筱鹤眼角一挑,漫不经心的笑意深了几分,“你现在后悔了?” 

“现下是什么情势,你若再看不清楚,还是回你的鹤颐楼去吧。”上官容钦站起来,看一眼营帐内悬挂的地形图。 

明筱鹤看他神色,自知失言,敛了笑意,道:“这五日巡查,我哪一天敢松懈,只这营地倒真管理颇严,各项事务查下来少有破绽,有的也只是微小疏漏。” 

“顾轻音那里呢?她对巡查远比你熟悉。” 

明筱鹤挑眉,“她?哦,她昨日倒是说了个疑点,我已经吩咐下去,今日必定要查出个眉目来。” 

“那就好好去办,”上官容钦转过身来,“这京郊驻军中我能控制的力量实在有限,若不是春巡,你我又怎会到此。” 

明筱鹤心中一凛,立刻明白了上官容钦所指。 

上官容钦皱眉看他,“你还在这里做什么?你我之间说话也不急于这一时。” 

明筱鹤踌躇着,道:“其实,我今日来的确有一事要禀明。” 

第182章  贼喊捉贼

                  上官容钦见他犹豫,问道:“究竟是何要事?” 

明筱鹤琉璃般通透的眸子一转,声音低了几分,“前两日,顾轻音差点又出事了。” 

上官容钦眉头一紧,“什么事?” 

“就在营地的林子里,遇到了贼人。” 

“贼人?这里是驻军营地,并非那些肖小可以随意闯入的地方,”上官容钦顿了顿,温润的神色冷下来,“况且,我已见过顾大人,她若真出了事,为何却只有你知晓?” 

明筱鹤心一横,道:“我那日就在林中,不止是我,韩锦卿和魏冷尧也是知道的,他们不说,是因为……因为他们以为是我辱了顾轻音。” 

上官容钦目光炯然,直视着他,“你说清楚,你辱了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的嗓音依然是温润的,气势却已全然变了,明筱鹤回避着他的目光,有些艰难的吞咽了下,“上官,不是我,真的,我只是恰巧在那里而已。我是怕他们拿这个和你说事,你不用理他们。” 

“既然不是你,他们无凭无据,为何会怀疑你?又凭什么让我相信?” 

明筱鹤觉得自己简直是此地无银,但他别无选择。 

那夜回去后,他发现平时常用的发带不见了,想起当时绑了顾轻音,后来便不知所踪,他本来觉得即使魏冷尧再有怀疑也抓不到把柄,又能真拿自己如何,被他打了就当是被狗咬了一口,他早晚要讨回来的,但那根发带若到了他手里,则无疑是最好的证据,那样的水蓝色泽,除了他,整个驻军营地都不会有人用,这让他始终惴惴不安。 

他不怕韩锦卿和魏冷尧,就算他们确定了是他又如何?他只是在意上官容钦的态度,他知道上官容钦对顾轻音特别,若是让他从其他人口中知道真相,他无法预料后果,所以,无论如何,他要抢在所有人之前,亲口向上官容钦解释。 

明筱鹤想到此,狭长的眼眸微眯,看着上官容钦,“韩锦卿早就在暗中查我了,上官,如果他们要借着这件事挑拨你我之间的关系,即使没有真凭实据,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 

上官容钦淡淡看他,眼中明明暗暗,“不是你,是谁?” 

明筱鹤一愣,忙道:“那夜林中昏暗无光,我哪里看得分明,不过,那人很快逃了,应是没讨到什么便宜。” 

良久,上官容钦道:“这事我记下了,她没事就好,”片刻又道:“你且下去,我自有定论。” 

晚间筵席之上,众人到齐,韩锦卿自与上官容钦一番客套,席间推杯换盏,觥筹交错,好不热闹。 

散席后,韩锦卿便回了营帐,换了一身浅紫锦袍,斜斜躺在软榻上翻看书册。 

清露在一旁替他整理案头,看他一眼,道:“相爷今晚不去后山?” 

韩锦卿翻过一页,慵懒道:“不想动了。”唇角勾起一个浅浅的弧度。 

清露不明所以,不过看着自家主子心情好,她心里便也跟着轻松,悄悄挨近几步,道:“相爷,顾大人那里,怎的不用奴婢伺候了?” 

“你什么时候成了她的人?”韩锦卿手里的书册又翻过一页,说得漫不经心,“心思倒在她身上了。” 

清露自然听得出他语气中没有半分恼意,又道:“奴婢这辈子都是相爷的人,只是顾大人对相爷误会颇深,奴婢是想要替相爷解释清楚,况且,顾大人的伤势……” 

“她的伤势早已无碍,”韩锦卿忆起昨夜所见的一段藕臂,笑意不自觉加深,“她要误会便随她去,谁要你擅自解释什么,你再自作主张,就让楚风送你回府去。” 

清露一撇嘴,只沉默的继续收拾着。 

随着门外的一声通报,上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92.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