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6

商议,缓缓走近了,道:“顾大人身子尚未大好,你们又来打搅她?” 

几人见是明筱鹤,忙站起来见礼,顾轻音此时已换了朝服,只仍未束发,满头青丝披散下来,拱手道:“大人,下官身体已无大碍,这才让他们过来一同商讨巡查之事,哪里谈得上打搅。” 

明筱鹤见她面容清丽,气质娴雅,端庄淡然,哪里还有方才的半分惊慌,便撩了袍角坐下,道:“好啊,既是商讨,那本官也一道听听,顾大人在巡查之事上颇有经验,本官早想来讨教的。” 

顾轻音对着他本还有些尴尬,毕竟方才那一幕全落在他眼里,她还记得他探究兴味的目光,现下见他毫无异样,看她的目光一如往常,登时放下心来,只一心一意投入到这次驻军营地的巡查讨论中去。 

明筱鹤却只分了一半心思在正事上,另一半则还在顾轻音身上,她在公务上总是表现的冷静沉稳,就像此时,谈起此次巡查,她眼神晶亮,侃侃而谈,时不时能一针见血的指明问题所在,但在另外的时刻,比如在太医院问诊时,与纪卓云交欢时,或者是与魏冷尧相处时,她的骚媚春情,妩媚之姿,却像是刻在他脑海中一般。 

他看着眼前的顾轻音,脑中却想象着那个截然不同的她,那样生动鲜艳,活色生香,巨大的反差,令他内心有种说不出的兴奋,他想要撕开她的面具和伪装,让她在他面前再也无所遁形。 

因着顾轻音的到来,当天夜里,军中在最大的营帐内设了宴席,御史台一行和军中将领一并参加,顾轻音和其他御史随着明筱鹤入内,各自落座,她则被明筱鹤笑言坐于他身侧。 

待所有人坐定,魏冷尧和韩锦卿方一前一后到了,两人坐在上位,举杯邀饮,宴席才真正开始。 

顾轻音自醒来后与韩锦卿见了一面,这些天来还是第一次见他,他一袭深紫锦袍,发间一支紫玉簪,墨发如瀑流泄,眉目如画,神色冷凝,她很少看到韩锦卿在人前露出这样疏离冷淡的姿态。 

正沉吟间,一道不容忽视的视线朝她看来,紧紧攫住她的目光,她看到韩锦卿朝她走来,依旧是清贵雍容的姿态,手执杯盏缓缓而来,冷凝的神色间乍然绽出一丝笑意,像是画中刻意勾出的一笔,浓重而虚幻,他道:“顾大人,本相敬你一杯。”嗓音淡淡的,没有温度。 

第163章  暗流涌动

                  顾轻音觉得自己绝没有看错,韩锦卿墨玉般深邃的眸子看着她的时候带着一丝怨怒,甚至还有其他别的什么情绪,只她看不清,也不想看清,因为那对眸子深的似要将她吸进去一般。 

“您定是误会相爷了,相爷是真的关心您,您遇袭的那日夜里,他守着您半宿没合眼呢。”清露清脆的声音此刻突兀的在她脑中响起,她心头一软,转念一想,那又如何?禁军营查到的关键线索断了,不定就是他派人设计,自己受伤颇重,就算他守着自己,那也是出于对下属的照顾之心,在那种情况下,换位而处,她也会守着下属的,由己及人,如此想来,她并不需要自作多情的对韩锦卿这一举动有什么其他想法。 

顾轻音这想法也合情理,但却遗漏了一条,她是按照常人惯有的性格脾性去推断的,但韩锦卿显然不属于此列,不说他的身份地位,单单就他的性子,绝不可能为了一个普通下属就去人家床前守到半夜,而顾轻音忽视了这个,或者说她有意自欺欺人。 

顾轻音端起酒杯,神色不变,道:“相爷亲自敬酒,下官实不敢当。” 

“本相是贺顾大人伤势痊愈归来。”他说着,一抬手,将杯中酒水一饮而尽。 

顾轻音看着他,营帐中明亮的烛火在他漆黑的眼眸深处跃动,她偏开视线,轻道:“相爷有心了,下官谢相爷体恤。”仰起头干了一杯。 

两人站得很近,霎那间,营帐内的谈笑声,摇曳的烛光,碗碟酒杯的碰撞声都变成了遥远的背景,他们眼中只剩下彼此。 

韩锦卿看着面前的女子,他从不以为自己尘封已久的心会为谁动摇,他的一切决定向来只有利弊得失的考量,除此之外,他不会把任何人和事放在心上,甚至是人命。 

而现在不同了,他的心会被她牵绊,他本以为自己仍可以掌控住,却因为她的受伤,方寸大乱。 

他为她善后,派人照顾她,去探望她,甚至在对属下的惩罚上都带着个人的情绪,这已严重违背了他本人的处事原则,但她显然并不领情,甚至怀疑他的用心,她显然更愿意被纪卓云抱着怀里,听着他毫无逻辑的可笑的情话。 

顾轻音在他凌厉尖锐的目光下渐渐失了耐性,受伤的是她,他凭什么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刚要开口,却听他道:“本相这几日没有抽出空闲去探望顾大人,还请顾大人莫要怪罪。” 

清清淡淡的嗓音,再看韩锦卿,已换上往日淡然带笑的神情,眼角眉稍微微扬起,唇边是一抹恰好的弧度。 

不知怎的,顾轻音暗暗舒了一口气,似乎找到了习惯的应对方式,“下官不敢,相爷已专门派人伺候下官,下官铭感五内。再说下官告假,这里更离不开相爷。” 

两人皆是这次春巡的重要人物,这么站在一起一会,已经引出营帐内众人探究的目光,明筱鹤坐在一旁,好整以暇的看着这两人之间的一来一往,颇有些讶异,顾轻音对韩锦卿的态度倒是出乎他意料,值得玩味。 

他看准时机站起来,举起酒杯,适时插到两人中间,接过话头道:“相爷,是下官无能,没有及早拟出符合相爷要求的行事,连累顾大人孤身涉险,也未能为相爷分忧,先自罚一杯。” 

一饮而尽后,他又自己斟了一杯,“顾大人,这杯酒本官敬你,这段时日辛苦你了。” 

明筱鹤几杯酒下肚,淡淡的薄红晕染上脸颊,原本就明艳的容色更添几分撩人的情态,一双琉璃美目就这么真挚诚恳的望着顾轻音。

第164章  我替她喝

                  顾轻音本就不欲与韩锦卿在人前过多纠缠,明筱鹤的敬酒正好替她解围,她看着他,那是她见到的为数不多的他公务以外的模样,狭长的眼眸似是坠落的星河,璀璨晶亮,熠熠生辉,让她不由得想起和他在天玄阁的初见。 

顾轻音对明筱鹤的印象一直不错,这和第一次相遇多少有些关系,谁让明筱鹤长着一副很有欺骗性的皮囊,看上去就像浊世翩翩佳公子,而这位公子还是一位忧国忧民的御史大夫,不说顾轻音,任哪个女子对他都不会有任何反感。 

她端起酒杯回敬他,正色道:“谢大人,这是下官的本分。”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81.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