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5

一层薄雾,只看着他冷冷道:“魏冷尧,你……你够了!你有什么资格这么对我?!” 

她觉得自己有些害怕面对这个男人,在他面前,她总是失控,因为他能轻易挑动起她的所有欲望和情绪。 

魏冷尧正在解她伤口的绷带,一圈一圈的绕,闻言,抬起头,深刻华美的五官带着极度诱惑的神情,“我说过,你是我的……”尾音上挑,带着余韵。 

顾轻音震惊的看着他,他在她的视线中,勾起唇角,缓缓低下头,舔吻她手臂上已经完全裸露在外的快要痊愈的伤口。 

她只觉一股酥麻热意自手臂窜上来,很快蔓延到全身,他的舌尖正在她的伤口上来回舔舐,伤口处新生的肌肤尤其敏感,哪里经得住他这番攻势,不一会,她的整支手臂连同肩膀都轻颤起来,呼吸变得沉重而急促。 

“你……快放开……嗯……”顾轻音觉得自己的两条腿都在打颤,整个人快站不住了。 

这时,帐帘处一声轻响,一人已然大步踏进来,边走边道:“顾大人的伤势可大好了?” 

顾轻音一惊,想要抽回手臂,却被魏冷尧牢牢握住,半分动弹不得,硬着头皮向外望去,却见一人背光而立,眉眼精致,眼尾上挑,一双狭长美目似琉璃般通透,容色明艳,一身深蓝朝服,发髻高束,正是多日未见的明筱鹤。 

第161章  替她上药

                  

明筱鹤得了御史的书信,方知晓顾轻音受伤之事,虽是意料之外,但对他来说无疑是个转机,哪有不把握的道理,一面再将写好的行事呈给韩锦卿,一面差人去向上官容钦禀报,好让他早些插手进来,御史中丞在禁军营被刺乃朝中大事,上官一容钦旦插手,韩锦卿想兜也未必能兜得住。 

对于这次春巡,他本是憋了一肚子火气,没想到几天后便峰回路转,他就料韩锦卿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再拿小事与他为难,心情大好,到了军营见过韩锦卿,假意逢迎一番,这三日倒真一心扑在巡查上,同时了解驻军内部各种情况,并结识了不少军中有实权的将领。 

他知道顾轻音今日要来,按常理,他这个新任的掌史自然得过来拜会,表现出体恤下属的上位者姿态来。 

到了营帐前,便听到里面有些动静,隐隐有男子说话的声音,他心念一转,这会他也不好在这人来人往之地多做停留,既打着探望的名义,倒不如直接进去,真看见什么也只怪顾轻音自己不够检点,他只作惊讶便好,其实他私心里还真希望见到顾轻音惊慌失措的一面。 

于是,他掀开帐帘便走进去,因营帐是四方端正的设计,一脚踏入,帐内的一切均一览无余。 

只见顾轻音正被一个高大的男人半拥在怀中,男人握着她的手臂,低着头,像是在……亲吻着她的伤处。 

明筱鹤狭长的琉璃美目半眯起来,眼中闪过兴味的光,男人身材颀长,墨发半束成髻,侧面的轮廓冷峻精致,透着那么点熟悉的感觉,顾轻音一张清丽的小脸上尽是忍耐之色,瓷白的肌肤染上红晕,眸中泛起水雾,听到他的声音,有些羞怯的朝他看来,他便牢牢攫住她的视线,不容她躲闪,让她不由得更觉几分难堪。 

魏冷尧闻言亦转过身来,幽蓝的眸子飞快的扫过他,只略一点头,便回转过去,自腰间拿出一个青色小瓶,在顾轻音怔愣间,倒出少许粉末涂抹在她的伤口处。 

顾轻音被一阵清凉的触感一激,抽回了目光,有些恼怒道:“你做什么?掌史大人来了,我……”她想要见礼,可自己这副衣衫不整的模样却又如何是好,说失了礼数都是轻的,只得咬牙瞪着魏冷尧,又不时怯怯的看两眼明筱鹤。 

魏冷尧冷冷的看她,“顾大人不必心急,你如今伤势未愈,身体尚待调理,明大人定不会与你计较,”他说着,仍慢条斯理的替她涂抹伤药,身子有意无意的阻挡住来自身后的两道灼热视线,“这伤药很有些效用,伤口快愈合了不必包扎,透气就好。”说着,随手将之前的绷带扔到一边,指腹又在她伤处摩挲两下。 

明筱鹤认出是魏冷尧时,眼中光彩尤甚,他在第一日匆匆与魏冷尧见过一面,只觉此人冷漠高傲,难以接近,又兼他年纪轻轻便位高权重,自边疆回京不久,已是朝中各派系争相拉拢的对象,虽说目前韩锦卿与他走得近些,但他直觉此人尚未被韩锦卿掌控,正待寻个机会与他套近乎,却没想到他与顾轻音之间竟如此暧昧,甚至魏冷尧还完全没有要在他面前避嫌的意思,只管与顾轻音上药说话,倒把他晾在一边。 

明筱鹤美目弯成新月状,将顾轻音的困窘与魏冷尧的冷然悉数看在眼里,浅笑着见礼,“下官明筱鹤见过魏将军,将军所言极是,当然是顾大人的伤势要紧,实在不必多礼。” 

顾轻音硬是自魏冷尧肩膀后探出半个脑袋,轻道:“谢大人体恤。”却马上又被魏冷尧按回去。 

魏冷尧轻撩起她额前的碎发,无视她怒气冲冲的眼神,抚摸她的额角,低缓温润道:“伤处会有一些刺痛,乖乖的别碰就好。明大人,不如你我先行离开,也好让顾大人换了朝服。”

第162章  军中夜宴(本章为珍珠3900加更)

                  

魏冷尧转过身来看着明筱鹤,眼神冰冷而坚决,明筱鹤会过意来,忙道:“那是自然,顾大人好生歇着,本官稍后再来向你讨教巡查之事。”说完,看一眼魏冷尧,很快退了出去。 

魏冷尧直到他完全离开才收回目光,蜻蜓点水般吻了吻顾轻音微凉的唇瓣,“你自己可以?”剑眉斜挑起看她。 

“你出去。”顾轻音狠狠的抹了抹唇角,水眸倔强的看着他,心里一时五味陈杂。 

她没想到魏冷尧会替她上药,只当他又是一时兴起来撩拨她,他不是向来只当她是婢女吗?难道连上药也是逗弄她的手段?她摇摇头,不愿再想下去。 

魏冷尧在她的抗拒中将她扶到床边坐了,又狠狠的在她白皙的脖颈上亲吻一番,留下几处淡淡的印记,方才离去。 

顾轻音咬牙坐着,目光像是要在他背上烧出两个窟窿来。 

待换好朝服,正巧冯时远和另两名御史一同来拜见,顾轻音便请他们入内坐了。 

冯时远将这三日的巡查情况略略说过,大体上驻军的内务管理不错,只一些人为失误的小问题,接下来巡查的重点则在征兵和将领选拔方面。 

顾轻音问他要了巡查记录,一一看了,不时与他们讨论几句,待将这几日的记录全部看完,天色都已暗下来。 

明筱鹤这时方又过来,见顾轻音正和几名御史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80.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