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4

亲的事吗?还没有?她不是和纪卓云好上了要订亲吗?还是你装君子装过了头,不敢和我提?好,那就由我来,你们这样的人家,我阮皓之高攀不起,我要马上和顾轻音解除婚约!” 

第159章  继续春巡

                  顾德明因为顾轻音执意要退亲的事,罚她跪过祠堂,她却百般不肯屈服,当时因为顾轻音要春巡,事情就这么搁置下来。 

他心里认定了与阮府的亲事,任何人都没有置喙的余地,何况,女儿与阮皓之算得上是青梅竹马,他看着他们长大,在半年之前,从任何方面考虑,他都未想过这门亲事会有什么不妥。 

顾德明面容微沉,阮皓之究竟为何会翻出这些陈年旧事来质问他,他定会查个清楚。 

顾府内院。 

顾夫人和女儿坐在一处,面前放着一盘时令瓜果。 

顾夫人握着女儿的手叹息道:“轻音,娘一直没敢和你说,”她看一眼顾轻音的脸色,“那阮皓之也不知发了什么疯,昨日竟到府上和你爹大闹一场,说要退亲。” 

顾轻音从不是狠心的人,心里多少对阮皓之还存着旧日相处的情分,便是翻了脸,仍有几分愧疚,倒也不知此时的阮皓之心境已然大变,只当他恼恨自己无情,“爹没事吧?怎的昨日不与我说,”轻叹一声,继续道:“想来也是女儿的过错。” 

顾夫人拍拍她的手背,道:“你爹没事,他心里有数,难道还要为这小子气坏了身子不成?倒是你,别再胡思乱想,这事哪有什么对错,只他这么一闹,真是不顾着往日的半点情分了。” 

顾轻音接过母亲递来的剥了皮的鲜桃,缓缓道:“爹原不是还要举荐他去吏部?”她没想到阮皓之会真闹到府上来,还直接找了父亲,弄的大家都没了脸面,她原来存的愧疚也反而淡了。 

“你爹一贯看中他,这一路也不知帮了他多少,他即使与你无缘,也不该这么和你爹胡闹,这对他半点好处都没有,”顾夫人摇了摇头,“经了这次,你爹心里多半也冷了,只退亲的事还不肯松口,唉,也不知他还在执拗些什么。” 

桃子鲜嫩多汁,顾轻音吃了几口却只心不在焉,顾夫人自然知道她心还绕在这事上,便岔开话题道:“今日门房上接了一份大礼,你道是谁?” 

这几日陆陆续续总有些同僚送礼过来,有关系相熟的还亲到府里探望,迎来送往多了,顾轻音也不甚在意,只道:“每日都有礼到,女儿哪里知道是谁。” 

顾夫人笑道:“娘也不同你打哑谜,这却是上官大人送的,门房里几人来回了好几趟才搬进来,真真是出手大方,里头一些珍贵补品娘都没见过几回,今日倒是沾了你的光。” 

顾轻音心头一跳,一双剪水秋瞳直直看过来,“上官容钦?” 

“这朝中还能有几个姓上官的,自然是他,你爹对他向来推崇,我还道是怎么个学究呢,如今看来,还真是个有心的。”顾夫人笑盈盈道。 

顾轻音将桃子放回盘中,心头猝不及防涌起淡淡的酸,她自那日车队遇袭与上官容钦分开后,再没有他一星半点的消息,她曾想他可能找过自己,只是没有找到罢,可他们之间终究只是一段相互扶持的关系,他要救出郡主,她要离开山庄,仅此而已,念及此,语气便有些淡了,“上官大人是看在爹的面子上,娘还道什么沾了女儿的光。” 

顾夫人不知女儿这些细腻心思,道:“和你父亲还分什么,左右都是念着咱们顾府呢,一下子送了这些个东西来,等你身子好了,得去登门拜谢才好。” 

顾轻音只默然不语。 

就这么闷在府里头,顾轻音手臂的伤势大好了,痂开始脱落,她在爹娘的千叮万嘱下又带了不少涂抹的药材在包袱里,坐上御史台特意派来的马车一路朝京郊疾驰而去。 

京城驻军的营地就设在骊山脚下,算得上是个山清水秀之地。 

顾轻音未时三刻才到,也顾不得休息,匆匆吃了些,将随身带的包袱等物置于安排的营帐中,便准备召集监察御史问明巡查情况,正要掀了帘子出去找人,一道颀长的身影蓦地闪进来。 

顾轻音一惊,却被来人一下子压在墙壁上。

第160章  你是我的

                  

顾轻音在那一瞬间闻到一股陌生却熟悉的味道,那是纯男性的体味,炙热而浓烈。 

“魏冷尧,你做什么?”顾轻音抬起头,对上男人幽蓝而清冷的眸。 

“嘘……”魏冷尧将她圈在墙壁和身体之间,手掌沿着她的指尖,到她的手臂,再到肩膀和脖颈,在她白皙细腻的肌肤上轻缓的揉搓,目光暗沉深邃,嗓音低沉磁性,“让我看看。” 

顾轻音在他的撩拨下轻颤了颤,双手抵在他胸前,试图和他保持距离,力持镇定道:“魏将军,下官不知您在说什么,下官奉旨巡查,还请将军行个方便。” 

下一刻,她的双手已被他紧紧捏住按在头顶,他高大的身躯逼过来,紧紧贴上她玲珑有致的身子。 

“你自己来?还是我帮你?”他的薄唇贴近她珍珠似小巧的耳垂,灼热的气息悉数喷在她敏感的耳廓上,舌尖一勾,掠过耳根,就像一片羽毛刷在她的心尖上。 

顾轻音身子酥了半边,颤声道:“你,你到底要做什么?这里是营帐,随时都会有人进来!” 

魏冷尧幽蓝的眸子深沉如海,直视着她,指尖描摹着她脸部清丽精致的轮廓,“你在装傻而已,我的小婢女,尽管我不知道原因,或许,是欲擒故纵的把戏?” 

“去你的欲擒故纵!不知道就是不知道,请将军放开,”顾轻音微仰起头与他对视,“还有,我不是你的婢女!” 

魏冷尧浓密的剑眉几不可见的一蹙,看着她泛着红晕的清丽小脸,蓦地低头吻上她淡粉的唇瓣。 

她的味道依旧甜美纯净的不可思议,柔嫩的唇瓣让他沉溺不已,他狂浪的吻着,长舌在她口中翻搅,疯狂舔吻着她的齿肉,重重的吮吸她的舌尖,贪婪的吞噬着她的津液,手臂紧紧箍住她纤细的腰身,手掌在她身上敏感处游移,到处点火撩拨,感觉她的身子一点一点的软下来,最终只能紧紧的攀附着他的脖颈,他仍不肯放过她,不断啃吻厮磨着她的唇瓣,直到她压抑不住的发出低声的哆泣。 

“是与不是,由不得你,”魏冷尧以指腹摩挲着她被吻的红肿不堪的唇瓣,磁性的声音带着暗哑,低回如歌,“我想看,没人能阻止。” 

他手臂一抬,她的朝服和中衣的袖子碎裂如破布,露出一截包扎过的藕臂来。 

顾轻音被他逼的全身发抖,眼中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79.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