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3

云说着话,连夸他有心,送了那些贵重的礼品来,随后便将他引进去与女儿相见。 

顾德明眼睁睁看着纪卓云向他颔首后入了内院,他惯是个尊重夫人的,断没有在人前呵斥夫人的道理,只得隐忍不发。 

他看那纪卓云一副殷切态度,心思全写在脸上,倒不是个心机深沉的,出身也不错,若不是女儿早已许了人,这样的人品他也不是不会考虑,只他早就应了阮修,阮修如今就只差一口气在,他无论无何要对他儿子有个交代。 

那头纪卓云见了顾轻音自然又是些暖意温情的画面,亏得顾夫人还笑眯眯的站在一旁,纪卓云多少收敛些,毕竟国公府尚未正式提亲,他也不好在顾夫人面前失了礼数。 

却说春巡这几日,恰逢朝中人事变动频繁。 

原江陵王麾下多名幕僚老臣,均因各种原由被贬职发配,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有猫腻,可既然事不关己,这些弯弯绕的事也犯不着多打听,顾德明却是清楚知晓来龙去脉为数不多的人之一。 

那些效力于江陵王的人,不是被政敌扳倒,而是被江陵王先下手为强了。 

江陵王能力卓着,却也是个多疑之人,在朝中广布眼线,不仅是对政敌,对自己人亦是如此,一旦发现有异心,必先除之而后快。 

顾德明想着这几日被牵连进去的人,也有平日里与自己交好的,一起喝过酒吟过诗,当时亦是一腔热血,雄心壮志投于江陵王麾下,奈何抱负未展,已落了个凄凉下场。 

他愁思郁结,低头步履匆匆,冷不防在拱门处差点与来人相撞。 

两人几乎同时抬头,立即相视一笑。 

“顾大人,你我虽同在翰林院任职,见面的机会可不多,今日也是巧了。”上官容钦先作一礼,唇边的笑意令人如沐春风。 

顾德明微一愣神,很快反应过来,拱手道:“原来是上官大人,大人前阵子荣升殿阁大学士,老夫尚未来得及道声恭喜。” 

顾德明对上官容钦印象一向极好,他见识广博,文采风流,人品学识均是上上乘,年纪轻轻平步青云,为人谦虚平和,实在难能可贵,一直为摄政王效力,也让王爷青睐有加。 

上官容钦一袭月白色长袍,广袖流云,面容清绝,墨发流泄,一抹淡淡绯色在眉间流转,他浅浅的笑,嗓音低沉如歌,“谢大人还想着。” 

顾德明心里有事,点点头正待离开,与上官容钦擦肩而过时,只听他道:“意之对大人向来钦佩,大人若有难处,意之愿意分担一二。” 

顾德明有些诧异的看他一眼,正对上上官容钦波光潋滟的眼眸,一时猜不透他的用意,只得装糊涂称谢离去。 

第158章  到府质问

                  顾轻音身体渐渐好了,驻京军队的巡查已经开始,无奈顾夫人无论如何都不肯让她出门,她无法,只得和顾夫人再三商量,才定了休养期限,又遣人向御史台告了假,说定三日后她与几名监察御史在军营汇合。 

这日,顾德明刚回府不久,便从门房得了信,阮皓之要来拜见。 

他心中其实存了疑惑,阮皓之算起来已有许久未到府里了,这次轻音受伤,按理说他这个未婚夫早就该来了,倒还不如那纪卓云殷勤,摇了摇头,他虽认定了这门亲事,却也觉得阮皓之作为女婿似乎欠缺了什么。 

阮皓之走进来,行了一礼,便不再说话,只垂首站在一旁。 

顾德明微微皱眉,让他坐了,底下人送上香茗,他在蒸腾的袅袅雾气中端详他的神色,总觉得他此番前来与以往都不同了。 

阮皓之简单询问了几句顾轻音的伤势,听说没有大碍,便没有再问,一张斯文的脸上表情始终沉着,过了片刻,才道:“顾大人,下官今日前来,有一事相问。”他说话的语气有些古怪,嘴唇微微发颤。 

顾德明将他的神态都看在眼底,威严道:“你要问什么?” 

阮皓之的身体几不可查的颤了颤,他性格向来犹豫懦弱,优柔寡断,做事瞻前顾后,没有决断力,此刻被顾德明提高了嗓门一问,难免有些底气不足。 

他张了张口,不知要如何启齿,毕竟顾德明这么多年来待他的确不薄,扶持他到了今日,即使他已与顾轻音翻脸,对顾德明却始终有一分敬畏。 

他一开始听到传闻的时候是完全不信的,只后来他有几个同窗故友都明里暗里的与他说起这件事,带着同情和激愤,孙尚恒更是将此事说的斩钉截铁,叹他认贼作父,他疑心自然越来越大。 

因着前头顾轻音的事,他虽发了狠要出这口恶气,但到底顾虑着顾德明,突然要与常年依附的顾府为敌,对他而言的确需要莫大的勇气,这才迟迟没有动手,捱到了今日,那些个流言已在他心中生了根,发了酵,再也无法忽视。 

阮皓之静默片刻,抬起头来,道:“当年家父的事,是否和顾大人有关?” 

顾德明双目如炬,深邃有神,置于桌案上的手掌蓦地一紧,沉声道:“无论你听到了什么,都不要轻易去打搅你父亲。” 

“你是怕我父亲说出什么来?!”阮皓之不禁提高了声音,他看出了顾德明的回避。 

顾德明冷冷看他,“你父亲现下好不容易能清净度日,却仍摆脱不了陈年旧疾,你既为人子,也该好好替他想想。” 

“好,”阮皓之道:“反正我也没想过要去问他,不如顾大人给我一个确定的答案,也可省了我再去求证的力气。” 

“当年的事我与你父亲之间早有承诺,绝不再提,”顾德明目光幽深的看着他,“不管你听到了什么,老夫都不会解释半句。” 

“你!”阮皓之站起来,情绪有些激动,“你这是心虚!当年我父亲就是因为保住你才被软禁,阮家一夕败落,全都是因为你,顾德明!你总是这样,装出一副清高的嘴脸,施舍似的帮我,好让我记住你的莫大恩惠么?我告诉你,我不稀罕!我也不需要仇人的恩惠!”说到激动处,他一脚踹翻了一把黄花梨的椅子。 

顾府的老管家听到动静冲进来,见阮皓之赤红着双目对着老爷大呼小叫,完全不见平日谦谦君子的仪态,便让人赶紧将他按住,怕他再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来。 

“你让他继续说下去!”顾德明一挥手,几名家丁只得放开阮皓之,站在一旁戒备的看着他。 

阮皓之整了整被人拉扯的有些散乱的衣袍,眼神愈发阴沉,“顾德明,记住,不是我阮皓之无情无义,而是你顾府欺人太甚!是你逼我的,你把我父亲害成那样,居然还心安理得的享受着这里的一切?!”他环顾四周,颤声道:“顾轻音和你提了她要退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78.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