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2

然看着她,低缓道。 

顾轻音不知怎的,竟觉得他说这话时有几分怜惜的味道,转而又觉自己可笑,她与他仅是相识而已,连交情都谈不上,他凭什么怜惜自己。 

就出神的一会功夫,伤处传来细密的疼,她转头,见宁非然已经上好了药,正拿着绷带替自己一圈一圈的缠,他手指细长白皙,骨节分明,很是耐看,蓦地对上他晶亮澄澈的黑眸,“下官换药的手法可还过得眼去?”他轻声道。 

顾轻音很快抽回手臂,“你要是连这点本事都没有,当初怕是混进太医院的吧。”说着,给碧秀一个眼色,碧秀知情识趣的出去了。 

宁非然淡淡的唇瓣微扬,“下官有何本事,顾大人早就心知肚明了,”他突然凑近她,一手放肆的罩上她胸前的高耸,眸色幽深难明,“可要下官替大人疏通经络?” 

顾轻音脸上泛起薄红,打落他作怪的手掌,羞恼道:“宁太医请自重!” 

宁非然也不恼,坐直了身子,眼中几分笑意,“是下官误会了,顾大人遣开了丫鬟,下官以为……” 

“谁给你的胆子胡乱猜测的?!”顾轻音明明是病娇柔弱的模样,却偏要在宁非然面前作出气势来,倒别有一份动人情致。 

第156章  良方难求

                  宁非然哪里会被她强装的气势喝退,只轻笑道:“是下官唐突了,顾大人莫要生气。” 

顾轻音看他一眼,稳了情绪,知与他再计较下去也无甚意义,遂缓了口气,道:“宁太医,你若是个真有本事的,本官倒要问问,本官的癔症可查到些眉目了?” 

“顾大人莫要用话激下官,这癔症不说寻常大夫,就是太医院中,能真正查到病根并能妥善医治的,又有几人?”宁非然的声音清越如泉,但却让顾轻音心头一冷。 

“宁太医的意思是,你也没有诊治的法子?”她虽未抱多大希望,乍听他这么说,仍不免失望。 

宁非然看着她,乌黑的眼眸澄澈清亮,不答反问,“顾大人,能否回答下官几个问题?” 

顾轻音有些疑惑,但还是点了点头。 

“顾大人可曾长期服食过某种药物?” 

“不曾。” 

宁非然蹙眉,继续问道:“那顾大人可曾受过重伤,甚至差点丧命的?” 

顾轻音心中疑惑更深,但还是尽力回忆了一下,喃喃道:“曾经遇到一次暗杀,除了当时身体感觉有些怪异,倒没有受到什么伤,不过是虚惊一场。” 

宁非然像是捕捉到了什么,眼中闪过光亮,道:“身体哪里觉得怪异,顾大人可否细说。” 

顾轻音见他一脸正色,便缓缓道出当时感受,只略过身体异常的敏感骚动未提。 

宁非然听了,陷入沉思,很长时间没有与她说话,室内陷入静默。 

倒是顾轻音有些忐忑,忍不住道:“宁太医,本官的癔症到底怎么回事,你若已有了答案,不妨直说。” 

宁非然看她一眼,轻摇了摇头,“顾大人,下官愚钝,现下还并没有答案,不过,这个癔症有些怪异,轻易是不可能根除的,顾大人心中须做好打算,但也不必太过忧心。” 

顾轻音静思了片刻,也没再说什么。 

之后,宁非然从药箱中取出春露囊,清亮的眼望着顾轻音,“大人,下官在想,您的春露囊定是又没了,这次过来特地带个新的,这就替您换上。”说着,伸手去撩顾轻音身下的锦被。 

顾轻音惊跳起来,忙用手护住了,情急道:“你,不用你,我一会自己来。” 

宁非然的眼神在锦被上流连了一会,唇边绽开一抹笑意,道:“顾大人可得仔细着些,那里的皮肉都嫩的很。”说着,将那春露囊递过来。 

顾轻音脸上一热,手指用力攥住春露囊,咬牙道:“本官自己的身子,还不用宁太医如此费心。” 

“下官也是一片好意,顾大人莫要多心。”   宁非然笑容未变。 

“本官有些乏了,”顾轻音告诫自己不要与他一般见识,却也无论如何不想与他多待了,“劳烦宁太医跑这一趟,不如顺便留下长期的避子汤方,多谢。” 

她也不看他,只微阖上眼皮,听着身边的动静。 

耳中很快听得宁非然好听的声音,“下官知道顾大人不爱听,但该说的下官定是要说,避子汤方总那几样,不过都是些大阴大寒之物,以顾大人的身子,再喝这些东西,时日久了,不说怀孕,身体的根子都要坏的。请恕下官无能为力,不能为大人开这个方子。” 

“你……”顾轻音蓦地睁开双眼,惊诧的看着他,心中一时五味陈杂。 

宁非然已经背起药箱,道:“顾大人若真不爱惜自己的身体,还可另请高明。” 

顾轻音见他要走,有些急了,轻声问道:“那,可有其他避孕的法子?”她是真的怕,现下她与那三人的关系,怎样都理不清了,若再怀了孕,她都不敢想下去。 

“有,而且简单,只要顾大人修身养性即可。” 

“宁非然,你什么意思?!”顾轻音不由得坐直身体,恼羞成怒道。 

“下官的意思,大人自然明白,或者,大人愿意的话,下官每月可帮大人算一算,避开孕期行房,倒也是个法子。”他微笑着说完,转身便走了。

第157章  多事之秋(本章为上周欠更)

                  顾轻音就这样在府里将养了四日,眼看伤口愈合起来,结成一道褐色的粗长疤痕。 

到了第五日,纪卓云派人往顾府送了一张礼单,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着各种礼品的名称,多是难求的补药和生肌养颜的药物,可见是下足了功夫的。 

顾德明见了,脸上几分不耐,对着送礼的人道:“将军有心了,老夫受不起这些,拿回去罢。” 

不想纪卓云随后就骑马赶到,正式拜见了顾德明,说是来探顾轻音的病,顾德明额头上的皱纹似乎又深了几分,正要想法子不让他见自家女儿,却被顾夫人拦住,顾夫人上下打量纪卓云片刻,眉眼舒展开来,含笑道:“老爷,纪将军如此诚心而来,让他见见轻音又何妨。” 

兴和王朝男女大防并不严,顾轻音又在朝为官,同僚之间探病并无不可,只这纪卓云与女儿之间太多传闻流言,让顾德明实在不喜,况,女儿早已不是自由身,是阮家尚未过门的儿媳,这纪卓云还硬与女儿有了夫妻之实,分明半点未考虑过女儿的清誉,这样的人,女儿还是少与他接触为妙,真闹出点什么来,他要如何向阮府交待。 

顾德明狠狠看顾夫人一眼,偏偏顾夫人没有理会半点,径自与纪卓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77.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