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1

,不过是他强取豪夺牵扯出的一段孽债,如今怕是越发理不清了…… 

她有些出神的想着,连扣门声都没在意,清露推门进来方回过神来,见到她身后几个熟悉的面孔,不由得强打起些精神来。 

来了三名御史,那冯时远也来了,都是最精通巡查事务的老人,顾轻音看了清露一眼,清露便识趣的走了出去。 

第154章  始作俑者

                  顾轻音向三名御史问了这两日巡查的情况,期间都是冯时远做的审查记录,他便一一与顾轻音细说了,大的问题没有,都是些小的漏洞而已,属于疏忽大意的过错,这也在顾轻音意料之中,有了这些作为交差的凭证是足够了,只是她终究有些不甘心,与冯时远对看一眼,冯时远神色有些凝重的点点头。 

“不管如何,先把我受伤的事告知掌史大人,让他尽快赶来才好。”顾轻音对冯时远道。 

禁军营巡查七日之期将满,以她目前的伤势说不得能不能去京城周边的驻军营地了,况,一旦她回了府,父亲和母亲也定是舍不得她带伤巡查的,少不得拖个几天。 

御史台副史在禁军营里遇袭,这可是朝中大事,一旦传了出去,韩锦卿和纪卓云都脱不开关系去,韩锦卿费了大周折才将事态勉强压下,先行着手调查处理,若事情真到了包不住的那天他也早有应对之策。 

对于始作俑者,韩锦卿心里其实早有怀疑,却故意不动声色,隐忍不发,直到赵寒天主动来找,在他面前跪了半日。 

“出了这么大的纰漏,你还有何话说?!”韩锦卿负手站在他面前,面上神情冰冷,气势凌人。 

赵寒天跪着低头道:“卑职办事不利,请相爷责罚。” 

韩锦卿猛的转身,一脚踹在他肩头,力道之大,将赵寒天生生踹翻在地,厉声道:“到底什么天大的事,值当你着人去明抢卷宗?!还险些出了人命!” 

赵寒天与韩锦卿是旧识,从未见过他这般疾言厉色,神色间便也有些不稳,忍着肩头痛楚,从地上爬起来,勉强压住情绪道:“御史台不知从哪里弄来了军需的明细账目,已经看出端倪了,事态紧急,卑职迫不得已才出此下策。” 

韩锦卿凤目微眯,“他们如何知晓?清理过的军需账目都有两本,是谁捅出去的?!寒天,你知道这件事关系着什么,本相不想质疑你的能力!” 

“是卑职行事鲁莽,但,”他抬头看着韩锦卿,一字一句正色道:“相爷,一旦军需的账目上真查出什么来,不仅唐靖保不住,纪将军也势必会受到牵连,到时我们在禁军营里多年的谋划将付诸东流。” 

韩锦卿听他这一番话,哪里还有不明白的,其实他早就料到定是事关重大赵寒天才会迫于形势做出此举,只赵寒天不知派的什么货色,居然敢伤了顾轻音。 

一想到顾轻音,他眸中神色几变,唇角微颤,渐渐才平复下来,他自然知道如今不是追究孰是孰非之时,事已至此,如何善后才是要紧,他依旧冷着眉眼,淡淡道:“你以为春巡期间派了人去明抢卷宗,刺伤朝廷命官,对禁军营声誉的损害就小了?就不会有人追查下来?若真到了那时,你又要如何收场?!” 

赵寒天沉默的跪着,他当初派人的时候特地叮嘱了万不可伤人,如今东西都在他手里了,但人也伤了,他百口莫辩,只能将人拘起来扔在牢中,听候处置。 

“人呢?”韩锦卿见他不做声,问道。 

“已关在营地后山的死牢中,任凭相爷处置。”赵寒天回道。 

韩锦卿目光沉沉的看他一眼,“你以为交出了人就了结了?寒天,若你想不出万全的对策,本相也帮不了你。”说罢便拂袖去了。 

当明筱鹤的第二份行事历呈上来的时候,韩锦卿正在亲自审查账目,他挑眉看着置于案头的雪白宣纸,想要同前次一般直接打回去,可如今的形势大不同了,顾轻音受伤,他以行事历为借口不让明筱鹤参与春巡显然站不住脚。 

他原本不想让明筱鹤参与驻军的巡查,现在看来,却不得不让明筱鹤提前介入进来。 

第155章  太医复诊

                  禁军营七日巡查期到,顾轻音将养了两日倒是能勉强下床走动,只伤在右手臂上,行动皆是不便,更别提握笔写字,之后的卷宗纪要整理等事务只得一并交予冯时远,还请他替自己告了几日假,只盼身子早日好起来,赶得上五日后的京城驻军巡查。 

顾轻音就这样回了府,到底是韩锦卿将事态压得彻底,这会顾德明和夫人还并不知道女儿受伤之事,待看到女儿手臂上的绷带二老俱是心疼不已,尤其顾夫人,差点落下泪来,忙让女儿去歇着了,当天少不得让厨子做了滋补的药膳给女儿补身子。 

第二日,顾夫人便让顾德明去请御医,虽女儿看起来恢复的不错,但在军营中受的伤,当时也不定请的什么人来上药包扎,总不如御医妥帖。 

顾轻音一觉醒来,天光大亮,贴身的小丫头碧秀便将绞纱床帐笼在两侧,端了几样清粥小菜过来伺候她吃了,提醒道:“小姐,夫人请了宁太医来,这会已在外头候着了。” 

一听是宁非然,顾轻音心中不禁有些别扭,原先她与他还算相熟,他对自己的体质最是了解,请他再来瞧瞧自己的伤势也妥帖,只那日至太医院中看诊被他上上下下看个精光不说,那人竟还用口舌让她下面射了出来,虽他硬说是看诊需要,谁知道他心里又藏着怎样的心思。 

却转念一想,上次被他弄得羞臊不已,匆匆离去,除了换过春露囊,避子汤和臆症的事倒被她忘到脑后,如今既人都来了,倒不如底细再问一问,这是在府上呢,她就不信他还能那样孟浪对她。 

思虑好了,顾轻音让碧秀替自己穿戴齐整,歪靠在床上,便让她去请人进来。 

不多时,宁非然便背着药箱入内来,顾轻音躺着瞧他,依旧一身深蓝的太医院官服,身形瘦削颀长,白净的脸上五官灵秀,一双眸子乌黑清澈,睫毛如羽扇般轻颤。 

“顾大人。”宁非然行了个恭敬的礼,眸子却直直望向她,没有半点避忌。 

碧秀搬了凳子让宁非然坐于床前,顾轻音直接将手臂递过去,道:“有劳宁太医跑这一趟。” 

宁非然将她袖子卷起来堆到肩头,看了看她神色,见绷带上已渗出些药物来,便缓缓将绷带解开,露出里面又长又深的一道伤疤来,尚未完全愈合好,又红又肿,带出些许血水,衬着藕段似的一截白玉膀子,有些触目惊心。 

“下官这就替大人换药,且忍着些。”宁非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76.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