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8

的不顺利?” 

 

冯时远将一份卷宗交到她手里,拱手道:“下官盘点军需时发现的,账实倒是相符,但账目上有些问题。” 

 

顾轻音接过卷宗,立刻翻看起来,又看他一眼,叮嘱道:“先不要大肆谈论。” 

 

“下官明白。” 

 

“继续去查,证据越多越好。”顾轻音正色道。 

 

她正在审查的紧要关头,一步也不会离开这里,不去营地观礼,一方面她的确存有顾忌,毕竟她还不知道如何同时面对那三人,另一方面她是站在御史台角度考虑的,禁军营对于韩锦卿和纪卓云来说意味着什么,她自然知道,韩锦卿已经支开了明筱鹤,若她再不上心,御史台此次对禁军营的巡查很可能一无所获。 

 

想起纪卓云,她心中也有矛盾,但她绝不会因此徇私,若她尽了力,仍然没有收获,那她自然无话可说。 

 

再说韩锦卿,一路颠簸到了营地,远远就听到士兵的吼声震天,回荡在山谷中,气势摄人,他没有过去,而是被引着进入一处营帐,缓步踏入,里面一人立即迎出来,“卑职见过相爷。” 

 

韩锦卿撩起袍角坐上主位,淡淡道:“纪将军领兵打仗构筑军防自然不在话下,至于其他的事,你多帮着留个心眼。” 

第149章 各有难处  5313567011549

第149章 各有难处赵寒天在禁军营负责所有的内务管理,为人谨慎细致,对禁军营中大小事务无一不知,当初纪卓云统领了禁军,是韩锦卿举荐的他。 

 

赵寒天整个人的气质沉稳内敛,眉眼温和,看上去颇为可靠。 

 

听得韩锦卿开口,他站在一旁躬身道:“是,卑职定会竭尽全力辅佐纪将军!” 

 

韩锦卿揭开茶碗,轻哆了一口,淡淡道:“禁军营如今的情形你最清楚不过,现御史台来巡查,本相不希望出现任何意外。” 

 

“卑职此前已在各处亲自看过,紧要部门全是经验丰富的自己人,料也出不了什么岔子。”赵寒天回道。 

 

韩锦卿看他一眼,长眉一动,“自己人?现下连临时提拔上来的副将都不知是敌是友,哪来的自己人?” 

 

赵寒天面色未变,挺直了身体跪下,道:“卑职愚钝,现就命人再去细查,务必不出任何纰漏。” 

 

韩锦卿凤目微眯,“禁军营已经有了摄政王的派系,若这次再被御史台抓到把柄,摄政王必定会趁机发难,到那时,本相都难以掌控局面。” 

 

赵寒天低垂着头,却目光炯炯,道:“相爷放心,卑职绝不会让御史台的人查到什么,即使查到了,卑职也不会让他们带出去的。” 

 

韩锦卿眼神一闪,语调变得慵懒随性,“你起来,也不必做得太绝,小节之处查到便查到了,不足以翻出什么风浪来。” 

 

赵寒天眉头微皱,他虽有些诧异韩锦卿的松口,但也并不敢再多问什么。 

 

这头,明筱鹤第一次递交给韩锦卿的行事已被打回,心中忿忿,却也无可奈何,只得提起精神又写了一篇。 

 

再说阮皓之自与顾轻音彻底撕破脸后,终日浑浑噩噩,往日里从不贪酒的他,倒是好几次被孙尚恒撞见喝得酩酊大醉。 

 

“哥,我该怎么做?我到底要如何才能留住轻音?我不能没有她的,不能……”阮皓之才喝了几杯,已是微醺之态,有道是酒不醉人人自醉。 

 

孙尚恒今日被他约出来喝酒,本是抱着劝解的心思,如今见他这般,也不尽摇头,道:“兄弟,顾轻音既然能当着其他男人的面与你退亲,已经没有给你留任何余地了,你还能如何?找顾德明?呵,你以为顾德明就一定能为你说话?那是他亲闺女!” 

 

阮皓之抬起头,眼神迷离的望着他,“哥,那你说怎么办?你说我还能怎么办?!”说着,便拔高了音量。 

 

孙尚恒按住酒壶,阻止他继续烂喝下去,看着他半醉的眼,道:“兄弟,哥哥我就问你一句,你必须说实话,你要的……到底是什么?” 

 

阮皓之一时没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喃喃道:“我要轻音啊,我想和她成亲。” 

 

孙尚恒看着他,一字一句道:“兄弟,所以你真是个痴情种子,一切都是为了感情,而从没图过顾家一星半点?” 

 

阮皓之酒似醒了几分,“你,你什么意思?” 

 

孙尚恒轻笑,“兄弟,哥哥当你是自己人才说的,你到底是想借着顾家作靠山呢,还是就要顾轻音这个人呢?” 

 

阮皓之一下子陷入沉默,甩了甩头,片刻后才低低道:“我,我也不知……” 

 

“若你真是不知,那也真是个糊涂的,哥哥就算要帮你也无从下手。”孙尚恒又道。 

 

“哥,我,我真没想过,顾家和顾轻音在我看来就是一体的。” 

 

孙尚恒看了他一眼,似在判断他话里的真假,缓缓道:“兄弟,哥哥我之前就说过了,以顾轻音的家世出身,配韩锦卿和纪卓云都是绰绰有余的,她是能和这样的人站在一处的,兄弟你曾经也可以和他们站在一处,但现在不行了,若你还想着顾轻音,实在放不下,那也只有一个法子。” 

 

阮皓之放下酒杯,眼神恢复了清明,急忙问道:“什么办法?哥你快说。” 

第150章  深夜遇袭

孙尚恒眼珠一转,附在阮皓之耳边好一阵耳语,末了,抬起头,轻笑着看他。 

阮皓之待反应过来,立刻瞠目结舌,“哥,你,这不合适吧……我……” 

孙尚恒执起酒杯凑近嘴边,道:“兄弟,做哥哥的可都是为你着想,你再细想想,若真做不了,就当哥哥今天什么都没说。” 

阮皓之眼神有些茫然,一副举棋不定的模样,轻声道:“顾德明深受江陵王器重,他的地位可不是轻易能撼动的了的,只怕……” 

“怕?兄弟,你要真怕就罢手,从今往后也别惦记那顾轻音了,就看着她与纪卓云成亲,你呢,继续在这礼部熬日子得了。” 

阮皓之深深看着他,心中知晓他说的有理,且或许是他最后的转机,但这事也着实不好办,要将顾德明拉下来,同时让自己在江陵王面前谋得一席之地,又谈何容易。 

犹豫再三,他想起顾轻音和纪卓云站在一起的样子,顾轻音的冷漠和无视让他心如刀绞,眼神便一分一毫的冷下来,终于道:“哥,你告诉我怎么做。” 

顾轻音连日来继续在禁军营巡查,那日自冯时远手中得了军需审查的卷宗,便查的愈发细致起来,又将各类审查情况汇总复核,与几位御史反复沟通,连着两天,她都熬到将近子时才入睡。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73.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