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9

轻音这么说哪还有不明白的,站在顾轻音身旁静静看着。 

  

阮皓之一双眼正惊疑不定的看着顾轻音和纪卓云,连心尖都在颤,早失了平日的风度礼数,   “轻音,他是……” 

  

“纪卓云。阮大人,久仰。”纪卓云先一步拱手回道。 

  

阮皓之听得这么多天的闲言碎语,第一次见到纪卓云本人,见他面如冠玉,气宇轩昂,心下已有些涩然,加上顾轻音面对他时的亲昵姿态,再也无法自欺欺人。 

  

“轻音,”他说话的声音很轻,颤抖着,“我想听你的解释。” 

  

顾轻音见他口中虽说听她解释,但眉宇间震惊哀戚,也知他心中所想,但兰苑门口人来人往不是说话的地方,便邀了阮皓之和纪卓云去她的案房。 

  

纪卓云见了阮皓之本就不想先行离开,听顾轻音也请了自己,便快步跟着进去。 

  

林素媛站在窗下,正瞧见这一幕,眉眼越发冷了,目中含着一丝讥嘲。 

  

三人在案房各自坐下,顾轻音开门见山,道:“皓之,我们退亲罢。” 

  

阮皓之正局促着,哪里想到她会突然说出这番话来,有如当头棒喝,脑中霎时一片空白,过了一会,才哑着嗓子低声道:“至少让我听完你的解释。” 

  

顾轻音看着阮皓之苍白的面容,过往与他的种种一一浮现在眼底,心头亦难免酸涩,因为阮皓之这个名字,几乎贯穿了她的整个幼年和少年时期。 

  

因着家教森严,顾轻音很少到接触年龄相仿的男子,阮皓之几乎是唯一的一个,他的言语行为,甚至影响了年少的顾轻音对男子的认知,他亦师亦友,是未婚夫的身份,又像哥哥一般照顾着她,她只觉得他好,很早就认定了他,就如他也很早就认定她一般。 

  

但如今的她,是无论如何都回不去的了,几个月的时间,她的身子,她的思绪,她的心神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无法再由着这样的自己与完全没有改变,仍对自己一片痴心的阮皓之成亲,她不能这么对他,且,她看出了他的在意,他必定是无法接受和容忍从小就结识的纯良女孩身心的巨变吧,所以,就由她提出来,早做了断。 

  

顾轻音清丽的眼眸望着他,一如往日般,“皓之,是我对不起你,我与卓云有了夫妻之实,他如今要娶我,我也愿意嫁他。” 

  

没有解释,而直接告诉他她的选择,阮皓之起初有些惊愕,反应过来时,瞳孔紧缩,他不敢相信,这么多年的悉心守护,他对她始终以礼相待,如今她却说,与别的男人有了夫妻之实?!这是她亲口所说,他亲耳所听,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具说服力! 

  

阮皓之站起来,只觉气血上涌,赤红着双目朝顾轻音走了两步,举起手颤巍巍的指着顾轻音,“这么多年,轻音,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你居然这么对我?!” 

  

顾轻音仍然坐着,定定看他,轻道:“我说过了,是我对不起你。” 

  

“为什么?你不要回避,告诉我一个理由,这么多年的感情,为什么你能说断就断?!”阮皓之突然拔高了音量,死死盯着顾轻音道。 

  

纪卓云有些担心的看着,但他也知道此时他什么都不该做。 

  

顾轻音水眸轻荡,微微一笑,“理由?你和纪卓云怎么比?任何女人都知道该怎么选择!”

第136章 皓之心思  5313566998243

第136章 皓之心思话音刚落,顾轻音就后悔了,她实在不知道自己怎会脱口而出这句伤人的话,就像是被谁操控着一般,她后背冷汗如雨,此时却无法细纠,再看阮皓之的脸色,已然是苍白中泛着青,而纪卓云亦轻皱双眉,不解的看她。 

 

“皓之,我……”顾轻音还想要解释,但说出去的话就如泼出去的水,再如何也无法弥补了。 

 

“你不用再说,”阮皓之粗声打断她,双目灰白,“顾轻音,我明白你的意思,是我傻,这么多年,是我高攀,但是……我也不会就这么称了你们的心意!” 

 

顾轻音痛苦的闭上双眼,她的本意是想要阮皓之彻底死心,拉着纪卓云也是为了让阮皓之有更深的背叛感,但她显然是做错了,她看轻了阮皓之,也忽略了纪卓云。 

 

她不再看任何人,只仍坚定道:“若我执意退亲,你又待如何?!” 

 

“阮顾两家的结亲之物我都好好收着,顾大人定会给我个说法!”阮皓之几乎低吼出声。 

 

“父亲?父亲那里我会说服的,你觉得他会因为你而全然不顾女儿的心意?”顾轻音微仰起头,悠悠看着案房内挂着的一副古画,轻道。 

 

对于父亲,她其实还没有全部的把握,但她既然走到这一步,就算以名声相要,也是要让父亲点头的。 

 

阮皓之一窒,顾德明就算曾经答应过他,会让他和顾轻音尽快成亲又如何,顾轻音是他的掌上明珠,让他在自己和亲生女儿之间做抉择,结果显而易见。 

 

他后退一步,轻抚着心口,那里剧痛难当,又惶恐无比,他习惯了一切都依附于顾家,做任何事都要靠顾家在背后撑腰他才会有底气,才不会让自己陷入被人轻视嘲笑的境地,甚至才能挺直背脊走路。 

 

若与顾轻音退了亲,也就是和顾家彻底断了联系,没有顾德明在朝中的支持,单凭自己的能力手段,又如何立足周旋,加官进爵。 

 

他出生高门望族,从小倍受呵护,性子却养得优柔怯懦,十五岁那年阮家一夕败落,父亲被囚,母亲病故,他第一时间就去了顾府,好在顾德明重情义,不仅没有退亲,还帮他在朝中谋得官位,而彼时可爱又单纯的顾轻音也牢牢吸引住他的目光,他知道,只要自己还是她的未婚夫,顾德明就还会继续帮他。 

 

他向顾德明建议,不让轻音接触男子,而顾德明因为女儿天生的命格本就忌讳,接受了他的建议,从此,他是她生命中仰望的第一人,也是唯一一人。 

 

顾轻音才貌双全,在京城的贵女中颇有名气,渐渐便有些世家子弟慕名想要来见,总会被阮皓之挡回,顺便放出她已有未婚夫的风声,而彼时顾轻音尚未及笄,还未与他有正式的文定之礼。 

 

他贪恋顾家的权势地位,也爱慕着顾轻音,顾德明身边只有顾轻音一个女儿,只要顾德明信任他,顾府的一切早晚会是他的。 

 

这些心思多年来被他藏在最深处,他自信没有人会知道,包括顾德明和顾轻音。 

 

而现在,顾轻音告诉他,要与他退亲,而与她有了肌肤之亲的男人正站在他面前,明目张胆,而自己,根本无法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64.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