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7

,亦不能退缩,她无比庆幸自己此刻的清醒。 

 

韩锦卿薄唇动了动,纪卓云能给她婚姻?他能吗?他扪心自问,没有答案,他欣赏她的清明,亦恼恨她的清明,心思难言,百转千回,他唇角勾起,邪肆清冷,“顾轻音,是不是只要你还有的选,我就永远在你考虑之外?” 

 

万籁俱寂,外面响起了更鼓声,顾轻音心跳如雷,她的身体远没有她表现出来的平静,韩锦卿的气息笼罩着她,她口中都是他的味道,她不欲再与他纠缠,垂下眼眸,道:“夜已深,相爷请回。” 

 

韩锦卿再次揽上他的腰肢,听得她急促的呼吸就在耳边,轻笑,“你怕我?还是怕你自己?”他湿滑的舌尖在她颈侧舔过,听她轻吟一声,身子朝他软下来…… 

第132章 何惧之有  5313566992456

第132章 何惧之有韩锦卿在顾轻音细腻粉嫩的脖颈上吮吻着,只觉口中绵软香滑,倒像是吃的一块上好香糕,便越发狠劲的舔咬起来,又思及在烛下看到的暗红印记,一时没了轻重,让顾轻音不禁身子一缩,轻呼出声。 

  

顾轻音身上热意绵延,整个人都靠在韩锦卿的手臂上,心中无力感愈甚,她自然知道他的手段,偏偏身子又经不起撩拨,她纤长的手指穿梭在他的墨发间,猛的用力,韩锦卿一时吃痛,松开了手。 

  

“这里是御史台重地,相爷又乃朝中重臣,下官何惧之有?”顾轻音趁着他退开的间隙,说道。 

  

韩锦卿并不动怒,仍眸中含笑,指尖挑起她的一缕发丝,淡淡道:“御史台又如何?你与纪卓云做的,我就不能做?”说着,大掌便覆上她胸前浑圆挺翘的乳肉揉捏起来。 

  

顾轻音惊喘一声,身子颤了颤,退后一步,后背紧紧贴着冰冷的墙壁,任体内欲望如潮,她今日是无论如何都不愿再与他纠缠的,一张俏脸冷了几分,道:“起更后这兰苑外便有人守门,相爷再不放手,你我脸上都不好看。” 

  

话音刚落,正听得门外道:“顾大人,时辰不早了,早些歇下罢。”确是常年在御史台值守的老更夫。 

  

韩锦卿见她紧紧盯着自己,嗤笑道:“我若执意要对你做什么,岂是一个更夫可以拦得住的,”他又欺近她几分,在她震惊的眼神中轻吻上她的耳垂,低浅道:“记着,三日后,我等你。” 

  

他利落转身,未待顾轻音反应过来,便已出了案房。 

  

顾轻音轻抚着胸口,瘫坐在太师椅上,她不确定,若他继续相逼,她会如何应对,她脑中的那根弦在他的亲吻中已然崩断…… 

 

却说明筱鹤在韩锦卿一番话后,不得不重新拟定春巡行事,心头烦乱不已,翌日一早便到翰林院拜见上官容钦。 

 

上官容钦正伏案写字,明筱鹤踏进来,他头也未抬,全神贯注,下笔苍劲有力,片刻才搁下笔,上好的丝帛之上,几个字用了古法的书写形式,如行云流水,跃然生动。 

 

“上官果然好才情,就这几个字,岂是普通人能写得了的?”明筱鹤狭长明艳的眉眼间带了笑意,抚掌赞道。 

 

上官容钦一袭月白长袍,广袖流云,从桌案后踱出来,清雅的眸从他脸上掠过,道:“不用来这些虚的。” 

 

两人各自落座,明筱鹤看了看他的脸色,眼眸一转,问道:“你昨日怎的没去我那儿?” 

 

上官容钦回视他,出尘的容颜静淡无波,“去了,看了你做的局,没有白费你的一片苦心。” 

 

明筱鹤闻言,脸上不免有些讪讪的,嘴硬道:“虽是我的设计,但那顾轻音是什么模样,你也见到了,你何必对她……” 

 

“若不是因为你的迷香,她再放荡也不至于在御史台胡来吧?”上官容钦打断他,嗓音却是一贯的温润柔和。 

 

明筱鹤有些被看穿的窘迫,却也不肯轻易承认,急切道:“我何时用了迷香,明明是她自己不知检点。” 

 

上官容钦静静看他,长眉上扬,清浅道:“鹤颐楼的东西,又是你惯用的手段,我怎会不识,”说着,摇了摇头,“罢了,此事就到此为止,但我有话在先,你既敢妄为,春巡之事,你自己解决,我不会再管。” 

 

明筱鹤一听,顿时急得不行,忙站起来,躬身到上官容钦面前,哭丧着脸,“上官,这次你一定要帮我,昨儿夜里韩锦卿来了,硬是说顾轻音之前做的行事不行,指名道姓要让我重新做好,时间这么紧,我又毫无头绪,你知道我向来不擅长这些舞文弄墨的东西,你若袖手旁观,这次倒是平白让韩锦卿得了意啊。” 

 

上官容钦浅浅一笑,如春日暖阳,“他手脚倒快,让他得意几日也无妨。”

第133章 又起波澜  5313566993098

第133章 又起波澜明筱鹤是个听话听音的,上官容钦这么一说,他便问道:“你已有了对付他的法子?” 

 

“说不上对付,现下只能制衡着些罢了,”上官容钦道:“郡主的命还捏在他手里,王爷不会动他。” 

 

明筱鹤惊讶道:“郡主不是早已被你救回了么?” 

 

“是我失算,以为救出了人韩锦卿就没有筹码,未料郡主中毒,且非常人可解,目前只以人参吊着,也不是长久之计。”上官容钦长眉微蹙,缓缓道。 

 

“韩锦卿真是阴险,居然敢对郡主用毒。” 

 

上官容钦幽幽看着窗外一棵刚抽芽的柳树,清润道:“韩锦卿没什么不敢的,况且面对曾经行刺于他之人。现如今我也只能再与韩锦卿谈一次,我答应过王爷,定要保郡主平安的。” 

 

他收回视线看着明筱鹤,“韩锦卿让你重拟行事无非要拖延你春巡的时间,春巡的基本行程早已由圣上过目,首站就是禁军营,你新官上任,本应趁此时机多与这些人熟识才好,他却偏要绊着你,让你失了先机。” 

 

“我本就在想若他就是为了顾轻音这么对我未免太过分,”明筱鹤咬牙切齿,道:“早该想到他另有居心,上官,既然你都知道,还不帮我?” 

 

上官容钦正色道:“你现是御史大夫了,春巡行事不过是小事,再不擅长也该学起来,要在御史台立足可不能光凭着你那点小聪明。” 

 

“小聪明?唐靖的案子难道不是我的功劳?”明筱鹤不服道。 

 

上官容钦今日却要故意压压他,道:“你敢说全是你的功劳?林素媛替你做了多少?你的长处在做事果决,雷厉风行,但却不够谨慎细致,否则唐靖的案子早过了刑部一关,而不是现下的证据不足了。” 

 

“还不是韩锦卿从中作梗?”明筱鹤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62.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