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5

如此,倒是本相不懂得体恤下属了,明大人?” 

 

明筱鹤使劲咬着后牙槽,耐性快要被这一声声的“明大人”耗尽了,明艳的脸上有些发僵,嘴上却仍像抹了蜜似的,“相爷这是以公务为先,再说春巡乃朝中大事,为人臣子的自然要尽心尽力。” 

 

他原本想要寒碜韩锦卿,算是成功了吧,可还来不及幸灾乐祸,就把自己也赔进去了,心里更谨慎几分,面上极尽讨好。 

 

韩锦卿点头,笑意更深几分,“甚好,春巡行事拟订也不宜操之过急,明大人慢慢斟酌,三日后由本相和顾大人出面就好。” 

 

明筱鹤一听愣住了,怎么个意思?让他一人写什么劳什子的春巡行事,他和顾轻音两人先去?去哪里?查什么?这还是不是御史台的春巡了?! 

 

韩锦卿摆明了就是要支开他,于公于私,支开他做什么都方便些,明筱鹤看清了韩锦卿的真正用意,硬挤出来的笑意一点一点的收回去,道:“相爷,下官身为御史大夫,不亲临春巡,恐怕不妥。” 

 

“有何不妥?只要明大人将行事尽快呈给本相过目,并不妨碍大人巡查。”韩锦卿截住他话头,凤目浅淡瞥他一眼。 

 

明筱鹤自知在他这里讨不了好,讷讷应下了,心里却百转千回,恨不能立马想出个整治韩锦卿的法子来。 

 

韩锦卿看着纪卓云以保护的姿态站在顾轻音面前,眸色阒黑深邃,话却是对着明筱鹤说的,“明大人可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明筱鹤眼波流转,自然知道他的意思,躬身道:“谢相爷提点,下官这就去重拟春巡行事,这就告退。” 

 

他向来识时务,韩锦卿面色不善,他留下来除了能看到好戏之外什么也捞不到,保不齐还要付出点什么代价,得不偿失。 

 

明筱鹤离开后,房内又是一静,韩锦卿适才故意晾着顾轻音和纪卓云,与明筱鹤说话,对他的提议,不说好,也不说不好。 

 

其实,韩锦卿一见纪卓云出现,就明白过来,他中计了,但……他却与顾轻音…… 

 

韩锦卿垂下的手掌握拳,紧了松,送了又紧,他看着面前两人,淡笑道:“很晚了,坐下吃罢。” 

 

顾轻音缓缓转过身来,正撞上他深不可测的目光,心头一跳,急急避开了。 

 

纪卓云让顾轻音先坐了,夹一筷子鲜嫩的笋尖给她,也给韩锦卿递了筷子,“相爷也尝尝?” 

 

顾轻音嚼着鲜笋,心里巴不得韩锦卿赶紧离开,祈祷着他的拒绝,却听他道:“好啊。” 

第129章 冷言相对  5313566988411

第129章 冷言相对从韩锦卿接过筷子开始,顾轻音的心便跳的有些快,再精美的菜肴到她口中也味同嚼蜡。 

  

她没法忽视韩锦卿的存在,又恼恨自己的在意,不想听见他的声音,可他与纪卓云偶尔的交谈声却清晰无比的传到她耳中。 

  

“卓云,多吃点这个,味道很不错。”她夹了一箸腊味到纪卓云碗里,回他一笑,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 

  

纪卓云满眼宠溺的看着她,两三口吃完,“确实好吃。”他的眼睛璀璨生辉,倒映的全是她的影子。 

  

顾轻音看着,似乎还有些不适应这般被宠溺的感觉,微微低了头浅笑。 

 

两人一来一回的互相布菜,轻言微笑,虽没有过多言语,但任谁都能觉出他们之间的浓浓情意。 

  

韩锦卿坐在一旁淡淡看着,眸色一点一点冷下去,薄唇紧抿着,失了血色,只觉一股莫名的酸楚在胸口泛滥,他蓦地放下筷子,只听“嗒”的一声,纪卓云不解的转头看他,眼中笑意未退。 

  

他见韩锦卿面容紧绷,神色不似往常,惊觉方才的举动着实不妥,且不说韩锦卿与顾轻音之间到底有什么,单就从朋友的角度而言,自己也有失风度了。 

  

他刚要说话圆场,只听韩锦卿清冷着声音道:“饱了。” 

  

纪卓云也随他放下筷子,见气氛冷硬,便道:“轻音,时辰不早了,我和相爷先回,你忙完了也早些歇着罢。” 

 

顾轻音站起来,将盘子收了,放回食盒里,递给纪卓云,点点头。 

 

纪卓云看坐在一旁的韩锦卿一眼,见他完全没有起身要走的意思,遂道:“相爷,我们同路,一道走。” 

 

韩锦卿看着纪卓云握住顾轻音的手,似有万般不舍,长眉微扬,道:“不了,本相与顾大人还有些春巡的细节要谈。”语气极轻极淡。 

 

纪卓云见他神色,心知他恐怕要与顾轻音为难,便也不走了,“那我在此候着就是。”作势又要坐下。 

 

顾轻音抽回被纪卓云握住的手,定定看他,道:“我与相爷的确还有公务相商,春巡机要也不好轻易透露……” 

 

她心知韩锦卿难缠,既然他还有话要说,就让他一次说个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能趁此机会了断了最好。 

 

纪卓云深深看她,她的目光坦荡清澈,不闪不避,再看韩锦卿眸色幽深,静淡坐着,心中尽管一千一万个不愿,但终是沉着步子离去。 

 

顾轻音觉得有些心慌,她看着韩锦卿站起来,颀长的身躯离她越来越近,长眉入鬓,凤目如星,墨发如瀑披散,与黑色的衣袍融成一体,她深吸口气,逼着自己镇定看他墨玉般的眸子,开口道:“相爷有话直说。” 

 

离得足够近了,韩锦卿蓦地攫住她小巧的下巴,让她微微仰视着他,两人呼吸可闻,他缓缓道:“看不上阮皓之,就换成纪卓云?” 

 

顾轻音挣脱不得,冷然道:“我已经说过了,与谁订亲是我的私事!” 

 

“顾大人是朝廷命官,在终身大事上这般随意可不好。”韩锦卿的视线在她脸上逡巡,不放过她一丝一毫的表情变化。 

 

顾轻音觉得眼眶有些发酸,依然迎上他迫人的目光,一字一句道:“相爷,我与纪卓云订亲,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并非随意。” 

 

“深思熟虑?哦,也是,以顾大人现在的名声,阮皓之肯不肯娶你都未知,你要赶在阮府退亲之前自己先提出来,以挽留你那点可怜的颜面。”烛火跃动,晕上他的眉眼,俊美而残酷。 

 

顾轻音殷红的唇瓣无法抑制的颤抖,眼中起了薄雾,她用尽全身力气挺直了背脊,“对,你说得对,那些闲言碎语已经将我的名声败坏了,让我清誉扫地,现在好不容易有个纪卓云这样身份地位的还肯娶我,我为什么要拒绝?!” 

 

韩锦卿贴近她,淡然的声音没有一丝温度,“所以,你就竭力讨好他,任他操干到身上都是他的味道?!”

第130章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60.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