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

手臂仍软软的摆在头部两侧,眼中水光盈盈,一行清泪再也止不住的下滑。

她知道她再也不是过去的顾轻音了,有什么东西永远的失去了,一刹那间,她甚至觉得自己没有勇气继续为官,她从不知道,女子为官,还要付出这样惨痛的代价。

泪眼朦胧中,她看到那个俊美到邪恶的男人仍在对他笑,那笑容刺目冰冷,他说:   “舒服了吗?顾大人。”

她闭上眼睛不再说话,那男人却恶劣的用依旧炙热的肉棒顶着她的穴口,轻轻的挤压,慢慢的研磨,直到她下身又开始发热,一股股春水再次涌出,她忍了又忍,甚至将嘴唇都咬出血来,那一丝暧昧诱人的轻吟却仍然泄露出来。

“又想要了?”韩锦卿盯着她颤动的眼睫,不放过她一丝一毫的表情变化。

那张沾满了他精液的小脸呈现出迷茫而痛楚的神色,却给他带来变态的极大满足,甚至她嘴唇上的一丝鲜血,刺目的红色,都能让他体内的情欲暴涨。

他的龟头就卡在她娇嫩的穴口,随着淫水的涌出,小穴收缩加剧,每一次都像要将他的肉棒吸入一样。

“顾大人的这里真是淫荡,”他又顶了顶她,“这骚穴就是要被男人狠狠插的,才这么一会儿,又急不可耐了。”

韩锦卿把她整个人翻转过来,背对着他,让她跪趴在床上,雪白圆润的臀部高高的翘起,后面门户大开,已经被插得无法紧闭的穴口正对着男人高昂的欲根。

顾轻音浑身无力,被捆绑了许久的手臂哪里还能支撑得住,她呜咽一声,整张小脸深埋在软枕中,身体轻微的颤抖。

韩锦卿的肉棒又一次插入那销魂的小穴中,这一次他抽插的不快,却很用力,每一次都全根没入,再尽数退出,小穴内的肉壁被他强力的拉出又刺入,都微微的泛着红,抽搐着。

他扶着她纤细的腰肢,狠狠地撞击着,每一次都能顶到她的最深处,硕大的龟头刮过那一点,引得她雪白优美的背脊不住的起伏。

他的大掌开始在她无暇的背部游走,到腰际,再到臀部,每次他喘息的狠了,都会在她白嫩的臀瓣上重重的掐一把,低沉喊道:   “骚货,本相操得你爽不爽?!”

终于,顾轻音整个人剧烈的颤抖起来,小穴内热意阵阵,不住地收缩,热烫的淫水大量涌出,她埋在软枕中轻声的叫着,哭泣着,瑟缩着。

“骚货,又到了?”韩锦卿粗长的肉棒将那要喷涌而出的淫液全部插了回去,他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两人的交合处不断发出噗叽噗叽的水声,几十下过后,他又狠狠掐了一把顾轻音已然红肿不堪的臀部,将她的身体翻转过来,平躺在他身下,将喷射而出的白浊全部洒在她高耸丰满的大奶上。

他用龟头玩弄着她漂亮挺立的乳头,在她胸口画着圈,邪笑道:   “顾大人,你这个样子,会让所有男人都发狂的。”

韩锦卿知道今晚的自己有些失控,他的本意是想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羞辱她,让她觉得害怕,觉得羞耻,决没有想到自己能从她身上获得莫大的快感。

他看着身下这具被自己蹂躏的女体,一股邪火竟然又冒出来,他的龟头再次抵上女子水渍淋漓的下体,轻易的滑入了穴口,开启了又一轮深深的律动……

第9章 大病一场  5313566286806

第9章 大病一场

在这样沉沉浮浮的节奏中,顾轻音早就意识迷离,她半阖的水眸无意识的望向床顶,青色的纱幔上花纹繁复,隐约是一副锦鲤戏水图。

她觉得自己就像是这样一尾鱼,不停地被水浪冲击着,高高的抛起,又重重的落下,每每她以为已经到了风口浪尖,后面却还有更大更猛的浪头等着她,冲击着她的全身,让她不住陷落……

“啊……啊……不要了……”当不知道是第几次的高潮来临时,她哑着嗓子机械的宣泄着,整个人如同一具坏掉的布偶。

韩锦卿看着她,看着那些春意媚色渐渐凝固在她脸上,欲根从她仍在抽动收缩的小穴内缓缓退出,将精液尽数淋在她紧致平坦的小腹上。

顾轻音的身体上已经沾满了他的精液,从头到脚,无一遗漏,他终于感到一丝欲望宣泄过后的疲惫,整了整官服,从床榻上离开。

“让李侍郎把他送来的人领回去,从哪里来的,就送回哪里去,还有,不得伤人。”韩锦卿站在门口吩咐侍卫道。

“是。”侍卫领命而去。

此时东方露白,已是第二日的黎明时分了。

顾轻音自那一夜从御史台回到府里后就发起了高烧,直病了三天三夜,人事不知。

可怜顾夫人一把年纪还坚持要守在女儿的病榻前,每天以泪洗面,“老爷啊,让女儿辞官回家吧,和阮家早些把亲事办了,也好了却你我二人的一桩心事呀。”

顾德明亦是被女儿的病弄得心绪烦乱,“你知道什么,音儿如今已是从五品的官职,岂是说辞就能辞的!?”

顾家也就一儿一女,长子早年就到地方上当官,如今也就是女儿还在身边,顾德明心里自然是疼爱的,只是,一朝入了仕途,很多事便身不由己了。

顾轻音在家休养了十来日,脸色才渐渐好转,顾夫人问及病倒原因,她只推说是公务繁忙,劳累所致。

阮皓之自她病倒后前前后后来了不下十次,少不得温言安慰,情意绵绵一番,顾轻音的话却明显少了很多,笑容也很勉强,阮皓之只道她是生病的缘故,并未太在意,只嘱咐要多加休息云云。

这一日顾轻音好不容易说服了家里,终于再次回到御史台,像往常一样料理起了公务。

“顾大人,身体可都大好了?”

来人是与她同属御史台副史的贺子昂,亦是官家子弟,气质很干净,倒没有那些纨绔子弟的坏习气。

“贺大人挂心了,身体已经无碍。”顾轻音起身客气回道。

贺子昂微笑着打量她一阵,点头道:“气色倒是尚可,那正好,今晚是七皇子满月,皇上在御花园大宴群臣,六品以上的官员可都要参加哪。”

顾轻音苦笑,“还真是凑巧,正好让我给赶上了。”她如今这般境况,实在不想参加什么酒宴,更何况是皇家宴会。

“唉,其实也没什么,我们俩只要跟着宋大人,随便敬一圈酒也就罢了。”贺子昂道。

宋大人便是御史台掌史,他们的顶头上司。

夜晚很快降临,御史台三位大人各自坐上轿子向皇宫內苑而去。

酒宴设在御花园的湖心小岛上,远远望去,烛火闪耀,将远近的湖水都镀上一层金色,轻轻泛着涟漪。

三人同坐一艘小船,在两位宫女的引领下,在岛中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6.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