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7

过一丝尴尬,他方才的确是失态了,正想如何解释,忽听得窗边上传来“吱呀”一声,他立刻警惕的看过去,喝道:“谁?!” 

 

明筱鹤在外面看了顾轻音整个按摩过程,一双明艳的琉璃美目快要喷出火来,再看到那小医官的一双手紧紧贴着她的大奶不肯放,末了还去掐一下那粉红的奶尖,他扶着窗棂的手指节不知怎的都憋的青白青白的了,也不知怎么一动,就出了声响。 

 

他心知不妙,很快闪到一边的墙角处狼狈蹲下,便看到里面伸出一双手将窗户严严实实的阖上了。 

 

明筱鹤刚要站起来,只觉裤裆里一根东西硬邦邦的顶在那里,让他站也不是蹲也不是,自是羞恼万分,心里又将这次的账算到了顾轻音头上。 

 

里头顾轻音因着方才窗户边的声响受了惊,也没再和宁非然计较下去,穿好朝服,定了下次看诊的时间,便匆匆离去,宁非然看着她窈窕的背影目光幽深,下腹堆积的汹涌欲望差点毁了他一向引以为傲的自制力。 

 

顾轻音回到御史台已近半月,之前积下来的几件案子已被她梳理的七七八八,原想着好歹去拜见一下新任掌史,一来是礼数上的尊敬,二来是这些案子说大不大,也总得等着他拍板才好办理,可她一连去了三次,三次都被告知掌史大人有要事外出,要去求见的心便也冷下几分,开始处理一些三院上奏的紧急事务,另外,她也开始有意识的搜集与前任掌史宋大人相关的档案记录,以备今后所用。 

 

这日,她刚到兰苑,便见林素媛从另一边的案房内走出来,依旧绷紧了面皮,苍白的脸上不见喜怒,她如往日一般点头打了个招呼便走,不想却被林素媛唤住,冷淡的告知她参加御史台例行集议。 

 

御史台每月初一及十五都要例行集议一次,由三院主簿集中向掌史和两位副史反应院中正在处理的案件进展,掌史在必要时会进行干预指点,并部署或强调御史台近期待执行的重大事项,凡御史台从七品以前官员必须参加。 

 

顾轻音来的时候刚过十五,这一转眼又是初一了,她早就熟悉了这项例行制度,原本也没什么,只她还未正式拜见过掌史大人,倒让她多了一分小心,资料的准备便格外仔细些。 

 

御史台的议事厅位于天玄阁东侧,建于几十级台阶之前,朱壁金瓦,颇有气势。 

 

顾轻音跨入厅内,就见二十来把黄花梨太师椅上已坐了一半以上官员,贺子昂朝她点点头,仍坐在副史的座位上,林素媛面无表情的坐在他右侧,她则在贺子昂对面坐下。 

 

厅内不少人在窃窃私语,她也不在意,只翻看着手中的几卷资料,过了一阵,周围一静,她下意识的抬头朝厅门看去,只见一人一袭黑青色朝服,头戴乌纱,青丝在背后流泄,面若桃花,容色明艳,一双狭长琉璃眼似挑非挑,唇角浅浅上扬。 

 

顾轻音心中愕然,他……不就是那日在天玄阁中让她帮忙找古卷之人?难道,新上任的御史大夫就是他? 

 

 

粽子有话说: 

 

是的,宁太医又只有渣渣吃,嘿嘿嘿,因为……时候未到! 

 

建议关注女官的妹子还是加群的好,么么。

第116章 御史集议  5313566976624

第116章 御史集议顾轻音对明筱鹤的印象还停留在那日在天玄阁中将卷册交予他时,他笑得弯弯的眉眼,眸色晶灿,对她极客气的道谢,万没料到他就是新上任的掌史大人。 

 

顾轻音对新任掌史没有多少期待,无非是朝中几派相争的结果,前几日听了贺子昂的说法,她以为应是个精明强势或有几分世俗气息的中年人,未想到竟个倜傥风流,意态翩然的年轻人。 

 

她稳了稳心神,见明筱鹤端肃坐在上位,林素媛主持集议,台院的新任主簿已经开始有条有理的禀报半月以来的事务。 

 

待殿院和察院全部禀报完毕,已是一个时辰以后了,期间林素媛插了几句话,因她在御史台的地位大家心知肚明,对她的话倒是服气,明筱鹤也偶尔说一两句,聊作指点,三院主簿俱点头应下。 

 

林素媛再说两句,便听明筱鹤正色道:“户部尚书唐靖的案子,有变数了。” 

 

在座的人脸色俱是一变,都知道这是明筱鹤上任以来负责的第一个大案,且动的是官拜从二品的尚书,偏偏还是韩相的人,有些圆滑的老臣便在一旁隔岸观火,看他一个新上任的御史大夫是不是真的就敢动韩相的人,上一任的宋大人不就是因为支持了顾轻音的几个弹劾案,被寻了个由头外放了。 

 

唐靖案御史台真正参与的人并不多,除了明筱鹤和林素媛,也就是三院新上任的主簿和几名常负责起草奏折的侍御史,今次案子有了变数,是什么变数还真不好说,谁都不愿意撞到这上头,便一个个低垂着头,不吭声。 

 

他们存的什么心思,明筱鹤又岂会不知,狭长的琉璃美目在厅内环视一周,唇边一抹冷嘲,“此次案情重大,本官不得不再调集些人手一同办理。”目光就正落在顾轻音清丽的脸上。 

 

顾轻音回了御史台自然也听说过户部尚书唐靖的案子,是几年前的旧案了,当年武家检举他与皇商勾结偷逃商税一事,满朝震动,后来却又不知为何不了了之,如今被明筱鹤翻出来再次上奏弹劾,倒是有些不同寻常,她不管唐靖是不是韩锦卿的人,她与韩锦卿本就立场不同,她更关心案件本身,若奏折中陈述的都是事实,唐靖就理应被弹劾,以净官场之风。 

 

因此,她没有向其他人一样回避明筱鹤的目光,而是坦然的与他目光相接。 

 

明筱鹤精致的眉斜挑,看进顾轻音沉静的眼眸,她不闪不避的态度多少让他好奇,莫非她是仗着与韩锦卿的关系?无论如何,他是早就决定拉她趟这趟浑水了。 

 

“顾大人,以你的经验资历,可愿助本官一臂之力?” 

 

顾轻音站起身来,恭敬道:“下官尽力而为。” 

 

她穿着官服,戴着官帽,孑然站在那里,像一朵静谧绽放的兰花,清丽而明净,与那日在太医院赤裸的艳丽诱惑全然不同。 

 

明筱鹤定定看她片刻才移开目光,道:“有顾大人相助,此案定能水落石出。” 

 

顾轻音复又坐下,正遇上林素媛冷然的目光。 

 

“七日后,御史台的春巡就开始了,”明筱鹤目光如水,朗声道:“按照惯例,所有御史台在编的官员都要参与,分为两组,一组负责州府官员的巡察,一组负责京城官员和驻军防务的巡察。” 

 

他通透的琉璃眼眸浅浅流转,继续道:“州府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52.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