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5

又要做什么?”她刚想问他对臆症的治疗到底了解几分,他泛着火热温度的手掌已经覆上她的幽谷,轻柔的摩挲着。 

 

宁非然看着自己的手掌完全包裹住她的私处,清明的眼眸变得幽暗深邃,他的掌根用力抵住她的穴口,感受着那里的热意和潮湿。 

 

“下官要更加深入的了解顾大人的病情,才好对症治疗……”他缓缓道,掌心正紧贴着她的幽谷中心。 

 

顾轻音只觉一阵暖意从那处传上来,直达小腹,男人有些粗燥又充满热度的手掌让那处异常舒服,像是浸泡在温泉水中。 

 

“嗯……”她心中想要抗拒,大腿却不自觉得敞开,渐渐成了一字型,那温热的触感让她忍不住呻吟出声。 

 

宁非然神情专注的看着,看着她无法抗拒的模样,撤回手掌的同时,滑腻柔软的舌头一下子舔上她花瓣间的细缝。 

 

“啊……不要,不要……”顾轻音被他的举动和自己的反应惊到,他又要向上一次一样,折磨她,让她难堪了? 

 

然而,越是紧张、越是害怕,私处的感觉却越是清晰,她能感觉到他的舌是怎样自下而上,再自上而下的舔弄她的柔嫩,舌尖又是怎样顶弄着藏匿其间的花核和小穴,晶亮的淫水大量涌出,都被他灵巧的舌卷入口中…… 

 

就这样反复舔弄了数十下,他的舌尖开始在她缓缓收缩的穴口画圈,时轻时重,逼得她难耐的皱眉,脸上浮起羞涩的潮红,颤声道:“宁非然,你……” 

 

他顿了一下,语调暗哑:“我在帮顾大人啊……”话音刚落,他的长舌终于深入到小穴中,重重的戳进去,来来回回的抽插顶弄起来。 

 

“啊……啊……你,不要……呀……”顾轻音媚叫出声,那长舌虽不如男人的欲根粗长,却另有一番磨人滋味,舌尖轻柔的撩拨着肉壁,让她的媚穴感觉更加空虚,渴望更多。 

 

舌尖变换着各种角度,深深的刺到她娇嫩敏感的肉壁上,让他清晰的感受着她的高热和紧致,感受着她的颤动和渴求,她的失控,她的媚态,却让他更加用力的捣弄她的小穴,双唇抵在穴口上,重重的吮吸着她体内的汁液。 

 

顾轻音感觉自己被推到浪尖上,身下尽是温热的潮水,一波又一波的涌来,没有止尽,随着他越发用力的深重舔弄,她的腰身躬起来,似一根被攀折的柳条,纤细而脆弱,无可自拔,更无力抗拒…… 

 

明筱鹤自到了御史台任职,逍遥日子便一去不复返,自觉身体亦不如往日康健,又整日面对着林素媛,弄得他对女人兴致缺缺,日子短还不打紧,可时日一长,偶尔空闲的时候他不得不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什么毛病,以致损了雄风。 

 

这日得了闲,他便到太医院找了相熟的赵太医诊断,却被赵太医取笑了两句,他当场沉下脸来,硬是逼着人开了副补气壮阳的方子才罢休。 

 

他拿着方子正往外走,突然想起前几个月来太医院的时候,见到个美貌女医官,彼时他还是个七品闲职,有的是时间精力,便与那女医官眉来眼去一番,两人一时竟有些情投意合,可快煮熟的鸭子还没到嘴呢,圣旨就下来了,此番上任他也知其中厉害,便也顾不得什么,一直忙了个昏天黑地,也早将那女医官丢开去,没成想今日来到太医院,倒让他念起了旧情。 

 

就这么想着,明筱鹤便在太医院转悠起来,没成想,好巧不巧的就到了宁非然的诊室外头,里面传出的几声暧昧呻吟将将落在他耳中,他悄悄凑到一扇半阖的雕花窗前一看,一双狭长的琉璃眉目瞬时就瞪直了。 

第113章 美好体验  5313566974477

第113章 美好体验明筱鹤习惯了玩乐浪荡,什么场面没见过,一度甚至连活春宫都看腻了,可今日从这虚掩的半扇窗户望进去,他便再移不开眼。 

 

正对着他的方向,一女子两条白嫩的玉腿挂在逍遥椅(实际上是诊疗椅,但明筱鹤认为这就是作为闺房乐趣的逍遥椅)的扶手上,私处大敞着,却正被蹲在她身前穿着医官服饰的青年男子遮挡住,男子的脸全然贴在女子大腿根部,阵阵嘬吸声,口舌间的水浪声传来,不用看都他知道正在卖力舔弄着女子的阴部。 

 

再仔细看那女子,身穿暗青色朝服,袍服的下摆高高撩起至腹部,露出一身冰肌雪肤,腰肢纤细,小腹平坦,下面隐隐露出些许毛发……那颗碍眼的头能不能移开些!明筱鹤探头探脑了半晌,仍未看清最最关键的部位,一时难免心痒难耐。 

 

女子因几乎是平躺着的,容貌他一时也没看仔细,只那细细轻轻的呻吟却极为诱人,无形中像是有一根线吊着他,让他欲罢不能,愈发急切,一张明艳若桃花的脸越凑越近,堪堪要贴到窗户上去,身下板正的朝服早已支起了帐篷。 

 

他心中既惊且喜,想来这段时日的兴致缺缺的确是因为忙碌和整天面对着林素媛那个无趣的女人所致,身子应无甚大碍,雄风仍在,在短短时间内勃起的尺寸已很可观,一切皆因那女子而起,难免对那室内的女子更加好奇起来。 

 

女子穿着朝服,样式颇为眼熟,谁又能想到这一板一眼的朝服下面是这样玲珑有致的身子?他看着她强忍欲望的模样,既矜持又放荡,眉眼精细,眸若秋水,肌如莹石,粉唇微启,娇喘连连,那水漾的眸子斜斜一瞥,似乎正与他的视线相触,光华流转,勾魂摄魄,他心头一跳,身下的欲望又胀大了几分。 

 

真真是世间尤物!明筱鹤的呼吸都有些不稳起来。 

 

可这张颇有几分姿色的小脸怎的越看越眼熟了,像极了……像极了那个顾轻音! 

 

明筱鹤心中一震,顾轻音?可不就是顾轻音么,他虽只与她见过一次,但也绝不可能会认错! 

 

他向来对女官都是不屑的,不只是顾轻音,整个朝廷的风气就是如此,女官?不就是换个好听点的称呼么。 

 

他会特别看不上顾轻音多半是因为上官容钦,她是有未婚夫的,还有其他男人,就不该再来招惹上官。 

 

明筱鹤心里对顾轻音自是百般轻视不屑,可他那双眼睛就像是粘在她身上一样,怎么都撇开不得,身下的欲望更是叫嚣的发疼。 

 

室内,宁非然的舌尖才从她炙热的甬道中撤离,又蓦地含住了她充血肿胀的小花核。 

 

“啊,不要吸那里……啊……不要……”顾轻音只觉意识都变得轻飘飘,她最脆弱敏感的花核被男人含在口中,蛮横的舔弄摩擦着,温柔又残酷的逗弄,让她之前积累的层层快感濒临爆发的边缘,她就像浮在浪尖云端,等待着攀升,等待着坠落……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50.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