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0

自有一股文士大家的风范。 

 

顾轻音见了父亲,心中一定,欢喜之情溢于言表,小跑过去,与父亲同乘一骑。 

 

韩锦卿见此情景微一挑眉,俊美的容颜愈发温润,唇边笑意盎然,招呼道:“顾大学士。” 

 

“韩相爷,”顾德明微微点头,“老夫替小女谢过相爷款待,若相爷得空,也请到府上一聚。” 

 

韩锦卿爽快道:“好,既是顾大学士相邀,本相一定会到府上拜访。” 

 

顾德明与韩锦卿对视片刻,便调转马头,朝城门方向而去,阮皓之在后面慢慢跟着。 

 

就听韩锦卿在他们身后道:“顾大人千万照顾好自己。” 

 

顾轻音听了,背上一僵,恨不能离此人越远越好。 

 

至此,便有些闲言碎语流传开来。 

 

回到府里,顾夫人喜极而泣,抱着女儿半天撒不开手去,顾轻音亦有些动容,母女俩说了一会体己话,又留下阮皓之做客,直至用了晚饭才散,顾德明的脸色却一直不大好看。 

 

“轻音,以后那个韩锦卿什么的,你少招惹,你父亲与他的关系,你又不是不知道。”饭后,顾夫人和女儿坐在一处,继续闲话。 

 

顾轻音几不可闻的嗯了一声,关键根本不是她招不招惹的问题。 

 

顾夫人继续道:“用饭时你也听到了,你父亲和我都希望你和皓之能早些定下来,皓之是个不错的人选,虽说现下只是在礼部任个闲职,却贵在待你真心,你们从小就在一处长大,彼此也是知根知底的……” 

 

“母亲,您别再说了。”顾轻音把头枕在母亲腿上,有些撒娇道。 

 

顾夫人慈爱的抚摸着她的背,“轻音,老实说,你是不是对这桩婚事生了什么想法?”她一个做母亲的,女儿的神色又怎会没看出来。 

 

顾轻音斟酌片刻,轻道:“母亲,我……” 

 

她不知该如何启齿,她觉得羞耻,她与其他男人有了不清白的关系,和阮皓之已经根本不适合成婚,而阮皓之方才的神情,他知道,他是介意的,很介意,所以他们不可能了……但她对他依然是有感情的,那种从小到大,彼此相伴的感情没有变,只是如今的她,如何配得上他的一片深情? 

 

“是因为纪卓云?”顾夫人见她神色为难,便主动问道。 

 

第105章 顾母心思  5313566969277

第105章 顾母心思顾轻音直起身子,有些惊讶的看着她,“母亲,您怎么会提起他……女儿和他早就说清楚了……” 

 

“可我听说,他最近把府里头的侍妾都赶出去了,惹得镇国公一把年纪还在为孙儿着急上火,难道不是为了你?”顾夫人气定神闲道。 

 

这是她从贵妇圈里听来的消息,虽然她本人并不稀罕与那些人结交,但总有人千方百计的要拉她参与进去。 

 

说实在的,她其实觉得这镇国公小公子人不错,之前对府里百般示好,礼数周全,又与女儿有了夫妻之实,如今还打发了侍妾,一心一意的,要不是女儿早与阮家小子有了婚约,倒真可以考虑。 

 

不是她嫌贫爱富,阮家小子经历的变故太多,面上不动声色,也不知心性变了多少,再说,女儿的清白不再,真要嫁过去福祸实在难料,当然,这只是她多想了一层,顾德明对这门婚事有多坚持她不是不知,因此不到万不得已,是断不会对女儿说的。 

 

顾轻音听了,急道:“他赶了侍妾与我何干?指不定是嫌她们伺候不好,想寻了新人进府呢。” 

 

不知为何,一提纪卓云,她就无端心烦,想起他俊朗硬挺的眉眼,曾经那样深刻的注视过她,想起他们最后一次交谈,因为她的执拗不欢而散,想起他说的“如你所愿”……她真是被他烦透了,他真的不用对她好,她承受不起,也无以为报。 

 

顾夫人看着女儿紧蹙的眉心,像是陷入沉思中,叹息道:“轻音,你何必这样急着否认,母亲也是猜测,毕竟小纪将军之前对你对我们府上是真的很上心。” 

 

“那又如何?母亲,我是有婚约在身的人,您这么说,就不怕外面的人说闲话么?”顾轻音辩驳道。 

 

“你啊,与母亲还要这样见外,你问问自己,心里可有阮小子?恐怕只当他是朋友,兄长而已,母亲可有说错?”顾夫人一脸了然道。 

 

顾轻音震惊道:“母亲,您……可您方才分明说我与他的婚事……” 

 

顾夫人拍拍她的手背,安抚道:“我自然希望你早日有个归宿,阮小子不错,又是双方父母早早就定下的婚约,也不是我们嫌弃他阮家如今没落,但若是你不愿意,母亲自然还是会站到你这边的。” 

 

顾轻音觉得心头一暖,鼻尖有些发酸,“母亲……” 

 

“好了好了,”顾夫人将宝贝女儿揽进怀中,疼惜道:“你别怪母亲多嘴,婚姻大事自己一定要想清楚,你在朝中任职,见识总强过我。” 

 

顾轻音默默点头。 

 

“我只再提一句,镇国公如今年事已高,身子也不大如前,约莫是急了,现下正替小纪将军四处物色门当户对的世家千金呢。”顾夫人边说边观察女儿神色。 

 

顾轻音正有些不耐的想要开口,脑中忽的闪过一个念头,她心头一颤,又觉自己荒谬至极,异想天开,摇了摇也不敢深想。 

 

母女二人又絮絮一阵,直到将近子时,才各自就寝。 

 

第二日清晨,顾轻音就照例去了御史台办公。 

 

顾轻音作为副史,顶着御史中丞的头衔,与贺子昂一道,办公的案头设在一个独立的清幽小院。 

 

她请假已近一月,这一月里御史台掌史易主,御史台必定变化巨大,她再如何心境淡泊,离开这些日子也不免有些惴惴,遂进了小院直奔贺子昂处,想要问个究竟。 

 

贺子昂也是官家子弟,气质干净,为人还算正派,没有那些纨绔子弟的恶习,与顾轻音素来处的不错。 

 

到了贺子昂的案房门前,轻叩两声,便跨了进去。 

 

哪知里面伏案疾书之人根本不是贺子昂,却是个陌生女子,一身官服,容貌平常,抬起头来,眉眼冷淡的看着她,“谁让你擅自进来的!” 

 

顾轻音一怔,这女子她从未见过,又在这御史台重地,神色坦然自若,言语倨傲冷然。 

 

难道是新上任的同僚?可官服的品级又对不上号,她这一身,顶多是个六品官员。 

 

她整了整官帽,目光如炬,正色道:“这是我日常办理公务之所,为何来不得?贺子昂贺大人呢?这是他的案头。” 

 

女子显然未料到她这般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45.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