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9

?”

“宋奕坤走了,御史台的位子可不是那么好坐的,暂时安一个闲人在上面也无可厚非,不过,本相也没想到,几方角力的结果竟是为这人搭了戏台子。”韩锦卿凤目微眯,将黑子落下。

“相爷的意思是,此人是副空架子,不足为惧?”

“但愿如此。不过,对于此人本相也了解不多,还要好好查探一番再作打算。”

纪卓云沉思片刻,又落下一子,缓缓道:“宋奕坤被贬是相爷您暗中周旋,这也您不让顾轻音离开山庄的原因?”他看着韩锦卿,不闪不避。

韩锦卿看着他落的白子,轻笑起来,“本相留她,或者放她,与你有何相干?”

“我……”纪卓云一时口拙,神色间有些不自然,“我只是,不想她受到伤害。”

韩锦卿看着他有些困扰的表情,淡淡道:“你应知道,本相看不惯宋奕坤,与顾轻音有很大关系,可本相一时半会又动不了她,若是放了她回去,难免节外生枝。”

纪卓云微微点头,他知道,这是韩锦卿对他做的最大程度的解释。

“不过,她现在回不去,可怪不了我了。”他眸中带一点戏谑,声音浅淡。

第58章 若带她走  5313566918108

第58章 若带她走

那日顾轻音突然晕过去后,纪卓云倒是没有惊动他人,否则外人一旦知晓她顾轻音赤身裸体深更半夜到男子房中,那她今后的名节就算毁了。

天色微明时,纪卓云惶急不安的给顾轻音清理穿戴了,将她抱回到自己房里,这才急匆匆将洪九明请了去。当然,这一切都未能瞒得过韩锦卿,而纪卓云那日在走廊上来来回回的脚步声倒也没有刻意想瞒着他,因此,那夜的事在这两人心中已是心照不宣,只是,纪卓云并不知晓顾轻音与韩锦卿在之前纠缠的一段。

此时,韩锦卿再提起,不免让纪卓云有些尴尬,毕竟涉及男女床笫之间,他避重就轻道:“让洪老前辈看过了,应是没有大碍,等她醒过来,我也差不多该走了。”

韩锦卿再落一子,道:“禁军营出了这么大的事,你的确应该早些回去,又何必要等到她醒来?”

纪卓云垂眸,过了一会,才低沉道:“若我想带她一起走呢?”

“等她养好身子再说吧,毕竟,先前还中了销骨散的。”韩锦卿看他一眼,幽幽道。

纪卓云还要再说什么,就听韩锦卿道:“你输了。”他低头看棋局,自己早就陷入了韩锦卿的圈套,如今胜负已定,没有回转的可能。

“卓云,下棋讲就心境平和,神志清明,你做不到,所以总是输。”韩锦卿将棋子收起,一一放入棋盒中,手指纤长,骨节分明。

“她不醒来,我放心不下。”纪卓云坦然道,幽深的黑眸望向湖面,湖水碧波荡漾,清晰的倒映着湖边的亭台楼阁。

韩锦卿拿起白玉茶壶,替他斟茶,看着他眉眼道:“卓云,现下正是多事之秋,本相不想你为些无谓的情感所扰,分了心神。”

纪卓云眉心微蹙,“我担心顾轻音是真,但也并不会因此影响公务,我再待一日,无论她是否醒来,明日傍晚我就启程回京。”说着,仰头一口喝干了杯中茶水。

韩锦卿听完,平静的端起一旁的茶水,也不看他,只淡淡道:“那自然好。”

敞轩外,远远走来一人,须发皆白,精神矍铄。

“老夫见过相爷,纪将军。”洪九明躬身在敞轩外行礼。

韩锦卿挑眉,道:“洪老前辈特意过来,是山庄发生了什么事?”

“相爷英明,最近山庄附近的确多了些来路不明的江湖人,不知意欲何为,还请相爷和将军多加小心。”洪九明道。

韩锦卿点头,神色未变,“多谢洪老前辈提醒。”

纪卓云看着韩锦卿,眉心一敛,道:“那我多留几日。”

“不必,禁军营那里少不了你,你再不回去,恐再生事端。”韩锦卿平淡道。  

“将军只管去忙,玉屏山庄也非等闲之地,老夫再不济,拼死也要护得相爷周全。”洪九明道。

“听到了?卓云。”韩锦卿侧目看着纪卓云。

纪卓云坐在一旁不吭声。

洪九明见气氛有些微妙,斟酌着开口道:“呃,顾姑娘方才醒了,老夫让人做了些清淡的吃食送去,不知相爷和纪将军有没有其他吩咐?”

纪卓云站起来道:“我去看看她。”

韩锦卿微抬起头,眼中有隐约的笑意,“那也替本相问候一声。”

纪卓云点头应了,径自离去。

洪九明进入敞轩中,在韩锦卿身旁站定,恭敬道:“相爷,顾姑娘的脉相的确异于常人,却并无任何病症,老夫一时也无从判断。”

“不急,此事洪老前辈放在心上即可,来日方长。”

“那是当然,请相爷宽心,老夫定然会尽全力。”

第59章 如你所愿  5313566919037

第59章 如你所愿

顾轻音靠坐在床上,出神的望着窗外,天色有些阴沉,像是笼着一层薄烟,桌上的餐盘未动分毫。

头很疼,似是要裂开了,有一些原本不属于她的记忆疯狂的涌进来,前一刻,她还是顾轻音,只是摔倒了,很疼,疼到意识昏沉,下一刻,她已成了另外一个人,一个完全陌生的历史人物,李景华,宣晋王朝赫赫有名的太后,竟将韩锦卿、纪卓云当作面首一样玩弄,她记得自己是如何魅惑的在他们面前展现出玲珑有致的身段,没有羞耻,只有欲望,情欲深浓,只是想要被满足,在欢爱中癫狂,在欢爱中沉沦……

她能清楚的记得自己的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语,却完全不记得韩锦卿和纪卓云的反应,他们对她说的话,她一个字都不记得,这让她害怕,有一种无助的惶恐,让她宁愿在昏沉中逃避,不愿醒来。

她绞尽脑汁也想不出自己的身体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或许,可以求助于宁非然?这个年轻人清秀的面孔突然浮现在她脑海中,她对他并不够了解,却有着莫名的信任,或许是那时在太医院报复李承风时他的极力配合,那种不用语言就轻易达成的默契,给了她信任的理由。

心中有了打算,浮躁和焦虑感渐渐褪去,顾轻音并不是自怨自艾的人,这事来的古怪,要弄清楚也绝非易事,慢慢来吧,总有解决的法子。

她披上外袍,走到桌边,正打算填填肚子,房门被轻叩两下,向内推开,纪卓云走进房来。

他身形高大,气质卓然,一身湖蓝锦袍更衬得他丰神俊朗,他径自走到桌边,坐在顾轻音对面看她。

顾轻音举箸的手顿在空中,一时不知该以什么心情面对他。

他对她示好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40.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