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6

,没有支援,没有后续供给,他完全凭着意志和信念,带领几百人一路成功到达兴和境内最近的一个城池——垚州。

第54章卓云梦境(本章为收藏1500加更)

纪卓云在韩锦卿处喝得醉意深浓,月上中天才回了房。

随意抓起桌上冷透的茶水猛灌几口,他高大的身躯就倒在床榻上,衣衫未除,片刻便睡着了。

他想见顾轻音的念头是如此强烈,却被韩锦卿生生打断了,肺腑间像是堵着什么,难受得紧,即使是熟睡时,顾轻音的举手投足,玲珑身姿仍顽固的闯入了他的梦境。

“顾轻音,你就不能回头看我一眼?!”顾轻音就站在他前面不远处,削肩细腰,着一身深红色官府,静默着,任他在后面喊破了嗓子,依旧无动于衷。

他盯着那身影,很久很久,直到眼前什么都看不清,只余一抹血色,才听到她的声音清清浅浅的飘过来,“我回不了头,你走吧。”

他狼狈的追上去,却扑了个空,“为什么?!”他声嘶力竭的吼,“为什么?!只要你回头,我一直都在!是不是因为你那个未婚夫?是不是?!”他的声音穿透凝固的空间,形成强大的回声,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

“我只是身不由己……”她的声音传过来,像是隔了千山万水,他往前追出一大段,却怎么都没有她的身影。

他绝望的低吼,如负伤的野兽般蜷缩着身体,忽然,前方有一丝光亮透进来,一个袅娜的身影背光而立,发髻高耸,一件宽大的袍子套在她身上显得空空荡荡,她缓缓的朝着他走来,每一步都像踩在他的心尖上。

“轻音?”他再怎么努力始终看不清她被笼在黑暗中的面容,终于出声试探道。

女子没有回答,却仍然向他靠近,他就一直看着她,等着她。

待到两人之间只有几步之遥时,女子蓦地凑近他,“你这是特意在等着本宫吗?”声音婉转动听,一瞬间将纪卓云的心揪紧。

“真的是你,”他有些激动的捧起她清丽的面容,并未觉得面前的女子有任何不妥,她就是他心中所念之人,“轻音,你终于肯来见我了。”

顾轻音精心描画的细眉在暗夜中微扬,“本宫有什么理由不来见我的小郎?”她笑,妩媚温柔。

纪卓云听见“小郎”二字,微微一窒,道:“轻音,你叫我什么?我是纪卓云。”他有些慌张,他不希望他的轻音将他误认作他人。

“那我就喊你云郎好了。”顾轻音也不在意,凡是被她强行留在宫内的面首们,多多少少都有些隐晦的疾病,其中有不少人患有臆症,既然是她看得上眼的面首,她也不介意在心情好的时候多陪他们玩一会。

纪卓云略一沉吟,点头应了,冷峻的面庞渐渐柔和下来,“轻音,让我好好看看你。”他将她拉到床边,将床头一盏琉璃灯点亮,着迷的看着她。

顾轻音只当他口中的“轻音”是他的意中人,这点她倒不计较,毕竟她能留住的只是这些男人的身体,至于他们在想什么,她从不过问,况且这小郎长相英挺,剑眉星目,亦颇得她心意。

烛光下,顾轻音美得惊人,不单单是清丽的五官,而是她整个人都透着魅惑,眉目含情,眼波流转,肌肤莹润如上好的美玉,让纪卓云神魂俱震。

“轻音,”他屏息,神色痴迷,“你真的好美。”说着,他的唇便贴上她的。

她的滋味一如他想象中的甜美、馨香,他轻柔的吻她,好似她是一尊精致的瓷娃娃,他将她捧在手心都怕弄碎了。

粽子有话说:

今天开了打赏章节,感谢所有花费po币购买的亲们,么么哒!

番外一 韩锦卿和纪卓云的缘起2(打赏章节,不影响正文阅读)

纪卓云的骑兵队达到垚州城时,天色微明,他们向守城的卫兵喊话,要求打开城门,放他们进去,纪卓云则亮出了代表其身份的令牌。

一名年轻的小兵匆匆进城通报,但纪卓云一直等到辰时三刻,垚州城门始终紧闭,甚至连原本要进城的一些流民也被驱散。

“将军,我们不能再等了,弟兄们吃了多少苦,涉险抄了近道才争取来的时间,不能就这样白白浪费,这狗娘养的垚州刺史定是贪生怕死不敢开门,我们赶紧去下一个城池看看罢。”一名年纪稍长的骑兵道。

他话音刚落,很多骑兵开始在马上叫嚣,所有人都是星夜兼程一路颠簸,疲惫和恐惧快要将他们拖垮,他们再也耗不起了。

纪卓云的看着这些跟随他出生入死的士兵,年轻的脸上尽是肃杀之气,因为他的错误决策已经让大半士兵赔上性命,剩下这些勇猛拼杀出来的人,是他拼死都要护住的。

他带着骑兵队继续南下,沿途又经过邱州和牧州,可任他们怎样交涉,城门都没有为他们而开,此时距离他们突袭齐豫国军队已经过去了一天大半,有些士兵因在突袭中受伤未得到及时救治而死去。

纪卓云毕竟是第一次指挥军队,遇到如此惨然的局面,心中又急又怒,他万没想到这些边城刺史为了一己私利,不被连累,竟然不顾他们死活。

然而纪卓云不知道的是,这一两年,这些边城刺史对于战争早就风声鹤唳,加上土匪和流民的滋扰,让他们苦不堪言,哪有心力去接纳一支吃了败仗的军队,更何况,谁知道这支队伍里有没有混入齐豫国的人呢?就算是混入些土匪、灾民也够他们受的了,再说,有了毫州城的前车之鉴,他们也知道,万一真有事的时候,还是得依仗自己的守城军力,指望朝廷的援军简直是痴人说梦,所以,一连三城都未开城门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当他们接近毫州城的时候,个别追兵已经赶上他们,只是势单力薄未能成事,被他们逐一剿杀,骑兵队每个人的脸上都透着冷意和决绝,心中却是雪亮,如果毫州城门再不打开,此处就将是他们的葬生之地。

纪卓云黑发散乱,面容沧桑,双目赤红,在向守城的士兵亮明身份后,开始等待,整支队伍中再没有人言语,安静而肃穆,等着生,或等着死。

当红漆斑驳的城门在他们眼前缓缓打开的时候,所有人都像是迎来了新生,他们策马飞奔,进入城中却井然有序,并未惊动百姓。

那是纪卓云与韩锦卿的第一次见面,在毫州简陋的行馆中,两人相对而坐,饮酒畅聊,因彼此年岁相近,谈起朝堂之事有不少共同观点,韩锦卿毕竟在官场自行打拼历练多年,又年长几岁,较之世家出生的纪卓云见识更多些,往往是他在说,纪卓云点头附和,纪卓云对韩锦卿最初的尊重和信任就是从这时建立起来的。

骑兵队伍在毫州得到了很好的修养,开始进行每日的操练,原本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37.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