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1

什么接触,也没有什么利益牵连,更不怕韩锦卿来追究他,但,这不代表他不知道韩锦卿的立场,顾轻音这一举动无疑是大大得罪了他的,而他此时的态度……

“相爷不打算报复她?”纪卓云看着韩锦卿闭眸的平和面容,黑眸沉了沉,问道。

韩锦卿唇边扬起很淡的笑意,“报复?对顾轻音?”

“是,以我的了解,得罪相爷的人,再也不会有安生日子过,顾轻音应该也不例外,而相爷居然会让她住在临风阁里,实在令人费解。”纪卓云缓缓道。

“一个女人而已,不值得劳师动众,至于让她住在临风阁,也是为了她的身体着想,无论如何,她现下算是本相的客人,而临风阁是静养的最佳住所。”

“她身体怎么了?”纪卓云语气中有一丝焦灼。

韩锦卿斜睨着他脸上的神色,“不知在哪里被下的药,来的时候晕了过去,幸亏洪老前辈出手相助,才除了药性,但她现下也不宜多动,静养为佳。”

被下药?纪卓云心跳一惊,暗忖,倒是有谁在他耳边提到过下药之事……他想起来,在匆忙离开府邸去禁军营的路上,有一位年轻的部下满脸遗憾的看着他,说什么销骨散,原来竟是……

纪卓云神色复杂的看着韩锦卿,他当然知道销骨散是什么东西,如果顾轻音被下了这种药,加上她之前的状况……他不敢多想,有些艰难的开口道:“那你,把她怎么样了?”

韩锦卿一脸无奈,“本相能将她如何?不计前嫌的替她解了药性,又让她住下静养,卓云,你这么问本相,是何道理?”

纪卓云看到他肩头之上仍裹着层层白纱,半晌,低沉道:“是我唐突了。”

“卓云,你竟然为了一个女人对本相有所猜忌?”韩锦卿紧追不放,道。

“卓云不敢。”纪卓云双目微敛。

“难道,你真的对顾轻音上了心?”韩锦卿问道,眼眸幽深迷离。

纪卓云没有马上回答,沉吟片刻,才缓缓道:“我也不知。”

“卓云,不要把女人看得太重,”韩锦卿直视着他,将他脸上纠缠交错的神情统统收入眼底,“好了,你这一路兼程也该早些歇着,去吧。”说着,脸朝里一侧,背对着纪卓云。

“我想住在这里。”纪卓云迟疑着,终于道。

韩锦卿轻应一声,再道:“可以,这别苑你想住哪都行。”

如此,临风阁一下住进了三人,左边一进全满了,顾轻音住临湖一间,右侧是韩锦卿,对面则是纪卓云。

是夜,顾轻音用了晚饭,在韩锦卿房门口再次被守卫挡下后,她已没了初时的怒气,回了房,让人准备了热水和大木桶,想要好好的泡个澡。

屋中,烛光摇曳,顾轻音快步绕到屏风后将随身衣物解开,搭在旁边的衣架上,一头青丝软软的披散在背后,走到木桶边,用手试试了水温,修长的玉腿才慢慢跨了进去。

第48章 沐浴自渎(修)  5313566906406

第48章 沐浴自渎(修)

顾轻音整个身子都没入水中,热意绵绵涌入她的四肢百骸,让她舒服的喟叹,发出细小的呻吟。

她将青丝打湿,任其在水中漂浮,纤细葱白的手指轻柔的按着头部,从上至下,再由下至上,灵巧的穿梭于青丝间,又滑至优雅的颈项与锁骨,时而在手掌上掬一捧清水,轻盈的洒落在白嫩的手臂和丰满高耸的胸部上,水声潺潺,雾气袅袅,水中曼妙的身姿愈发显得动人。

她将头向后仰着,双目微阖,露出线条优美的脖颈,两只白嫩丰满的大奶一半在水中,露出水面的乳晕呈浅浅的粉色,奶尖儿翘起来,如红艳欲滴的莓果。

水汽蒸腾,将她全身都融得酥软了,小腹处暖意缭绕,连带着下面蜜园处的幽花渐渐开放,肥厚的花瓣缓缓的舒展开来,露出小小的娇嫩的花核,硬硬的挺立着,那神秘的小穴口微张,敏感的甬道内一抽一抽的,似是已被这暖意熏的动了情。

她的手指不由自主的滑落到穴口处,在那娇嫩之处挤按流连,那里早已变得柔软而泥泞,一根细长的手指很快滑了进去,高热而紧致的触感很快袭上她的指尖,她有些生涩的,完全凭借本能的弯曲手指,指尖抠在肉壁上,立即引来甬道内的一阵轻颤……

“嗯……”她细长的黛眉微蹙,状似痛苦的将脖颈向后绷直,手指还在身下胡乱的抠弄着,脑中不禁浮现出之前在马车上与韩锦卿的种种,他的眉目是如何的飞扬,他的言语是如何的凌厉,他是怎样强势的进入她,撞击到她的灵魂深处,任她百般不甘不愿,也不得不承认,那一刻直上云霄的欢愉……

手指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终于在百来下之后,小穴内开始剧烈的收缩,强烈的快意直达指尖,她蜷起脚趾,抑制不住的发出一声轻吟。

身体一个激灵,顾轻音眼前的迷雾渐渐退散,水温渐冷,让她瞬间清醒过来,她,她方才在做什么,居然,居然做出那样羞耻之事……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方才一下子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空虚,然后的一切都不在她意料之中了,她有些呆愣的望着水中晃动的倒影,心中百味陈杂。

而此时临风阁另一侧,纪卓云独自在房中饮酒。

无论是禁军营的事,还是顾轻音的事,都令他头痛不已。

那三名副将说好听点是刑部候审,但任谁都知道,这三人十有八九他是保不住的了,即使是韩锦卿,他也不认为他会有多少把握,毕竟涉及到刑部,就是涉及到摄政王,而摄政王对韩锦卿……纪卓云墨玉般的黑眸眯起来,他们之间的关系他从不觉得乐观,尽管韩锦卿未曾他多提半句。

而他只要一想到顾轻音对他避之唯恐不及的态度,她在他身下流下的泪,她从他的府中连夜逃走却坐上了韩锦卿的马车,心中就升腾起一种莫名的怒意,夹杂着酸楚和不甘。

纪卓云低头灌一口烈酒,五脏六腑在瞬间有一种烧灼感,却令他觉得无比快意,他一杯接一杯的喝着,直到有些朦胧的醉意。

他抬起头,望着从窗棂纸外投进的月光,淡淡的柔白,忽然意识到自己和顾轻音离得很近很近,他到底为什么还要继续忍着不见她?为了对她下药的自责?为了让她好好将养身体?还是因为在韩锦卿的别苑中他不想多生事端?他猛地将酒杯往地上一掷,发出尖锐的金属撞击声,都是狗屁!!

他想见她,发了疯的想,他的步伐有些虚浮,但头脑依旧清醒,他打开房门,走廊上的夜风很凉,拂动他的衣袍,吹散些许酒意,他看到对面的房间烛火微明,光晕勾勒出一个纤细窈窕的身影,长发披散,玲珑有致,那身影走向一只木桶,缓缓跨入,手臂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32.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