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9

春露囊弄出来,没想到那日却被韩锦卿……

摇了摇头,甩开杂念,顾轻音不可避免的又想起昏睡时的梦境,很荒诞,却很清晰,她像是完全身临其境,感受着李景华所感受的一切,这让她有些恐慌。

她正想得出神,小月从外面走进来,将餐盘重重的放在桌上,发出“嘭”的一声,脆声道:“你倒是有闲情逸致,还欣赏风景呢。”

顾轻音回过头来看着她,她的脸上红扑扑的,有着少女独有的朝气,“韩锦卿在哪?我要见他。”

第44章 宣晋太后  5313566902339

第44章 宣晋太后

小月一听,脸就沉下来了,“相爷的名讳也是你叫的?!”

顾轻音看着她,眼眸清澈而坚定,道:“带我去见韩锦卿。”

“相爷的伤需要静养,不方便见你,”她挑衅的看顾轻音一眼,“你还是在这里好好待着,别总寻思着见相爷。”

顾轻音看一眼餐盘中的吃食,一碗白粥,一个包子,两碟小菜,都是早已凉透了的,神情淡淡,道:“不见他也行,你放我出去。”

“你要出去?”小月有些疑惑的问道。

顾轻音点头,“你作的了主吗?”

小月想要马上接口,又生生的咽下到嘴边的话,瞪大眼道:“这里是我的地方,我当然可以作主!”

“好,既然这样,那你现在就放我走。”顾轻音看着她,平静道。

小月眼珠一转,回道:“我是可以作主,但我凭什么马上放你?我还要再考虑考虑,喏,在我回来前,你先吃点东西。”她将餐盘往她身前一推,转身就走,心中嘀咕着,要不是爷爷的叮嘱,她才懒得理这个女人,烦死了,出了小院,照例在院门上落了锁。

顾轻音心中抱着一丝希望,希望小月能在回来之后就放了她,尽管她也知道机会渺茫。

小院位于玉屏别苑的最末端,出了后门就是山路,少有人烟,这院中除了顾轻音所在的卧房,还有一间杂物房和一间小书房,从外面看进去都落满灰尘,不知多少年没有清理打扫过了。

顾轻音百无聊赖之下走到了小书房门口,轻轻一推,门就开了,她好奇的走进去,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潮湿发霉的味道,灰尘在光影里舞动,她伸手挥开蛛网,向里走去。

里面摆放着三排书架,与墙体几乎同高,竹简,锦帛和纸质的书籍都有,都淹没在尘土中,看上去很有些年头了。

顾轻音从少年时代起就与书籍日日相伴,喜好阅读,她用袖子拂去灰尘,慢慢翻看书名,在书房里整整待了一个下午,最后挑了几本历史传记,准备回房慢慢研读。

天刚擦黑的时候,小月又过来了,带着一个食盒篮子,她边把东西放在桌上边看着顾轻音,问道:“你这些书哪来的?”

顾轻音方才抬头正眼看她,回道:“院中书房里的,不能看吗?”

小月嘲讽一笑,道:“行啊,你尽管看,反正一时半会你也别想出去了。”

顾轻音心中咯噔一下,阖上书站起来,“什么意思?”

“你听不懂吗?那我说了也是白说,你吃吧,吃完了就早些睡,一会有人给你送热水来。”

顾轻音静默一会,“是韩锦卿的意思?”

小月不屑的轻哼,“相爷养伤要紧,哪有闲工夫来管你。”

“若不是他的意思,你又有什么理由不让我离开?”顾轻音看着她,眉眼冷然。

“我,哼,我自有道理,你给我好好待着就是了。”说完,又一阵风似的出了房门。

顾轻音远远的听见落锁的声音,心中有些无奈,有些焦灼,可又无可奈何,于是便草草用了晚饭,到院门口取了热水洗漱一番,早早躺在床上翻看那几本历史传记。

顾轻音对历史向来热衷,传记中的很多人物故事她也都知晓,她看的很快,说一目十行也不为过,就这么翻看了大约一个时辰,在睡意袭来时,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忽然跃入眼帘。

她心头一跳,以为是自己看错了,毕竟她以前在任何史书上从未见过这个名字,仅仅觉得她是自己荒诞梦境的一部分而已。

那是一本野史传记,讲的都是一些历史上的绯闻艳史,李景华,三百五十年前宣晋王朝皇太后,独揽朝政,蓄养男宠,甚至拿权势逼迫当时颇有威望能力的屹王萧意之成为自己的面首,最终导致政权腐败,后被谋反的叛军所杀。

第45章 飞奔而来  5313566903128

第45章 飞奔而来

玉屏别苑建在京城郊外的青麓山山腰处,占地不大,构造却极精妙,处在绝佳的风水位置上。

此时,山道上马蹄声声,一前一后,一白一黑,飞驰而来两匹骏马,当前一人一身黑色劲装,头戴紫金冠,面容英挺俊朗,神色冷峻端肃,山间冷风猎猎,将他一头墨发恣意扬起,也吹不去他眉心的焦灼。

“将军,您不必担忧,相爷吉人自有天相,定会安然无恙。”后面一人一身灰衣,正拼命追赶着前面的一人一马,见前面速度愈发快了,忍不住大声道。

这两人正是一路飞奔而来,半点没有休憩的纪卓云和副将慕来风。

纪卓云两眼紧盯着崎岖的山路,慕来风的话借着风势,断断续续的飘进他耳中,相爷?韩锦卿?对,他一路马不停蹄而来是为了确认他的伤势如何,韩锦卿在朝中的地位不言而喻,一旦他有什么闪失,别说是他纪卓云,这兴和王朝都要变天。

可是,他心中明明还有另外一个更为清晰的声音,那声音呼啸着,排山倒海而来,让他无法忽略,让他千里奔波没有片刻停留,让他感觉不到累,感觉不到冷,顾轻音!他必须找到顾轻音!玉屏别苑是他最后的希望。

当他回府后看到空空荡荡的练功房,他无法形容那时的感受,像是有什么他想要牢牢抓紧的东西滑落了,弄丢了,他在府中疯狂的寻找,甚至将那夜值守的两个丫头处以军刑,又派人去顾府打探她的消息,却,一切都是徒劳……

他犹记得她在他身下颤抖着流泪的模样,那泪刺痛了他的眼,灼伤了他的心,他的心从此不再完整,遗落在一个叫顾轻音的女子身上。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是从水中将她救起感受着她的颤抖和孱弱的时候,还是与她在元和殿内水乳交融,隐秘交欢的那一刻,他不知道,也不在乎,他只知道,从此以后,他不想再经历那种彷徨失落的感觉,他不能再失去她。

别苑,临风阁。

“恭喜相爷,毒素已经彻底清除,伤口愈合的也很好,再好好将养上一段时日就完全无碍了。”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仔细查看了韩锦卿的伤口,缓缓道。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30.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