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8

温润,杨雪瑶倒是听进去一些。

她不由问道:“那依上官大哥之见,韩锦卿接下来是否会对付豫王府?”

“韩锦卿此人城府颇深,心思诡谲,不好揣测,不过还是请王爷尽早在王府周围调集所有暗卫,以备不测。微臣这次前来正是为了此事。”上官容钦正色道。

杨敏元点头,脸色稍缓,“韩锦卿有再大的胆子,应该也不会在此时动本王,不过上官说的对,此人阴险,防备着总是不错的。”

杨雪瑶突然神秘一笑,“哈,说不定韩锦卿已经不足为惧了。”

“这是何意?”杨敏元不禁问道。

杨雪瑶面上有些得色,“你们以为我召集的人就如此简单?刺杀不成就拿他没辙了?”

上官容钦静立一旁,看着杨雪瑶语调渐渐高昂,“我已让他们在通往城门的必经之路上设下埋伏,韩锦卿的马车一旦经过,必死无疑!”

她本来还不想说出来,想等到事成之后再到父王和上官面前好好夸耀一番,可父王和上官的表现显然太过小题大做,一个韩锦卿而已,就如临大敌了,让她忍不住提前将埋伏一事说出,不过在她心里这事已经成了八九分。

“你个孽障!一计不成,还想要再埋伏于他?”杨敏元气怒难当,整个人绕过桌案走到女儿面前,道:“无知小儿,你懂什么!韩锦卿要是真的死了,这朝中势力无法左右制衡,兴和王朝的国运气数都会改变!若是韩锦卿没死,”他眼眸微沉,“你以为第一次他没防备被你得逞了,第二次还会这样?他韩锦卿是什么人?!万一被他抓到你的人,留下了什么把柄……看你怎么收场!到时候父王和上官都保不住你!”

杨雪瑶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她没想到自己的得意之举会引起父亲的勃然大怒,自己的一个举动怎么就影响了国势国运了,任她平日里再怎么张扬跋扈,任意肆意,被这么一说,心里也开始打鼓了,一双大眼流露出些许无助,“父王,那……”

“别叫我父王!”杨敏元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心火难消,也存心要让女儿长点记性,并不理会她。

上官容钦见气氛僵持,上前道:“王爷,微臣斗胆,已提前让韩锦卿的马车绕出城门了。”

那声音如和风细雨,杨敏元和杨雪瑶的神色俱是一缓,“上官大哥,你怎么……”杨雪瑶吃惊于他居然知道自己的计划。

上官容钦神色温和,并不说话。

杨敏元长舒一口气,道:“幸亏有上官在。你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就凭你那点本事,就想要杀了韩锦卿?!想杀他的人多的是,能真杀了他的,怎么也轮不到你!”一双鹰眸直视着女儿。

杨雪瑶对于刺杀韩锦卿一事本就没有悔意,只是后来被杨敏元说的后果惊到,一时怔住,可没想到父亲会当着上官的面这么数落她,完全不顾及她一点点颜面,几次三番都是如此,她心中愤懑不已,一个大胆的念头开始在她心中酝酿。

第43章 荒诞梦境(本章为珍珠900加更)  5313566901417

第43章 荒诞梦境(本章为珍珠900加更)

顾轻音晕厥过后陷入一连窜光怪陆离的梦境中。

在梦中,她清晰的意识到自己成了另外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名叫李景华,三十不到的年纪,已是太后之尊,她生的美艳妖娆,性格却自负强势,独揽朝政,她的儿子就如傀儡一般被她操纵着。

她除了处理朝政之外,就是纵情声色,酒池肉林是宫中常态,她几乎每日都要与不同的男子交欢,有时甚至同时与好几个男子燕好。

这其中有几个男子颇得李景华心意,尤其是一个叫做萧意之的人,李景华男人虽多,这人却是隔三差五就要召见的,两人行鱼水之欢时,她能感觉到女人真实的恋慕和欢愉。

“啊,哈……意之,意之,再插的深一点,对,快点,嗯……”李景华媚叫着,声音却是由梦中的顾轻音发出来,同样带着女子交欢中的妩媚春意。

她感觉身体深处正被男人重重捣弄着,一股粘腻的蜜汁从她体内汹涌而出,然后,她被高高抛上云端,又慢慢落了下来……

她醒了,在高潮的同时醒来,下体一阵酸软,小穴还在不住收缩,裤裆里湿热一片。

她感到窘迫,头脑有些发胀,肩头还在隐约刺痛,她挣扎着起身,环顾四周,窗外天色大亮,光线透过四扇花窗射进来,紫檀大床上垂挂着淡青色的纱幔,房间布置简洁雅致,桌椅橱柜一应俱全,还有一扇绣着芙蓉的屏风。

房门打开,一个模样清秀,穿着嫩黄裙装的少女走进来,“哟,你可醒了,”声音清脆如铃,“你再不醒,我还以为你就死过去了。”

她一边说,一边熟悉的打开柜子,从其中取出一套女装丢给顾轻音,又开了窗户,让冷冽清新的空气流动到室内,也不管顾轻音只穿着中衣。

“我不知你尺寸,这衣服你先换上,我出去看看厨房还有什么吃食。”说着便要出去。

“你等等,”顾轻音喊住她,“我睡了多久?这是什么地方?你又是何人?”

那少女在门边站住,回头看她,轻笑道:“我是什么人,你还不配知道,不过你可以叫我小月。这里呢,是玉屏别苑,你们是昨天清晨到的。”说完,再不理顾轻音,快步离开了。

顾轻音望着少女离去的背影,她对少女的身份并不执着,只是心中难免一惊,看来她整整昏睡了一天,距离到将军府已经是两天两夜了,她就这么突然离开,不知道自家府里会急成什么样,更何况御史台那里也无法交待。

玉屏别苑?她凝神细想,回忆缓缓涌上来,韩锦卿!是他把自己带来别苑中,特意忽略那些不堪的记忆,心中有了计较,她要回去,一定要回去,无论如何,马上就走!

顾轻音起身下床,腿间忽然一热,小腹深处的蜜汁竟又流了出来,让她一时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她看了看身上的衣裤,应是有人替她换过了,不是新的,但好在还算干净,看着被小月丢在床上的女装,无奈之下,她只能再次换过。

将自己收拾妥当,顾轻音走到窗边,窗外是一处小院,一排修竹倚墙而立,一座假山,几张石凳,冬日的阳光温暖和煦,照在院落里,将一切变得宁静祥和。

身体的变化她自然是感觉到了,起初她疑心过宁非然塞在她体内的春露囊,可她细细想来,这身子的改变是遇见宁非然之前,何况这春露囊进入她体内后,除了当天有短暂的胀痛感,之后几乎没有任何不适,反而让她觉得小腹那里一直有股温热感,柔柔的,很舒服,那私处的蜜液变得更加透明粘腻,甚至有股淡淡的幽香,所以她才一直没把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29.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