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55

,"纪卓云完全陷入了与她交合的欢愉中,他的动作不快但却很坚定,欲根一下一下的抽出来又插进去,沉沉喘息道:"什么都别说,我会安排好一切."

    马车在轻微的颠簸中前行,碧秀坐在车前,提心吊胆的看着快要接近的城门.

    暮色四合,城门就要关闭,她不知道纪将军为何突然就要和小姐出城,但小姐没有反对,她一个下人,当然只能听命行事.

    车厢内的声响一直持续着,夹杂着断断续续的交谈,碧秀尽管未经人事,但也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清秀的小脸微微红了.

    纪将军是小姐的未婚夫,他们这样……亲密,旁的倒没什么,她只担心到了城门口人多起来,不知会不会被好事之人听了去,信口胡说,坏了小姐的名声.

    况,小姐才刚回府不多久,到相府也是瞅准了时机偷溜出来,若是因城门关了而无法回府,老爷和夫人指不定会多担心呢.

    好在他们到达城门之时,正巧有一队商旅的马车满载着货物要入城,守卫严阵以待,忙着检查货物,对他们则很快放了行,马车从城门穿过时并未引起任何人注意,碧秀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待他们出城后,约莫半柱香的时间,几匹黑色骏马从城中疾驰而出,待要接近他们之时,方放慢了追踪的步伐,只遥遥跟在马车之后.

    郊外的道路不比城内,坑坑洼洼不甚平坦,车夫驾车便格外留了心.

    而此时,马车中的纪卓云却在这样天然的颠簸中借力狠狠肏干着身下的玲珑女体.

    顾轻音被他推抵在车壁上,发丝散乱,一对雪白高耸的乳儿被他赤裸的胸膛挤压着,腰肢纤细款摆,长裙堆叠在腰部,不断承受着他粗长炙热的巨龙在她体内的肆虐冲击.

    纪卓云的双手锁住了她的腰臀,身下发力挺进,每每都贯穿至花心,身下两颗肉囊激烈的拍打着她雪白的臀肉,发出清脆而淫靡的声响.

    他不停的在她体内冲刺着,每一次都像打桩一般深深钉入她深处,强劲的雄性力量让她有种随时会被肉棒穿透的错觉,大腿根部早已一片酸软.

    "呀……啊啊……嗯……哈……"在纪卓云又猛烈抽插了数十下之后,她瞬间便迎来了极致的高潮,甬道急剧的收缩着,穴口不住的开合,泻出了大量淫水,飞溅到纪卓云的小腹和腿根处.

    她闭着眼,微仰起脖颈,水色红唇轻启,媚态尽现,全身每一寸肌肤都在欢愉中战栗,舒爽感在血液中奔流,蔓延至头皮和脚尖……

       第385章 京郊之夜

    纪卓云的上身微微向后仰着,英挺的眉目蹙起,脖颈上突起的喉结来回滚动着,晶莹的汗珠不时滴落下来.

    他的欲根被顾轻音的媚肉紧紧纠缠住,在急剧的震颤中无声无息的又胀大了一圈,原本还在高潮余韵中而绷紧的甬道再次被撑开.

    "水真多,被我肏得舒服吗?"他低头迷醉的看着身下的女子,眼中的爱意快要满溢出来,这么多天的忧思愁绪,为她所受的诸般苦楚,全都于此刻烟消云散了,天地间,再也没有比在她身上驰骋更快意之事了.

    "啊......嗯嗯......你,你闭嘴,不要说,啊......"顾轻音小声的抽气,断断续续的说着,经历过高潮洗礼的小穴仍在被他不停的操弄着,敏感不已的媚肉吸附在灼热坚硬的棒身上,随着他的抽插而不停蠕动.

    她能清楚的感受到他的血脉搏动,他的欲望坚挺如铁,一次次捣弄着她最为敏感的肉壁,快感很快又再次在小腹中堆积,暧昧的呻吟从喉间溢出,"嗯......我又到了,啊啊啊......"

    话音刚落,一股透明的清液从两人的交合处激射而出,淅淅沥沥的弄湿了两人身下的衣物.

    纪卓云喘着粗气,一口含住了她嫣红的小嘴,下身重重的肏弄着她再次高潮的小穴,天知道他忍得多辛苦才没有马上射入她暖热撩人的小洞里.

    正在这时,马车忽然剧烈一震,停了下来.

    毫无防备的顾轻音被惊得浑身一紧,连带着身下的小穴狠狠的收缩下,纪卓云一个战栗,热烫的精液尽数泻在她体内深处.

    "小姐、纪将军,马车被大石绊住了,小人下去查看一下,不过前面就是岔路口了,该怎么走还请尽快告知小人."片刻后,车夫的声音稳稳的从外面传进来.

    顾轻音闭目喘息着,纪卓云的阳物还在她体内,她动了动下身,只觉一片粘腻,蹙眉轻缓道:"我们回城吧."

    纪卓云紧紧拥着她,手掌抚摸着她细腻的背脊,"既然出来了,又何必急着回去?"

    顾轻音摇了摇头,睁开双眼,目中情欲未消,光华流转,璀璨晶莹,"不行,我这次出府,本就是钻了空子的,不能再让府里人着急了."

    纪卓云手下动作一顿,低哑道:"哦?这么说,你去韩锦卿府上,是瞒着令尊的?"

    顾轻音一滞,用力推了他一把,娇斥道:"你出去."

    纪卓云低头,飞快的含住了她乳尖,轻咬一口,含糊道:"真甜,怎么都吃不够......"

    顾轻音无法,咬着唇任他在胸前为所欲为一番,直到乳尖都破了皮,他方才恋恋不舍的从她身上退开,从车内找了干净的衣裳替她换了.

    顾轻音瞪他一眼,低头着,好一阵才将自己彻底收拾好了,便靠着车窗屈膝坐了,任窗外初夏的凉风吹拂在她脸上.

    纪卓云在她收拾之时已经吩咐了车夫往东南方向驶去,她心知此刻城门已关,再与他争辩路线无甚意义,便由他去了,心中只想着明日回府后的说辞.

    纪卓云则坐在她身后,轻轻拥着她,目光不时看向窗外.

    "到了."也不知过了多久,她听到他略带兴奋的声音.

    马车停下来,顾轻音好奇的向外张望.

    京城的郊外,屋舍俨然,阡陌交通,银白的月光如水一般洒落在这方宁静的土地上,有一种远离尘世烟火之美.

    她看到不远处是一片湖泊,水面上跃动着点点细碎的银色,湖边绿树成荫,近处还有一块巨大的石碑,上面刻着几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可能已有些年头,经过风雨侵蚀,她看得并不十分清楚.

    她回头望着纪卓云,不知他究竟要做什么.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230.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