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49

客厅的电视也被宁非然关了,房子里一下变得很安静。

“你身上很香。”韩锦卿埋在她颈侧沙哑含糊道。

顾轻音感到颈侧一阵湿热,身子不由自主的轻颤起来,她看着满地的狼藉,用力的咬着唇瓣,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是真的动怒了,“韩锦卿,你是故意的,对不对?”

韩锦卿紧紧搂着她,让她柔软丰满的胸部完全贴在身上,呼吸间全是她的体香,“故意什么?我是真的晕血。”

顾轻音被她拥得太紧,有些难受,略略挣扎起来,“我快被你闷死了,你好些了吗?好的话先出去,我还要打扫厨房。”

原本欣赏剧集的时间被这人破坏,她的口气当然好不到哪里去。

“好了一点,”他终于放开她,改为环住她的肩头,与她平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替你收拾,别生气。”

他整理的一丝不苟的刘海有些凌乱的散落下来,全没有平时清冷高贵的形象,多了几分随性和不羁。

“你不要再进厨房了,”顾轻音的目光艰难的与他纠缠了会,很没出息的一阵脸红心跳,她垂着眼,将他的手臂抓下来,“你到客厅坐坐,我一会就好。”

“真的不用帮忙?”他关心的看着她,一副随时准备替她干活的好男人模样。

顾轻音朝他笑,“真的不用。”

她还想继续看英剧,所以他最好什么都不要碰了。

她不傻,但就是忍不住对他心软。

第376章 病中探望

顾轻音于紫云山失踪,吏部初时还想将事态压一压,奈何后来的搜救阵仗太大,朝中议论纷纷,好奇之心人人有之,四处打探之下,便知是为了顾轻音,当下不少人对顾府又刮目相看。

顾德明因一桩陈年旧案被大理寺关押月余,此事朝中人尽皆知,有人唏嘘,有人感叹,有人冷眼旁观,更有人落尽下石,将与顾德明往日的纠葛也一并告到大理寺,好在并未掀起什么风浪。

但谁也没料到,顾德明出事后不久,在朝中及州郡势力盘根错节的江陵王会因谋反获罪,多年苦心经营一夕崩塌,顾德明作为其麾下谋士本来难逃一劫,却因被关押大理寺,以及日渐已经远离其核心谋士圈而不再被提及,反倒是因祸得福。

顾轻音之前虽有流言缠身,到底被顾德明动用一切关系止住了,且又有订婚的身份作掩饰,名声也算勉强保住了。

这次顾轻音因失踪一事再次引起一众官员的注意,自然是因为皇上为了她一个从五品的御史中丞,居然派出禁军搜山,并由魏冷尧亲自督阵指挥,不得不令人诧异。

至少说明一点,这顾轻音是极得皇上看中的,很可能就是在考绩中表现突出,已入了皇上的眼也未可知,便有那有心之人,暗暗开始准备去顾府走动。

吏部准了顾轻音半月的假,让她安心调养身子,公务先放一放。

顾轻音心里却还记挂着春巡之事,便想去御史台走一遭,但被母亲拦住。

母亲执意让她留在府中休息,旁的事一概不管,顾轻音有些不解母亲突然强硬的态度,心里又着实放心不下,便写了封信给冯时远,询问御史台的情况。

宁非然已经开始替顾德明针灸,又让顾轻音以他开出的几味草药浸泡过的热水沐浴。

顾轻音就是在沐浴之时,由碧秀口中得知韩锦卿遇袭的消息。

连去御史台都被阻拦,更莫说是去看韩锦卿,顾轻音压下内心焦急,沉吟片刻,急匆匆起身,换了身湖碧的绣云纹广袖长裙,命碧秀去探母亲行踪。

当她得知父亲刚出了府,而母亲正在午睡时,便赶紧让碧秀备了马车,直接从后门出府。

顾轻音好不容易来到相府,却吃了个闭门羹,门房只说相爷养病期间,谁都不见。

韩锦卿久未上朝,自然也有人议论,经此暗算,倒是坐实了他养病之名。

顾轻音同门房也不好多说,塞了银子让他进去禀报,门房却有些气节,根本不收。

顾轻音与门房僵持一阵,恰好遇到楚风从外头办事回府,见门房将顾轻音拦在外头,狠狠教训了几句,便引着顾轻音入府。

仍是建于湖边的那栋飞檐翘角,白玉金漆的华美楼宇,顾轻音此时站在楼前,与前次到来却全然是两种心境。

她拾阶而上,到了二楼的房门前,美貌的侍女向她恭敬的行礼,如之前一般替她推开了房门。

织锦地毯、宫灯和香炉,龙涎香雾袅袅升腾,唯独少了那一面六折的紫檀木屏风。

只一眼,她便看到半躺在床上的韩锦卿,容颜清瘦,脸色苍白。

她快步走到床边,俯身细细看他神色,轻颤道:"真的是中毒吗?"

韩锦卿凤目半挑,低哑浅淡道:"你看呢?不像?"

顾轻音缓缓坐在床沿上,眼中水雾渐起,"你既还有心玩笑,就是无碍了。"

她刚听到他中毒的时候心神俱裂,她知道他的身体状况,若真是中了毒,她不敢想象会有什么后果。

她低垂着头,贝齿咬着红嫩的唇瓣,眨眼间,一颗晶莹的泪珠滚落下来。

第377章 彷徨的心

"你是因为我,才……"顾轻音没有抽泣,只默默的流泪。

早知他会在回城途中遇袭,她就该陪在他身边的,纵然改变不了什么,至少,她的心会安定些。

可当上官容钦对她说,父亲盼着她回府,与她相见时,她一样放不下。

父亲毕竟年迈,这么多天被大理寺关押,她如何能不忧急如焚?

然而,一想到她和上官容钦在府中夜饮畅谈时,韩锦卿却可能正在忍受毒性的煎熬,她的心便再也无法平静。

在她天真不谙世事的年纪,还根本不知晓上官容钦名字的时候,就于翰林院数十阶的白玉石之下,仰望过他的风采,彼时的他,白衣翩然,风度倾世,低柔如春风的嗓音缓缓讲述着古时礼法,那一幕,深刻的印在她记忆深处。

上官容钦的名声被她所知之时,正值她豆蔻年华,尽管她知道自己终会与阮皓之成亲,但少女隐秘幽深的心底,也与其他闺阁女子一般,对伴侣有着憧憬,而上官容钦,无疑满足了她那时所有的期盼和想象。

当真正与上官容钦有了接触,她很快便陷入了自己憧憬已久的恋慕中,只是,一直被她极力克制着。

尽管她早已有了未婚夫,尽管心中也动摇彷徨,但她对上官容钦的心动就如破土而出的嫩芽,在暗处,无声的滋长着。

她很清楚,这种情感完全不同于她对阮皓之的,她对上官容钦有着完全的信赖和依恋,她甚至觉得,自己应是爱着上官容钦的。

只是那时,她还不知,韩锦卿会这般强势深刻的出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224.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