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48

惊闻他遇袭的消息,他便丢下府中的一切赶来看他,路上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

他最近因为与陈府联姻之事焦头烂额,甚至特意请假在府中,并没有与韩锦卿联络过,却也知他自女官考绩后未再上朝,传闻是他身体欠佳。

如今想来,他当初怕是与顾轻音同时在紫云山失踪,只他身份地位特殊,上面便将他的消息隐瞒下来,只说是顾轻音失踪。

“是,我们在一起。”韩锦卿不等他回答,便给出了答案。

纪卓云不禁握紧了拳,片刻又松开,道:“你是因为救她?”

不会再有别的原因,韩锦卿是知道他与顾轻音订亲的。

但纪卓云却未曾想过,以韩锦卿的身份性格,又怎会倾尽全力去救一个毫不相干的女子?

“卓云,劳烦添些水。”韩锦卿不答,而是将杯子递给他。

纪卓云看着他,微微一顿,便接过去,转身加了热茶,又将杯子还到他手里。

借着烛火,他看清了韩锦卿额上覆着一层薄汗,显得有些虚弱,便生生将到了嘴边的话再咽下去,转而道:“此事非同小可,到底是何人所为?不如我去查。”

韩锦卿示意他坐下来,淡淡道:“暂且不用,魏冷尧那里在查了,不过,射箭的人已经死了。”

“怎么死的?”纪卓云沉吟,“随身之物都查过了?”

“被魏冷尧抓到后便自尽了,”韩锦卿悠悠道:“早有准备的,什么也没查到。”

却说顾轻音在府里得了碧秀的消息,心急如焚,却苦无借口出门。

番外二十 韩锦卿特辑3(打赏章节,不影响正文阅读)

三人在有些诡异的气氛中吃了晚饭。

宁非然与顾轻音一直在聊天,韩锦卿则显得有些沉默。

尤其在顾轻音对宁非然的条件大加夸赞以后,宁非然说话的语调明显愉悦起来,而韩锦卿几乎没再开口。

一碗面很快吃完了,韩锦卿把碗放进厨房,坐到沙发上喝咖啡,全神贯注的看着财经新闻。

事实上,他根本不知道新闻里的那个女主播在说些什么,他耳中尽是顾轻音的轻声细语,可惜对象并不是他。

顾轻音很喜欢绿植,他从她房子的布置上能看出来,但并不清楚她具体的喜好,以及在这方面付出的时间和精力。

而宁非然不同,他在这方面显得很精通,几乎是有问必答,有一些他根本没听过的绿植,他能详细说出它们的栽培方法。

顾轻音很高兴,越问越多,宁非然不厌其烦的解答,两人的谈话十分投机。

韩锦卿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顾轻音正专注的倾听着,手掌撑着下巴,柔和的灯光洒落在她的发丝上,神态温和柔美,眼中似含着秋波,盈盈看着宁非然。

他忽然觉得胸口像是堵着什么,说不出的难受。

总算等到两人吃完了饭,他刚要起身,就看见宁非然很自然的拿起碗筷去了厨房。

顾轻音并没有阻止,她跟着他进了厨房,悦耳的声线传出来,“麻烦你啦,我来泡茶,你还是喝绿茶吗?”

“什么都行,我不挑。”宁非然笑道。

韩锦卿就这样看着他们的相处,整个人都僵直了。

他们的相处太自然,自然到他完全成了外人,就像是一个打扰他们平静生活的不速之客。

这个认知让他极度烦躁,他不自觉的扯了扯衬衫的领口,然后,在他自己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挤到了厨房里。

宁非然还在和顾轻音讨论茶叶,两人对韩锦卿的突然闯入都很诧异,顾轻音瞪圆了眼睛看着他挺拔的背影,不明白他到底想做什么。

韩锦卿已经站在堆放碗筷的水槽边,戴上了手套,淡淡道:“轻音,宁医生是客人,你请他到客厅坐。”

韩锦卿穿着衬衫和西裤,他现在那里,微微俯下身洗碗的样子怎么看怎么突兀。

顾轻音张了张嘴,却不知怎么反驳他,她咬了咬唇,拍拍宁非然的手臂,示意他去客厅。

宁非然悠然一笑,“我在轻音这里也算不上客人了,尤其厨房,我比轻音还熟。”

顾轻音狠狠的在他背心上推了一把,两人这才回到客厅,找了一部最近大热的英国伦理剧,坐在沙发上边看边聊。

这部剧集的主人公是一个中年女医生,十多年平静如水的婚姻生活因为丈夫的出轨而打破,之后她就开启了一系列和小三斗智斗勇的模式。

故事的套路并不新颖,但BBC细腻的拍摄手法和视角又让观众耳目一新。

顾轻音磕着瓜子,看得津津有味,宁非然偶尔会评论一两句,她都点头表示赞同。

两人看剧看得兴起,自然不会听到厨房里洗碗的某人发出的一些不和谐的声音,比如,陶瓷之间的碰撞声变得非常响亮,且持续不断,不得不让人怀疑这到底是在洗碗,还是在砸碗。

但这都没有对客厅里的两人产生任何影响。

顾轻音很喜欢纯正的英国发音,看得如痴如醉,欲罢不能,宁非然凑到她耳边,不知说了句什么,顾轻音大笑起来,回了他一句,两人笑闹一阵,直到一声清脆的碎裂声从厨房里传来。

顾轻音侧目,顿了一顿,“你坐着,我去看看。”

韩锦卿左手的无名指被碎瓷片划过,一丝鲜血从指尖滴落在纯白的地砖上,触目惊心。

顾轻音走进厨房的时候就见他站在那里,愣愣的看着手指,然后,缓缓抬起头来,墨玉般的黑眸有些迷蒙,又饱含期待的朝她看过来。

顾轻音从未见过他拿这样的目光看自己,心里像是被针刺了一下,她飞快的转过身,从抽屉里拿出创可贴,向他走去,也不看他,只轻声道:“你太不小心了。”

她抓着他的手指到冷水上冲了一会,用纱布擦干,再小心翼翼的在一公分长的伤口处贴了创可贴,还不由自主的吹了几下,“好了,这下不会出血,也不会疼了。”

她与他离得很近,他只要略一低头就可以看到她棕褐色的蓬松发丝,纤长微翘的睫毛,白皙姣好的脖颈,微微敞开的领口处不断传来她温热的体香,加深了他此刻的晕眩感。

他揽住她的腰肢,下巴抵在她的肩头,闭上了眼睛,低哑道:“让我抱一会。”

他的心跳得很快,呼吸也有些急促,她感觉到了,任由他抱着,缓缓伸出手臂圈住了他。

他身上淡淡的清冽的烟草味里似乎夹杂了一丝丝的烟火气,她轻抿着唇角,“你,晕血吗?”

韩锦卿不说话,抱着她的手臂又收紧了几分。

“轻音,我,”宁非然从门口探进了半个头,又很快的退出去,“家里还有事,我先回去了。”

顾轻音还来不及说什么,就听到了关门声。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223.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