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47

一双眼睛却有了神采,他道:“可是真的?”嗓音粗粝低哑。

“千真万确,”慕来风回道:“是故末将特来请示将军。”

纪卓云站起来,身形微微摇晃了一下,就朝院门外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侧转过身,道:“萧管家,我不能在祖父床前尽孝,请替我好好照顾他。”

慕来风却没有跟上去,伸出了双手,坦然道:“萧管家,末将认罚。”

他是纪卓云最得力的心腹,同时也是纪延章一手栽培的一员猛将,纪卓云对他而言是义,纪延章对他而言却是恩,这是他想到的,唯一可以恩义两全的法子。

他奉纪卓云之命,暗中查探顾轻音的下落,今日方得了消息,顾轻音已安然回府,他正在考虑是否马上告知纪卓云,却在无意间得知了另一个惊天消息,韩相中了奸人暗算,如今昏迷不醒,生死不明。

第374章 有惊无险

韩锦卿被陈何接到禁军在山脚下驻扎的营地内休息,又让军医替他诊治。

陈何本想请示过魏冷尧后再送韩锦卿回京,毕竟他们此次救援的目标是顾轻音,如今她人虽被上官容钦送回,但魏冷尧那里,怕是少不了对他的一顿责罚。

他与林坤从入伍时便交好,他还受过林坤的恩情,后来林坤不在军中了,成了上官容钦的贴身护卫,两人仍时有书信往来,他亦佩服上官容钦的人品学识,渐渐就成了上官容钦在军中的眼线。

而这次能救出韩锦卿却实在是意外,毕竟他们当初奉旨入山搜救的时候并没有听到关于韩相的任何消息。

韩锦卿位高权重,满朝文武都摸不准他阴晴不定的脾性,如今他虽将人救出,但亦半点不敢自满松懈,想到要怎生安置这位权臣,便觉很是棘手,他实在不好擅作主张,想待魏冷尧回营仔细禀报后再作定夺。

也是奇了,他在营中等了半日都未见到魏冷尧的身影,又遣人出去找寻,亦无果。

而韩锦卿这里显然已经很不耐烦了,两道凌厉的视线不时从他身上掠过,陈何只觉身上发凉,勉强拖延了一个时辰,不得不将他送上了返回京城的马车。

韩锦卿正是在从紫云山回京城的途中遭到偷袭的。

一支小巧的箭羽破空射入他的马车,刺破他丝质华美的衣料,箭矢入了皮肉,鲜血飞溅出来,且那箭上淬了毒,若不是魏冷尧及时赶到点了他几处大穴护住心脉,又替他处理伤口,韩锦卿这次当真是凶多吉少了。

陆逸名坐在床边,替韩锦卿的伤口换了药,又让他含了药丸在口中。

韩锦卿本就虚弱,经此偷袭,脸色越发苍白,更加清瘦,显出清俊如雕刻般的轮廓,只房内点了明烛,光线晕染下,气色倒是尚可。

他着一袭薄绸的浅灰中衣,靠坐在云丝锦缎软垫上,如云的青丝从一侧肩头流泻下来,眼眸半垂,眼窝里一片暗影,早没了往日里的清冷自傲,游刃有余,反而透出一股难得的斯文孱弱来。

韩锦卿含着药丸,眉头越皱越紧,陆逸名在一旁看得心惊。

“相爷,这药丸是苦了点些,可您千万别吐出来,”陆逸名从身边的陶瓷罐子里摸出一个蜜枣来,摊在手心里,“这是我陆家祖传的方子,能解百毒的,起效快,您昏迷的时候我将药丸溶在水里给您喂了一颗,不然,您还指不定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呢。”

“相爷,您大可不必着人去别苑请洪老前来,有我在,绝不会让您有半点闪失,来,喝口水,别噎着了。”陆逸名倒了半碗清水递给他,又把蜜枣也放进水里。

韩锦卿刚要低头去喝,见状,接过茶碗,朝他挥了挥手,“你先下去罢。”真的好吵。

“这可不行,相爷,您刚醒过来,身子虚得很,若没有我在一旁看护着,我怕......”陆逸名儒雅的面容上全是担忧之色。

“禀相爷,纪将军来了。”门外传来通报声。

韩锦卿深吸口气,整了整衣衫,道:“请他进来。”

“相爷,恕我直言,您此时恐怕还不宜见客啊。”陆逸名忧心冲冲的看着他。

说话间,纪卓云已经大步迈进来。

陆逸名一见他,不由得后退了一步。

他与纪卓云也曾见过一面,印象中是个英伟俊朗的男子,没曾想,数月未见,居然会是眼前这般的落魄面貌。

须发凌乱,肤色暗沉,面容憔悴,纪卓云难道也是被人暗算中毒了?

“陆大夫,有纪将军在,你且安心退下罢。”韩锦卿道。

陆逸名小心翼翼的开口,“纪将军,您身体无碍吧?”

第375章 他有心结

陆逸名终于被韩锦卿打发走了,偌大的房间顿时安静下来。

婢女入内伺候了茶水,又关门退出。

纪卓云站在床边,仔细打量着韩锦卿,道:“下官以为,总会有人保护相爷的。”

“所以?”韩锦卿淡笑,“本相不该出事?”

他拥着锦被,坐起来一些,神色一如往常,浅笑着,“卓云,你这是替本相担心?”

纪卓云见他脸色虽不好,但中毒症状已有所缓解,并不接他的话,只道:“中的什么毒?查出来了?”

“没这么快,陆逸名只是暂时控制住了毒性,”韩锦卿漫不经心的轻道:“既然是暗算,想必也是下足了功夫的。”

他看着纪卓云,英挺的面容沧桑憔悴,轻挑了眉,道:“本相这次遇袭,竟让你这般忧心?陆逸名说得没错,你的气色实在不比本相好多少。”

纪卓云匆忙出府,只整理了散乱的须发,他自己尚不觉得,如今被陆逸名和韩锦卿反复提及才知不妥。

他在床边的矮凳上坐下,双目黑亮,“下官的确忧心,却不仅仅是为了相爷。”

韩锦卿唇角轻扬,“你何必说出来,放在心里便好。”

“相爷是在何处遇袭?”纪卓云沉声问道。

“卓云,看来你的确不是真的忧心于本相,这样的消息,瞒得住旁人,你竟不知?”韩锦卿取了置于几案上的白瓷茶杯握在手中,看着纪卓云,一字一句道:“紫云山回京途中。”

“你为何会在紫云山?”纪卓云追问。

“女官考绩就在紫岚山庄,本相伴着圣上一同前往的。”韩锦卿好整以暇道。

“女官考绩早已结束,莫说是圣上,吏部全员都回朝了,何以相爷还在紫云山逗留?”

韩锦卿转过脸,不再看他,轻呷一口杯中的清茶,口气淡淡,“卓云,你既然已经猜到了,就不必与本相再绕圈子。”

“下官不敢妄自猜测,是以向相爷确认。”

韩锦卿轻笑,“确认什么?本相在紫云山上是否与顾轻音在一起?”

纪卓云心头一震,定定看着韩锦卿的侧脸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222.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