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45

大,云松县的百姓也早已见识过了。

但眼前的这辆马车之华贵精美,为平生仅见,六匹大宛高马并驾齐驱,马车顶棚为黄铜所制,四角悬挂和铃,车身四面皆由细致柔软的丝绸所装裹,镶金嵌玉的窗牖垂挂着一席水青色的绉纱,令车外之人无法窥见车内的景象。

马车前后簇拥着十多名兵将,两名在车前骑马,气宇轩昂,其余诸人则在车后压阵。

韩锦卿于半月前才丢开手中事务,从京城一路向西南而行。

顾轻音当初赴任时从京城到青州足足用了月余时间,而韩锦卿一行马不停蹄,历时缩短了一半不止,到了青州地界,未惊动当地府衙,继续往云松县而来。

他提前写了书信告知顾轻音,让她在县衙相候,但此前接连几封信函都没有回音,他便留了意。

如今她身边两人是什么性情,他一清二楚,宁非然倒也罢了,只那明筱鹤,是个惯于纠缠的,且屡屡与他作对,肆无忌惮,他有心要对付,又怕顾轻音伤心恼他,这才隐忍不发。

楚风得了韩锦卿吩咐,先行入县,他到得县衙之时,顾轻音和明筱鹤已往云松山去了,并未碰面。

韩锦卿早在顾轻音到任之时,便在县衙里安排了人手,随时向他递送消息,这日却等不及了,才让楚风先行查探一番。

楚风为人机灵,只说是府中衙役的亲戚,三言两语哄得守卫放他入府,却正遇上宁非然。

宁非然很久以前与楚风见过一面,亦知他来意,便将顾轻音的行踪如实说与他听。

楚风谢过,快马出城。

云松山和县衙一东一西,完全两个方向,韩锦卿的车队自北面而来,若直奔到县衙,在正午前是能赶到,但再要赶去云松山却是晚了。

得了楚风的消息,韩锦卿微眯起凤目,缓缓放下绉纱,如玉般的俊美面容似笑非笑。

顾轻音与上官容钦在观音庙中颠鸾倒凤,小憩后醒来已过了晌午。

两人穿戴齐整,顾轻音依在上官容钦怀中又腻了一会,两人这才出了房门。

上官容钦提议至山中酒楼用膳,顾轻音却有些犹豫,她看了眼来来往往的男女,又向正殿的方向望了望。

上官容钦立刻会意,清雅微笑,牵着她的手便向正殿而去。

正殿在观音庙正中偏后的方位,此时早已挤满了人,殿外有摊贩兜售香烛,上官容钦拉着顾轻音挤过去请了一束。

正殿内跪拜之处早已排起了长队,好不容易轮到他们的时候,顾轻音手中的香不知被谁蹭了一下断了大半,一下便熄灭了,她登时愣住。

上官容钦倒不在意,将手中的香分了一支给她,自己也只拿一支,两人对视一眼,对着慈眉善目的观音铜像叩首,各自许愿。

顾轻音起先还有些介怀,待到两人好不容易从殿中挤出来,她看到上官容钦脸上不知何时碰到的香灰,不禁笑出声来,拿巾帕替他仔细擦拭了,许是人多,上官容钦的浅笑中多了一些尴尬,被她细致的目光捕捉到了,仗着此地应无人会识得她,便笑得越发大声,先前心中的一点不适自然烟消云散了。

两人随着人流入了膳堂,上官容钦紧紧握着顾轻音的手,生怕她被挤散了。

顾轻音早就听闻观音庙中的素面好吃,只一直没有机会品尝,今日既来了,何必还要另觅酒楼用膳?

她没想到上官容钦会和她一道拜观音的,又想到两人在后院厢房中恣意寻欢,心头便一阵乱跳,看着他的背影,手心传来他的温度,唇角不由自主的勾起来。

待两人吃完素面从观音庙中走出,早已是午后光景。

山中的阳光依旧耀眼,庙会的气氛较之早晨更加浓烈,沿途不少摊贩已经挤占了有利地形,摆放出各式各样的小玩意,小点心,叫卖声不绝于耳,更胜于县里每月初一集市的热闹光景,且又在山中,摊位后即是繁花绿树,来来往往的百姓脸上莫不洋溢着喜气。

顾轻音和上官容钦并肩而行,几名护卫则在不远处谨慎的跟着。

两人像寻常百姓一般的逛着,服侍穿着虽也出挑,但并不惹眼。

一些男女会对他们投注好奇的目光,他们也不在意,照样有说有笑,继续随着人流而上。

云松山的庙会,有两大看点,其一自然是观音庙,其二则是应了七夕的景,自酉时起,在山上的安亭桥放河灯。

云松山上有一条人工开凿的河流,依着山泉而形成,河上建有数座桥梁,其中最着名的便是这安亭桥。

安亭桥顾名思义,一亭居于木桥正中,与桥首尾以回廊相连,四角亭为重檐攒尖式,上有宝顶,四角上翘,亭内顶部更有精美木刻图案。

此时安亭桥畔,远远望去已是人山人海,凡是售卖河灯的摊位前,莫不是被围个水泻不通,年轻男女争相掏出铜钱求购。

放河灯的习俗在青州由来已久,到了适婚年龄的男女若有心仪之人,可将此人的名字写在船型的花灯上,放入河中,若对方也在场,便会想方设法将那盏花灯打捞出水,念出灯上姓名,若果真是两情相悦,美满姻缘便就此促成。

顾轻音和上官容钦不是青州人士,自然不清楚这习俗深意,只是好奇,又难得悠闲,方想要一探究竟。

因此,尽管山上越发拥挤,顾轻音仍拉着上官容钦朝那安亭桥而去。

韩锦卿一行到得云松山仙雅楼之时,腹中早已饥肠辘辘。

这仙雅楼乃云松山最好的酒楼,位于山腰之上,建造的别致精美,共五层之高,站在最高层,便可将云松山上的各处景致尽收眼底。

楚风差遣几人将车马安置好,避开人流密集的前山,护着韩锦卿从后山进入,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第372章 请遵医嘱

顾轻音羞于启齿,只觉自己身体有异,倒半分也没有怀疑宁非然给她春露囊的用意。

“这阵子总是在外,不太方便,自觉身子已好转了不少。”她目光有些游移,后半句话的声音更是低了下去。

宁非然黑亮明澈的眼眸望着她,片刻道:“好转之时停药,容易前功尽弃,顾大人既已回到京城,再用些时日为好。”

顾轻音见他言语殷切,也知他是真心为自己着想,又不好照实说与他听,没有道理再推却,只得勉强点头。

那春露囊确是宁非然自创,用于女子私密之处调养的秘药,绝非什么春药,宁非然给顾轻音用,更不是别有用心。

顾轻音阳虚体质,畏寒,加上自小所受的教导和传统保守的性格,若不是无意间被狐狸内丹附体,于性事上头可以说是清心寡欲的,这也是她与阮皓之订亲多年却始终还是完璧之身的原因之一。

狐狸性淫,内丹入她体内才会让她被男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220.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