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44

的形式延续下去,即使在人前都不用避讳,又不想让自己太过深陷其中,无力自拔。

是夜,顾母又到女儿房中说话,直到深夜,两人方才睡下。

第二日,顾轻音一早给父母亲请安,母亲留下她一起用膳,顾轻音就坐在几案边喝了一碗熬得浓稠的小米粥。

过了一会,府中小厮来报,宁太医到了。

顾母面上一喜,忙让人领着宁非然入内来。

顾德明在一旁看一卷竹简,皱眉道:“我已喝了汤药,腿上大好了,你又请太医来做什么?”

“你还想瞒我不成?”顾母不以为然,“大半夜的是谁哼哼唧唧的睡不着觉?大好了?好不好可不是你说了算,宁太医看了才知道。”

原来顾德明这次被关押在大理寺许久,别的倒还好,只那地方湿冷,他一双腿曾有旧疾,便开始疼起来,尤其关节处,最为明显,疼得狠了,夜里根本难以入睡。

顾德明刚回府那几日,连多站一会都不能,顾母便唤了宁非然到府看诊,宁非然开了十天的汤药,让他每日服用两次,先看疗效如何。

顾德明起先对这小太医并不十分信任,只是被老妻盯着,不得不喝下那苦汤药,但连续五日后,腿上便觉轻松不少,竟有了明显好转。

这两日半夜里只是偶尔疼痛罢了,没想到还是被老妻听到。

说话间,宁非然已入得房内。

他向顾德明夫妇行了礼,目光一转,便看向站在一旁的顾轻音。

顾轻音也在看他,从他现身,她便一直看着他。

宁非然一直是瘦削的,不知怎的,今日见他,只觉更瘦了一些,显得人越发的高挑颀长,太医院官员的袍服穿在他身上就像是兜头罩下的,空空荡荡。

她忆起他那日至行馆送药,匆忙之间,自己并没有好好款待于他,加之他突然的几句不清不楚的暧昧话,令她不敢直视他对自己的心思,就由着他走了。

第371章 为何不用 

宁非然与顾德明相对而坐,他先细细看了顾德明的面色,又看他舌苔,随后替他诊脉。

片刻,他收回手,整理好袖口,道:“顾大学士体内的湿气已褪了些许,脉相仍有迟凝,下官重新写张方子,大学士只需按时服用,一月之后,腿上的疼痛会大有改善。”

“我已觉好转,就不必再劳烦宁太医开药方了。”顾德明看他一眼,随后站起来,就要朝外走。

宁非然也站起来,目光平和的看着顾德明,恭敬道:“顾大学士若不想再服药,也可用针灸治疗,只要坚持,必有疗效。”

顾德明皱眉,许久仍不松口。

顾母在一旁忍不住劝道:“你的身体不比以往,就听宁太医的,要么服药,要么针灸,都不是难事,左右也是我们为你张罗,你应下来,也好让我和女儿放心。”

顾德明回身看着妻女,眼神软下来,终于缓缓的点了点头。

他向宁非然问了服药和针灸各自利弊,决定接受针灸治疗。

顾母十分赞同,对丈夫道:“宁太医年纪虽轻,针灸技艺确实不凡,你出事那会,我大病一场,幸亏有宁太医每日来替我针灸调养,身子才渐渐和缓过来。”

提到那段时光,几人神色难免又黯淡下来,顾轻音打破沉默,向宁非然感激道:“的确多亏了宁太医圣手回春,母亲才又恢复如常。”

宁非然微垂着头,只道不敢当。

顾德明又与宁非然确认了每日来府针灸的时间,一切确认妥当后,顾德明先行离开,宁非然亦起身告辞,却被顾母唤住。

“宁太医,我差点忘了,你也替我女儿瞧瞧,”顾母自然知道不能将女儿在考绩中失踪一事弄得人尽皆知,斟酌着用词,道:“她外出巡查多日,劳累过度,又感染了些风寒,你赶紧开些补养身子的药方予她调理调理是正经。”

宁非然听了,放下药箱便向顾轻音走来,口中道:“失礼了。”便握住了她纤细的皓腕。

他背对着顾氏夫妇,目光毫不避讳的看向顾轻音,黑亮的眼眸清澈纯粹,片刻,放开她道:“顾大人的确劳累过度,又受了惊吓,体内湿寒之气凝滞无法排出才会如此。”

顾母本来只是让他顺带着看看,听他这么一说,不由得又忧心起女儿来,“那依宁太医所言,该如何调理才好?”

“母亲,女儿没事,”她幽幽的看着宁非然,“是宁太医言重了。”

宁非然如蝶翼般长长的睫毛轻颤,从她眼前掠过,嗓音清越和润,“顾大人,下官只是如实相告,并未有一丝夸大,但请老夫人和顾大人放心,在下从明日起便会每日到府为大学士针灸,若顾大人也在府中,可一并治疗,不日便可将寒气彻底排出。”

顾母大喜,连连称谢,自然让顾轻音答应留在府中诊治。

宁非然告辞,顾轻音将他送出来。

两人走过曲折的回廊,穿过庭院,走在青石铺就的甬道上,很长一段时间,谁也没有开口。

“那些药,你可用了?”眼看着就要到府门口,宁非然道。

顾轻音点头,料他指的是缓解头疼的外敷药膏,便道:“疲累之时用了效果极好,我随身带着的。”

“春露囊还在用吗?”他停下来,正色看着她。

顾轻音迟疑片刻,见左右无人注意,小声回道:“停用了一段时日了。”

“为何不用?”宁非然看着他,秀挺的眉峰微微蹙起。

顾轻音咬了咬唇,她总不能说自己觉得那处已经起了变化,春水越发的多起来,就算是平时,只要稍微触碰,便会有湿意,且小穴里面也恢复的比往日快,任头一日再如何折腾,到了第二日那里便会闭合收紧,连疼痛都少有,亦不需再涂抹什么药膏了。

这本是好事,但她却隐隐觉得害怕。

情欲之事,于女子而言,倘若没有触碰,或者尚未开窍,便觉得可有可无,一旦尝到个中妙处,食髓知味,欲望的闸门便就此开启。

她已经欠了那几人的风流债,如今若连自己的欲望都难以把持,于自己的身份,于自己的心,都是不负责任,更不愿自己沉溺在情欲中无法自拔。

番外十九 云松县风月11(打赏章节,不影响正文阅读)

清晨,薄雾散去,距云松县数十里的官道上,一辆马车疾驰而来,扬起尘土一片。

沿途经过的百姓纷纷侧目,猜测着马车中人的身份。

云松山庙会就在今日,十日前,就陆续有外乡人来到云松县,有只身前来的,也有拖儿携女的,更多的则是年轻夫妇,目中饱含着希冀慕名而来。

前来参加庙会之人,多是附近郡县的平民,却也不乏官宦人家,浩浩荡荡一行,护卫车马有百来之众,排场颇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219.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