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43

,缓缓道:“没想到,这么多年,我顾府真真养了只白眼狼。”

“母亲,都怪女儿毁婚在先,阮皓之才会恩将仇报。”顾轻音知晓内情,早因此事自责不已。

“轻音,此事足矣证明阮皓之城府颇深,小人作派,你若真嫁他,为娘一辈子心里不安。”

“母亲,都过去了,”顾轻律道:“妹妹嫁人你担心,不嫁人你又操心,唉——”

质儿从顾轻音怀里挣脱,跑到父亲身边,一双黑亮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转着,很是天真可爱。

“你少说话,”顾母长叹一声,“若不是你父亲出事,你妹妹说不得已经和纪将军订婚了,为娘这心里......”

顾轻音走到顾母身边,握住她的手,安慰道:“母亲不必忧心,女儿心里有数。”

她有数?她真没数,不过见母亲为自己这般操心劳神,不得不说些宽慰话予她。

谁知让顾母当场戳穿,她道:“你有数?纪将军马上就要与陈府女儿订婚了!”

第369章 童言童语 

顾轻音一怔,想起在紫岚山庄陈慕婉与自己的一番交谈。

她当日与纪卓云互相约定,以相爱订婚为借口,取消原先与阮皓之的婚约。

他们以为订婚很简单,形式罢了,两家又门第相当,不过你情我愿而已。

未曾想,变故一夕而至,顾家失势,所谓的门第自然也失衡了,只她没想到纪府这么急着就要订下纪卓云的婚事,如今既然连母亲都知晓,纪陈两家的联姻怕是已在眼前了。

顾轻音不说话,顾轻律则想方设法的将这个话题揭了过去。

顾母对纪卓云印象不错,不论家世人品,与自家女儿都是相配的,她看得出他是真心对女儿,这一点对女子而言,比什么都重要,心中便对他们的婚事早已默许了。

前阵子惊闻纪府订亲,她心中疑惑又不甘,多方打听,才知此事由老镇国公一力促成,自是无法改变了。

今日在女儿面前旧事重提,左右是担心她蹉跎了年华,顾家又今非昔比,无法再为她寻到一门好亲事。

三人再说了会闲话,已近掌灯时分,顾母早已命人安排了酒席为女儿接风洗尘,上官容钦自被挽留一同用膳。

席间,顾德明向上官容钦敬酒,上官容钦连饮三杯,依旧姿态从容,举止风雅。

他语调柔和,谈吐不凡,言谈间显露广博见识,淡然心性,所议所评之事无不令在座之人频频点头,附议称是。

自从顾德明出事后,往日与他交好之人纷纷避走,加之江陵王倒台,其一众幕僚谋士抓的抓,逃的逃,顾府再不复往昔门庭若市之局面,像今日这般的宴请,已是许久未现。

顾轻音感念上官容钦相救之恩,亦起身向他敬了一杯,上官容钦温和的笑,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顾轻律则仰慕上官容钦才华人品已久,见他在席间侃侃而谈,从容随和,没有半分架子,便生出结交之心,与上官容钦共饮了几杯。

质儿吃了几口菜便满场跑起来,咯咯的笑,一对黑亮的眼珠子东瞅瞅西看看,不一会儿,竟就一头撞进上官容钦怀里。

“质儿!”顾德明见孙子冲撞了上官容钦,喝叱道,眼神凌厉的看了自家儿媳一眼。

“无妨,”上官容钦淡笑着,将小小孩童抱起来坐于膝上,轻拍他的背安抚着,“你叫质儿?”

小小孩童睁着黑白分明的眼睛望着他,有些怯生生道:“质儿是我乳名,你,和祖父一样是翰林院大学士?”

席上所有人都看着这一大一小,尤其顾轻音,心中难免起了波澜。

上官容钦清雅的笑,“质儿觉得呢?”

“我觉得不大像,”质儿皱眉,“大学士不是都像祖父一样老吗?而且,还有长长的白胡子。”

“质儿,不得无礼!”这次出声的是顾轻律。

质儿转头看着父亲,小嘴一撅,眼看就要哭出来。

上官容钦淡笑着朝顾轻律摇了摇头,“质儿觉得我不老?我可比你父亲还要大些。”

“你这里点了红,质儿也点了,是姑母方才点的,她说我是小孩子才给点,你既然点了,怎么会老?不信你问姑母。”质儿一副理直气壮的口吻,摸了摸上官容钦眉间的一抹绯色,又指着顾轻音。

顾轻音登时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自家侄儿,又有些羞怯的瞥一眼上官容钦。

顾母忍不住笑出声,向上官容钦赔礼道:“质儿平日里被我们宠坏了,也没个规矩,让上官大人见笑了。”

她起身,将质儿抱进怀里,一边道:“上官大人别光顾着喝酒,多吃些菜。”

质儿还挣扎着不肯离开上官容钦,口中道:“我也要做小孩大学士......”

诸人大笑,席间气氛越发自然。

上官容钦夹了菜,与顾轻音飞快的对视一眼,很快错开去,却正被顾母看到。

她心里暗忖,这上官大人与女儿何时这般熟络了?

第370章 又见非然 

一顿接风宴吃得宾主尽欢,顾府花厅内烛火通明,不时传出谈笑声,直到戌时三刻方才各自散了,顾德明亲自将上官容钦送至府门外。

上官容钦将顾轻音接回时,两人同乘一骑,早已有饲马的小厮将他的马喂饱牵出,静候在一旁。

顾府门前的两只灯笼在夜风下微微晃动,晕红了顾轻音白瓷般的莹莹肌肤,一缕发丝散落在她颊边轻舞,她看着父亲再次郑重的向上官容钦致谢,道别,上官容钦清雅俊逸的面庞始终温文含笑,一双眼眸含着波光,态度谦和有礼。

如今顾府是什么光景,父亲又为何待他如上宾,这些想必上官容钦心里比谁都清楚,只他没有一丝一毫的轻慢之态,对待顾府,一如往昔,让她心中的感激更甚几分。

当上官容钦的目光终于投注到她身上时,她心头一跳,正想着他会与自己说什么,却见他只是清淡的笑,朝她点了点头,便转身离开。

宽大的衣袍被晚风吹得鼓荡起来,细长的腰带随之在风中翻飞,上官容钦利落的翻身上马,朝城东奔驰而去,一人一骑很快消失在夜色中。

没有亲昵的称呼,没有特别的话语,顾轻音看着他消失的方向,心中感到一阵失落。

上官容钦显然不准备让她的家人知道他和她的关系,这是她曾经对他提过的。

那时,她与上官容钦在密室敞开心扉,欢好一场,他便提出要到府上来提亲,却被她当场婉拒,她直觉自己配不上这么好的他,且她的名声,必定会让他困扰。

如今,上官容钦依她所言,她却反而觉得难以接受了。

还是她太贪心,一直依赖着他,享受着他的宠溺,既想要让这样的宠溺以一种堂而皇之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218.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