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37

身子一僵。

“他是不是也曾这么对你?”他贴着她小巧的耳垂,轻柔道。

“上官容钦?”一道沙哑浅淡的嗓音突兀的在石室中响起来,“你怎么在这里?”

粽子有话说:

最近不少妹子都在给女官写小剧场,写长评论,评论区变得很热闹,很感谢众位妹子们。

尤其是近期十分活跃的宁言颜妍、咪虎奴奴、anan123、阳光(之前点名过的rena和斯芬克斯之迷当然也在列)几位妹子,非常感谢你们喜欢女官,支持女官,并且花了不少时间和心思来留言,粽子给你们鞠躬。

第362章 言不由衷(本章为珍珠6700加更)

韩锦卿自昏沉中醒来,晕黄的光线跃入眼帘,四肢像被缚住似的,稍微挪动一下都格外费力。

他听到说话声,是男子低沉柔和的嗓音,有些耳熟,却难以分辨究竟是谁。

直到他用力侧过头,看到一道颀长挺拔的背影,那样的身姿仪态,令他黑眸紧缩,上官容钦!

上官容钦没有动,只略略偏过头,低沉道:“你醒了?”

他身形高大,背对着韩锦卿,将顾轻音完全笼在怀里,禁锢着她,不想让韩锦卿察觉。

“你在这里做什么?”韩锦卿以手臂支撑着,勉强坐起来,冷淡道:“放开她!”

顾轻音微微挣扎,咬着唇看向上官容钦,上官容钦黑眸幽深似海,倒映着她乞求的神情,片刻,他松开了手臂。

顾轻音赶紧将里面的衣服穿戴好,又将外袍披上,迫不及待的转过身,目中透出欣喜,“你,感觉怎么样?好些了吗?”

她身上还穿着上官容钦的袍子,里衣未穿齐整,露出中衣的领子,青丝些微凌乱的披散着,脸颊上一抹红晕尚未褪去。

韩锦卿撑在大石上的手臂几不可察的轻颤了下,他的目光很快从顾轻音身上移开,语调依旧是淡然的,“上官容钦,还要我再问一遍?”

顾轻音表情一僵,唇角的笑意缓缓敛去。

“我来这里,自然是为了救阿音出去,”他静淡的眸子看一眼韩锦卿,“而你,做不到。”

韩锦卿的脸色才恢复了一些,此时再次变得惨白。

“上官,”顾轻音忍不住提高了声音,道:“若不是他,你今日恐怕见不到我,你不能这么说他。”

她明明对上官容钦说过,韩锦卿是为了她才受的伤,若不是韩锦卿跳崖相救,她恐怕早已摔得粉身碎骨了。

“他说得没错,”韩锦卿墨玉般的黑眸再次落在顾轻音身上,她肩头披着宽大的月白色长袍,明明是柔和清淡的颜色,却刺痛了他的双眼,“我答应过你,但没能带你离开。他既为你特意赶来,你何不现下就和他离开?”

他声音虽不大,说完这些话,却像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伏比床沿上剧烈的咳起来。

“韩锦卿,”顾轻音低叫一声,冲到他面前,“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好了,什么都别说,躺下休息会。”

她上去扶他,却被他一把挥开,“不用,我既然醒来,你和他现在就可以离开,不用同情我,也不用再管我,到山下告诉那些还在搜寻的人,他们自会上山来找。”

顾轻音被他突来的力气推得连连后退,险些摔倒在地,被上官容钦从后面扶住才勉强站稳。

“韩锦卿,你……”泪水在眼眶里打转,顾轻音声音哽咽,语不成调。

她无法相信韩锦卿的转变,他们之前明明互相扶持着共度难关不是吗?

韩锦卿只觉头脑昏沉的厉害,他喘息着,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强烈的嫉妒和自尊让他言不由衷。

他在逼顾轻音,他知道,但他无法控制自己,他无法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人穿着别的男人的衣服,被别的男人抱在怀里而无动于衷。

他甚至无法不去想,她和上官容钦之间发生了什么。

他这般脆弱而难堪的模样可以展现在顾轻音面前,却绝不能是上官容钦。

“阿音,我们走吧,他并不需要我们。”上官容钦拥着顾轻音颤抖的身子,轻缓道。

顾轻音泪盈于睫,一步一回头。

韩锦卿死死的盯着他们,直到他们消失在石室出口。

一阵剧烈的咳嗽声,再次绊住了顾轻音的脚步,她终究停下来,顿了顿,道:“上官,我想,回去看他。”

上官容钦轻叹一声,“他就是料准了你会回去的。”

第363章 言语伤害

顾轻音咬着唇,站在石室出口。

里面火光闪动,照亮她清丽的眼眸,她眸中含着泪花,却没有轻易踏入。

这一刻,她觉得慌乱无助,觉得紧张害怕,这是在以前面对韩锦卿时从未有过的感觉。

她怕自己走进去的时候,看到的是韩锦卿冰冷陌生的眼神,她受不了那样的疏离淡漠。

她知道他的决绝,她怕韩锦卿是真的要赶她走,不想再见她,那她对他所有的担心牵挂、患得患失,又算什么?

经历过坠崖后,她正试着缓缓接纳韩锦卿,不再只是肉体上的无法抗拒,被动承受,而是真的用了心。

不管她是否承认,她骗不了自己,她的情绪越来越容易被他牵引,她的目光总是情不自禁的追随着他。

她喜欢和他平静的相处,淡淡的温馨,两人好似相识已久的旧友,互相之间可以随意的聊,可以恣意的笑,可以抱怨,可以取笑。

面对他的时候,她已渐渐学会放下,惟有心中的暖意和悸动在不断加深。

所以,她更加害怕,害怕她与他之间逐渐形成的相处模式忽然破裂,她再也找不回自己。

“你还要在那里站多久?”韩锦卿的嗓音从石室里传来,淡淡的,带着沙哑。

她一怔,从阴影里走出来。

看到他苍白的面容,弯曲的背脊,散乱的墨发,她的脚步便再收不住,径直走到他面前,扶住他,轻拍他的背,“好些了吗?”

韩锦卿待剧烈的喘息平复后,狭长的凤目上扬,侧过脸看她,“你不是和上官容钦走了?还回来做什么?”

他的声音很低很轻,顾轻音听不清他的语气,只道:“我为何要走?我昨夜在冷泉里受了凉,到现在还没缓过来呢。”

韩锦卿身形一晃,让她搀扶的手臂扑了个空,轻嗤一声,低缓道:“你受了凉,上官容钦怎会置之不理?你在他怀里睡了一夜,还没缓过来?”

顾轻音的手臂僵在半空,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心里一抽一抽的疼。

韩锦卿说这番话,原本只是试探,他并不想知道她和上官容钦之间昨夜究竟发生了什么,但他忍不住,忍不住要拿话刺她,试探她,看她的表情,看她如何应对,而她静默了,神色僵硬,这在韩锦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212.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