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0

他,还有一些莫名的酸涩夹杂其中,让纪卓云双目骤冷,他盯着她,道:“我纪卓云送出去的东西,断没有收回的道理,你若不要,扔了就是!”

“你……”顾轻音听他这般语气,手中捏着玉佩,一时给也不是,收也不是,她咬着唇,瞪着纪卓云,一跺脚,道:“既如此,轻音就此告辞,我与将军从此即是陌路!”声音清越,掷地有声。

话说的决绝,但没来由的,她有些心虚,又有些害怕,想要尽快逃离这个地方,逃离,他。

她迅速转身,走到门边,推开木门,庭院中的几棵松柏依旧苍翠,而她却已没了欣赏的兴致。

“顾——轻——音!”身后是他低沉的怒吼,她脚下未停,更不敢回头。

谁知,她一只脚才跨出房门,整个人就被一股蛮力拽了回去,“啊!”她不禁惊呼,只觉天旋地转。

惊魂未定间,她柔软的腰肢已被完全禁锢住,凶狠的,急促的吻,带着粗重的喘息,落在她清丽的脸上,额上,唇上,她逃不开,躲不了,被他强按在练武房的地板上。

“你放开……啊……”顾轻音拼命摇着头,手握成拳捶打着他坚硬的肩头,可她的脖子很快就动弹不得,被他的大掌牢牢的掌控住。

“不准走!顾轻音,我不许你走!”纪卓云狂乱的吻着她,声音从喉咙深处发出来,像呼唤,像谓叹。

他的吻霸道,强势,充满侵略性,不停的舔咬着她的上下嘴唇,灼热的气息让她的唇舌发麻发烫,菱形如花的唇瓣被蹂躏的似血通红。

他的舌不断入侵,终于撬开她的牙关,舌尖热烈的勾缠住她的,扫荡着她口中的一切,吮吸她的津液,属于他的阳刚气息完全将她笼罩,让她无法呼吸,无法思考,周身像是陷入泥沼中,渐渐苏软下来。

纪卓云怒火滔天,现下全数化为脱缰的欲望,他双目幽深,大手开始撕扯她的官服,一边扯,一边又急切的隔着衣衫大力揉搓着她胸前两团柔软。

天知道他有多迷恋她的两只大奶,那一夜后,他莫名的就对府里的两位美妾没了兴致,却不止一次的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想起顾轻音,想起她娇媚的身体和她丰满高耸的大奶……

顾轻音急促的在他身下喘息,体内慢慢的酝出一股邪火,细细小小,却蔓延到她全身,尤其小腹和私处,那感觉令她渐渐恐慌。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顾轻音水眸微醺,她清醒的意识到体内的变化,与以往又有不同。

纪卓云噬咬着她白皙粉嫩的颈,她的官服和中衣早已完全散开,露出鹅黄底绣着梅花的丝质肚兜,薄而微透的料子哪里能遮盖住底下的饱满乳峰,那挺翘的乳尖早就微突出来,被纪卓云玩弄于指尖。

“我做什么,呵,我想吻你,想操你,操到你……再也说不出那种话……为止。”他喘息着,不停的吻她。

顾轻音被他吻的浑身燥热,道:“你,你闭嘴,再不放开,我……你对我用了药?!”她明显感觉身体越发绵软无力,挣扎亦是徒劳,脑中才想到是否被下药。

“呵,我对你用药?不,顾轻音,对你,根本不需要用药,”他的眼眸似火,“只要有我在,就可以让你欲仙欲死。”

纪卓云说的是真话,他为人直率,真是不屑于这种肖小行为,但顾轻音所疑,也是不假,她的确被人下了药,且下得分量还不轻,她越是用力挣扎,所剩无几的力气越是流失的快,她怎么也没想到,问题就出在她在客厅喝的那一杯茶中。

粽子有话说:

本周五章的量已出完,呼呼呼~

第32章 灼心之泪(本章为珍珠500加更)  5313566893069

第32章 灼心之泪(本章为珍珠500加更)

纪卓云对顾轻音上了心,这事他几个心腹是知道的,同为武将,他们对女人的认知其实不比纪卓云高多少,想着趁顾轻音到将军府的时机,弄点子药给她吃了,好让将军一尝夙愿。

这女人嘛,多尝几次,新鲜劲头一过,也就无所谓了。

他们弄来了让人手脚发软,浑身无力的销骨散放入茶水中,顾轻音喝了一刻钟的茶,那些药量差不多全被她喝进肚中。

顾轻音觉得全身无力的原因正在于此,当然,现下她只觉得这是纪卓云的手段,对他的话将信将疑。

她身上的肚兜已被解开扔在一边,两只白嫩高耸的大奶弹跳着,乳晕是淡淡的粉色,看得纪卓云喉头发干,他一口咬住一只,用舌尖逗弄着那顶端红艳的小果,一只手包裹住另一只奶子,指尖在乳晕上划动。

他抬头看她略略迷醉的眼,痴迷道:“顾大人,你的奶子真的很骚,又白又滑,只要男人轻轻一碰,这里就会立起来,”他捏捏她的奶尖,立即换来顾轻音的抽气声,“这么大,摸起来实在很舒服。”

顾轻音听着他的浪声淫语,不禁又羞又恼,“你不要再说了,你再说,我……”

纪卓云邪笑道:“你能怎样?我的顾大人。”他手下用力,一把将她的底裤扯落。

“你,卑鄙,无耻!”顾轻音气极怒极,偏偏全身无力,发作不得,挣扎不得,一双美目渐渐有了水意。

纪卓云着迷的舔吻着她的肚脐,一抬头,正瞧见她欲坠未坠的泪珠,心神俱是一震。

“顾……轻音,你别……”一滴泪珠落下,无声的,悄然的,纪卓云情不自禁的去舔那泪水,有点咸,有点涩,他心头竟涌上从未有过的酸楚。

顾轻音任由更多的眼泪无声落下,别过头不去看他。

她不知自己为何会如此失态,在朝堂上,再难的处境她都没流过一滴泪。

或许是无力感,或许是羞耻感,或许是体内深处异样的恐慌感,或许是这段时日的公务压力,所有这些加起来,让她在这一瞬间崩溃。

纪卓云看着她,看着她眼中的拒绝和厌恶,看着她的矛盾和无助,他放开她,慢慢坐起来,眼神晦暗不明,欲望渐冷。

顾轻音看着纪卓云的动作,有些意外,他就这么放过自己了?他方才明明已经……她想起大腿内侧坚硬的触感,有些困惑的看着他。

“怎么,顾大人这会舍不得了?”纪卓云挑眉道。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能够强忍住欲望不去碰她,就只因她的几滴眼泪?他真的快成圣人了,他抹一把脸,心中自嘲道。

顾轻音收回目光,不接话,也不去探究他的意图,抓起散乱在地板上的衣衫穿上,却发现,除了官服,中衣、衬裤和肚兜都被扯坏了,看了一眼这四周空空荡荡的练武房,无计可施之下,她将官服直接套在赤裸的身上。

纪卓云的目光投在她身上,她恍若未觉。

一室冷寂,西沉的冬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21.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