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27

自心里有数就行了。

纪延章方才的几句话说得坚决,不留一丝余地,他见纪卓云不再开口,只当他是听进去了,缓了口气,道:“还有一事,原本不欲让你知晓,免得你多生事端,但如今看来,和你说也无妨,正好可以让你彻底死心。”

“顾轻音在女官考绩后失踪,皇上派人将紫云山包围,至今已整整搜查了五天未果。”纪延章看着孙子发颤的背脊,沉声道。

纪卓云还未听完便蓦地站起来,大步朝院门走去。

“来风、来雨,替我擒住他!”纪延章厉声命令道。

纪卓云哪里肯束手就擒,抬手就要出招反抗,却听纪延章在背后继续道:“皇上都找不到的人,凭你一人就行了?痴人说梦!”

“不试试如何知道?”纪卓云木着一张脸,原本就暗淡的脸色更加苍白。

纪延章走到他面前,盯着他憔悴的面容,“你去了又能如何?宫里传出的消息,说她是从悬崖上摔下去的,尸骨无存。”

“不可能,我不信,一个字都不信!”纪卓云的目光变得狠戾,神情隐隐透出几分决绝。

他转身一掌挥出,将慕来风和贺来雨两人震开,飞奔出院门。

纪延章气得浑身发抖,双目欲裂,声音中满是怒火,“传我的令,马上拦下他,把他关起来!”

第350章 狭路相逢

镇国公纪延章随身带着一批高手,加上慕来风、慕来雨两人,纪卓云身手再好,终是双拳难敌四掌,拖得时间长了,体力渐渐不支,被四人一同擒住,关在后院一间空置的柴房内。

纪卓云如困兽般被关了两天一夜,其间,有人定时送来三餐和清水,以他的身份,府里人自然不敢怠慢。

一开始,他大怒,狂躁的大叫,狠狠的踹门,直到将心中的惶急和焦灼一股脑的全都宣泄出来,才渐渐安静下来。

此时,他抱着双腿,坐在冰冷的青石砖上,定定看着桌上的烛火。

顾轻音不会出事的,绝不可能。

他脑海中浮现的全是那一夜顾轻音与他欢好后两人相拥而眠的场景,她就睡在他臂弯里,恬美而安静。

借着月光,他的目光流连在她清丽的面容上,黛眉如烟雨,羽翼般的睫毛轻颤,肤若凝脂,光洁的脸颊还浮着一丝红晕。

他记得自己是如何郑重的吻她的额头,将她紧紧拥进怀中,恨不得揉进骨血里。

他从未把谁捧得这么高过,这般的视若珍宝,惟顾轻音而已。

心的一角尖锐的疼痛起来,猝不及防,他深深的喘息,熬了好一阵子才平息下来,他的脸色却越发苍白憔悴。

窗外漆黑,已近子时,他看着放在地上的食盒和清水,起身勉强吃了些,正要脱了靴子在简陋的稻草铺上将就睡一会,忽然就摸到了靴筒内的匕首。

那是他的防身之物,多年来一直带在身上,用的次数不多,却屡屡在紧要时刻助他渡过难关。

柴房外有两名守卫,纪卓云盯着看了会,认出就是府里的护院,他们的姿态很闲适,看得并不紧,看来跟在祖父身边的高手已经离开了。

祖父关他,威慑大过实质,是要让他知道镇国公府对于他亲事的坚决态度,两天过后,约莫觉得他不会再自不量力的折腾了,这才回府。

只是,他对顾轻音的执着又岂是两天的时间可以轻易抹杀的?

他趁其中一人离开之时用匕首撬动了门锁,很快将另一名守卫击晕,轻盈的翻上墙头,身形几个起落,从马厩中牵出爱驹,自侧门而出,跃身上马,伴随着清晰回响的马蹄声,很快消失在夜色中。

一路向东,他在沉如墨色的暗夜里疾驰,风声猎猎,仅凭微弱的星光辨别着方位,直到东方露白,他在渐渐染上金黄的天边,看到了紫云山模糊的轮廓。

昔日少有人烟的山脚下,如今是一队队戎装的巡查士兵,纪卓云勒紧缰绳,跳下马,直接往山上而去。

“什么人?”他刚踏足紫云山就被一名驻守的士兵拦住去路。

纪卓云目光直视着前方,沉沉道:“上山救人。”

说完,他就要举步向前。

“站住!没有大将军的命令谁都不能进山!”

纪卓云眼角露出一丝不耐,侧目看了他一眼,“你不认得我?”

士兵很年轻,却极有原则,“不管你是谁,除非有大将军的令牌,不然,谁都不放!”

纪卓云轻哼了一声,一拳打在他肩胛骨上,年轻士兵疼得顿时仰面向后倒去。

紫云山如今守卫森严,几乎每隔十步便有一名士兵驻守,见有人要强闯入山,全都蜂拥过来相助。

纪卓云走几步就要撂倒一个,出手又准又狠,虽特地避开了要害,却令人一时疼痛不已,甚至无法站立。

这些士兵自然阻拦不了他,他沿着山路而行,很快到了半山腰。

紫云山中唯一一条开辟出来的山路毫无疑问是直通紫岚山庄的,顾轻音既是从山庄内失踪,他从山庄查起,应是最优之选。

数十级的石阶之上,便是山庄宏伟的大门,太祖亲笔御书的“紫岚山庄”四字在日光下熠熠生辉。

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立于石阶之上,墨绿暗纹的锦袍曳地,他冷冷看着纪卓云,缓缓开口,“你敢抗旨?!”

纪卓云看他一眼,道:“我来救人。”

“不需要。”魏冷尧幽蓝的眼眸似寒冰,说话丝毫不留情面。

纪卓云冷哼一声,“你既没本事救,又为何要拦我?难不成还怕我在圣上面前抢了你的功劳?”

番外十四 云松县风月8(H打赏章节,不影响正文阅读) 

上官容钦埋在她香甜丰盈的胸部贪婪的吸吮、舔舐,他的发簪落到地上,满头青丝滑落,偶尔触碰到她胸前娇嫩的肌肤,微刺而痒。

顾轻音攥紧了手指,死死咬着下唇,她几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才让自己忍住,没有扑过去贴在上官容钦身上。

"不喜欢?"他吐出她的乳尖,改以舌尖轻舔,每舔一下,她红艳似莓果的乳尖便会颤一颤。

"嗯......"顾轻音心神颤动,娇嗔道:"你,没你这样的。"

"不说?"上官容钦勾住她的底裤,缓缓往下褪,白皙滑腻的肌肤和妖娆的曲线一点点露出来,他笑,低回如弦歌,"阿音,你的身体会比你诚实。"

顾轻音的头靠在他胸前,唇角勾起一抹娇俏的笑,"你总是能轻易看透我,是吗?"

上官容钦摇头,眉目间尽是温柔,低缓含笑道:"你太高看我了。"

顾轻音按住他作乱的手,看着他,"若我说,不喜欢呢?"她微微仰起头,眼神真假难辨。

上官容钦看着她,波光潋滟的眸子幽深似海,静静开口,"真的?"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202.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