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26

韩锦卿口无遮拦的话了,她不急于否认,实在是有些百口莫辩的无奈。

宋氏夫妇似乎早就将她和韩锦卿看成一对了,他们昨日……之事又被发现,就算她再否认又有何用?

但是,一起洗??她不禁飞快的看了眼韩锦卿,她真的难以想象那样的画面啊,尽管那个浴桶看起来还挺大的,她又偷偷看了一眼。

“如此,实在是太麻烦老夫人了。”韩锦卿不紧不慢道。

“不会不会,不过是准备热水的小事而已,”宋夫人一脸热忱,转头道:“老头子,你到底包扎好了没?一点点小事都要做半天,赶紧和我一起把这桶里的水倒了,换热的!”

宋夫人做事风风火火的,顾轻音还没反应过来,她已经拉着还在整理药箱的宋老伯出去了。

他们一走,房内又只剩下顾轻音和韩锦卿。

顾轻音走回桌边,将快要凉掉的粥喝完,又拿起一个白面包子,就着点酱菜,几口就啃完了。

“你是要让我看着你吃完?”韩锦卿在床上淡淡出声。

顾轻音侧头,面无表情的看他,很快又转过来继续啃了一个包子。

“所以,你这是在生气?”韩锦卿整了整微微散乱的青丝,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靠在床头。

凤目微挑,他缓缓道:“让我猜猜,你是因何而生气的,猜对了,你就让我咬一口包子,如何?”

顾轻音不置可否,刚刚拿起第三只包子的手却放了下来。

“你不喜欢我叫你内子?”他翘起唇角,似笑非笑的继续道。

顾轻音的回答是狠狠瞪了他一眼,这人简直明知故问,他们两人之间没名没分的,胡说什么呀。

“我说中了?包子。”他厚颜的朝她伸出手,兀自笑得得意。

顾轻音拿起包子,犹豫了一下,忽略他的手,直接递到他嘴边。

韩锦卿一口咬下去,不过是再平常不过的白面粉蒸出来的吃食,他此刻吃起来只觉满嘴生香。

顾轻音见他一口就咬了半个,忙收回手,却听他又道:“但你又没在人前否认,是顾及我的颜面还是自觉百口莫辩?”

他顿了一下,看她发窘的神色,身心越发舒畅,“我看,还是后者多一些吧。”

不只是多一些,完全是后者,谁会在意你的脸面呢?顾轻音心里暗自恨恨道。

“包子。”他说得再自然不过。

顾轻音一怔,将手中的半个包子又递过去,被他一口就咬住了。

韩锦卿两三口便将包子咽下去,神色未变,道:“不知你是否察觉,你在刻意与他们保持距离,看来是把我那日与你说的话听进去了。”

那日韩锦卿与她说了宋氏夫妇可能的身份后,着实让她心惊,也多存了个心眼,不再向之前一般对他们满心感激了。

顾轻音不知不觉递上了第二个包子。

“我知道你为我的伤势忧心,我答应过你,等伤养好了,一定会带你离开的,绝不食言。”

顾轻音已经喂他喝下第一口粥了。

“不过是出血而已,伤口并未恶化……”

一碗粥渐渐的快要见底了。

待宋氏夫妇提着七八桶热水进来,韩锦卿刚好吃得差不多了。

热气氤氲,香雾阵阵,韩锦卿少不得再缠着顾轻音厮磨一阵,顾轻音哪里是他的对手,渐渐的败下阵来,又任他为所欲为一番......

“啊......不要了,都被你咬肿了,呀......”

“那里还疼着,你别碰了,嗯......嗯啊......”

水声阵阵,热浪翻涌,蒸腾着越发炙热的情欲......

崖底一派旖旎风光,威龙将军府上却又是另一番光景。

慕来风站在书房门口,毕恭毕敬的低头禀报,“将军,镇国公来府上了。”

“不见,镇国公府的人谁都不见,打发回去,不用再报。”书房内,纪卓云沉沉的声音传出来。

第349章 惊闻噩耗

慕来风低垂着头,又道:“禀将军,镇国公亲自来府里了。”

书房内静默片刻,急促的脚步声响起来,门一下子被打开了。

纪卓云穿着蓝色家常锦袍,面容有些憔悴,“祖父人在何处?”

“在这里!”没等慕来风说话,一道中气十足的洪亮嗓音从院中传来。

纪卓云忙迎出去,庭院中的日光有些刺眼,身着紫红长袍的老者气势威严的站在中央,让他几乎不敢直视。

“你还知道有我这个祖父!”纪延章怒道。

纪卓云没走几步,便跪下来,垂下头,“孙儿对祖父从未敢有丝毫不敬。”

“从未有丝毫不敬?哼!”纪延章重重的哼道:“那你为何不肯到镇国公府?我几次三番着人请你都被拒之门外,又是何道理?!”

纪卓云英俊的脸上神色黯淡,沉默不语。

纪延章虽已至耳顺之年,面容却不显老态,须发半白,眉目英挺,腰背挺拔,依稀可见当年戎马征战,威风八面的影子。

他看着跪在地上的嫡长孙,半晌,摇了摇头,轻叹道:“为了一个女人,何至于此?”

纪卓云重重的向他磕了个头,一字一句道:“祖父,请恕孙儿不孝,那陈府之女,孙儿绝不会娶。”

纪延章目光如炬,冷声道:“这可由不得你!我亲口应下的婚事,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你就必须娶陈氏为妻!”

“不可能的,我与轻音已经订亲,此生非她不娶。”纪卓云定定看着地上某一处,缓缓道。

“我绝不会承认什么订亲!你听好了,别说如今江陵王谋反,顾德明进了大理寺官职被削,就算他还是一品大学士,还是江陵王面前一等一的红人,我纪府都不会与他攀亲!”纪延章说得斩钉截铁,没有丝毫回转的余地。

纪卓云猛地抬起头来,道:“祖父是顾忌着那些流言?”

“纪家自本朝开国以来,世代袭爵,门风严谨,”他低头看一眼纪卓云,目中有坚定,有痛惜,“我不会允许声名狼藉的女子入门的,哪怕只是流言。”

纪卓云仿若被人当胸打了一拳,身形有些不稳,垂在两侧的手紧握成拳,不住的颤抖。

纪延章见他一脸暗淡憔悴,愁苦不堪的模样,气不打一处来,“你看看你自己,还有没有一点身为纪家子孙的自觉?!为了一个女人,对朝中之事不闻不问,成何体统!”

“孙儿已向元大将军告过假了。”纪卓云轻道。

“元超?”纪延章提高了嗓音,“他都快告老还乡了,你向他告假?朝中如今局势如何,你就一点都看不出来?!”

纪卓云不语,他不认为这些事情有向祖父交代的必要。

幸好纪延章也不欲在这上头与他多说,点到为止,各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201.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