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24

在她圆润的肩头,轻柔的抚触。

顾轻音从他身上起来,瞪着眼睛看他,一副懵懂少女天真娇憨的模样,过了好一会,才悠悠道:“来找你?找你难道不会更累?”

她这样俯低的姿势,正好可以让韩锦卿一饱眼福,将她玲珑婀娜的身段尽收眼底,尤其她胸前一对如水滴状大而丰盈的美乳,以及身下还吃着他肉棒的蜜穴。

他的凤目微微上扬着,黑眸中似流淌着星辉,低沉引诱道:“不会,你什么都不用做。”

顾轻音身子一颤,她明显感觉到抵在她体内深处的巨龙再次蠢蠢欲动。

“你,你......”她咬着唇看他,不知如何开口,他伤势还未痊愈,欲望怎就这般强烈。

他淡笑,在她耳边低语,“被你诱惑的……”

第345章 水乳交融9

顾轻音急急将头转开,躲避着他恶意的逗弄,“那你,你方才还那样说……”

他攫住她的下颔,扳回她小巧的脸,四目相接,淡笑道:“我说什么了?不会让你累着?”

“我不会食言的,随你怎样都好,这次,我来。”他声音很低,带着暗哑。

顾轻音看着他,他璀璨闪亮的黑眸近在咫尺,泛着动人的光泽,将她蛊惑。

她一直知道他是俊美出众的,但从未有一刻,会如此刻一般的心动,她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声,重如擂鼓。

不等她反应过来,韩锦卿身子往后靠,巨龙苏醒,再次在她窄小紧致的甬道内抽插起来。

顾轻音被他突然的孟浪颠的快要坐不住,急喘着,嗔道:“别怪我没提醒你,你腿上可还伤着呢,呀......”

话音未落,韩锦卿的一记深顶,龟头碾过她敏感的突起,舒爽的战栗感让她叫出声来。

不知道是不是韩锦卿很懂得借力,他的这个斜靠的姿势似乎很适合腰部发力,粗长的肉棒直往她甬道深处钻去,变换着方向和戳刺的力度,几乎把顾轻音里里外外都翻了一遍。

顾轻音觉得自己像是骑在一匹疯狂的野马上,这样的抽插要比她方才快了许多,上下的体位的确也能入得更深,他的每一次挺送都狠狠顶到她的子宫口,让她在巨大的欢愉中感到一丝丝疼痛。

她听到两人交合处淫靡的水声,清晰到令人发颤,强烈的快感再次向她席卷而来,她觉得五脏六腑都要被他颠散了,湿润的甬道一阵阵紧缩,整个人像是被高高抛起来,飞到天上,满脑子只剩下一个念头:又要到了......

濒临爆发的一瞬间,她伸出手,下意识的想要抓住些什么,然后,她抓到了,那是一双温暖而有力的手掌,坚定的将她托住,与她十指紧扣,她耳边听到低柔的轻喃,“我在这里......”

她的心一下便有了归依之所,身体在他的带动下起伏,摇摆。

韩锦卿的呼吸也早就乱了,方才主动权是掌握在顾轻音手里,对他而言,有种别样的新奇刺激,而现在,快速生猛的冲撞才是他真正想要的,她的内壁湿滑热烫,不住的收缩着,将他的肉棒死死绞紧,他以这样的体位被她全然包裹住,很快又有了射精的冲动,且比上一次还要强烈,还要迫切,他的额角上尽是细密的汗珠。

“轻音,喊我……”他隐忍着,低沉开口,下身再次重重的钉入她体内。

顾轻音快要攀上欲望顶峰,小脸上布满情欲,不明所以的看他一眼,微微蹙眉,轻道:“韩锦卿......”

韩锦卿坐起来,深深看她,“锦卿。”

顾轻音被他插得早不知东南西北,闻言,似乎有些不耐,微微嘟起嘴唇,“锦卿......”

韩锦卿立刻热烈而缠绵的吻住她,双手与她紧紧相扣,胸膛内似乎有什么要满溢出来,急待宣泄。

顾轻音迷迷登登的回吻着,剧烈的高潮随即而至,她颤抖着,不可遏制的发出凌乱而娇媚的呻吟,一股透明的蜜液自小穴深处喷射而出,彻底浸湿了他的肉棒。

韩锦卿心驰神荡间,继续在她穴内狠狠冲撞了数十下,几股白浊热烫的体液尽数而出,再次灌入她体内......

小竹楼二层的厢房内,肉体碰撞声和淫靡的水浪声持续不绝,夹杂着女子的呻吟和男子的喘息,清晰可闻,站在门外的宋夫人一张不再年轻的脸上泛出红晕,一脸了然,自语道:“我就说他们是一对儿吧,这顾姑娘还肯不承认。”

顾轻音再次跨出房门的时候,已是翌日早晨。

第346章 她的心思(本章为珍珠6300加更)

韩锦卿的手臂和小腿明明都受了伤,但他在床上折腾起顾轻音来却丝毫不含糊,直到掌灯时分,两人才倦极而眠。

两人这一觉睡得极沉,顾轻音再次醒来,窗外天色已明。

她一转头,韩锦卿的睡颜近在咫尺,容色俊美,神态平和,与平日里傲然清贵的姿态大大不同,与昨日在床笫间的撩人情动亦大大不同。

她第一次在他熟睡的时候看他,不由自主的伸出手,轻置于他的发鬓处。

他与她如今这般的关系,算什么?她自问。

她与他,在朝堂上,曾经是水火不容的政敌,他不择手段的打压江陵王,打压她父亲的同僚,不止一次令她陷入险地,并且,强要了她的第一次。

但,他亦帮过她,明里暗里,并没有真正伤害过她和她的家人。

父亲落难,他将证据销毁,助他出大理寺,她被人追杀坠崖,他护着她,一跃而下。

她和他共同经历了那么多事,她甚至无法说清自己对他的感觉,以往,在他面前,她总是竖起最锋利的刺,不肯露出一丝一毫的软弱来。

恨他吗?或许有过,而今早已变淡。

喜欢他?她心尖颤动,目光柔和,唇角一丝无奈苦笑,她可以骗过所有的人,甚至差点就骗过自己,但此刻,他为她坠崖受伤的此刻,她无法继续骗下去。

她可以把自己的一切变化归咎于因为他救了她,因为他的伤势而顺着他,但她无法忽视自己的心,面对他时会有的悸动和柔软。

她凝神片刻,收回手,仔细穿戴好,刚跨出房门便见到端着木盘的宋夫人,盘子上的各种吃食还冒着热气。

“顾姑娘,你家相公还睡着?”宋夫人笑,端正的脸显得很和善,“这是刚做的,本还在犹豫要不要给你们送进去。”

顾轻音赶紧接过来端在手里,“多谢老夫人,让你费心了。”

宋夫人摆摆手,“别和我老婆子客气,你们昨夜连晚膳都没吃,一定是饿了。”

顾轻音一听,脸上腾地红了,低着头不说话。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顾姑娘,年轻人血气方刚,难免的,赶紧端进去吧,我去打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199.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