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18

转身就走的,偏生就只能继续在这里和他扯些有的没的。

“你手脚不便,我看今日还是算了。”她道。

“既然是你的一番心意,自然不能白白浪费了。”韩锦卿的声音继续悠悠响起。

顾轻音闭眼,复又睁开,“那你自己洗,我先回避一下。”

“顾轻音,这就是你感激恩人的方式?”

顾轻音顿了顿,狠狠咬牙,终于回身,将屋内唯一一把椅子搬到浴桶边,也不看他,自顾自道:“你先坐在这里,再挪到里面会方便些。”

韩锦卿唇角微微勾起,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的举止,“那就有劳顾大人了。”

顾轻音并非不愿,而是不甘,每次被他在口舌上占了上风不说,还要各种任劳任怨,尤其在这当口,他用了感恩的名头来压他,她更加无话可说,只得被他吃得死死的。

她回头,正对上他那双洞悉人心的黑眸,心知逃不过去,只得任他的手臂搭在她肩膀上,往浴桶方向走了几步。

韩锦卿被扶着坐到椅子上,看了眼浴桶四周,斜飞的剑眉微微蹙起,“就只有棉帕?”

“你惯常用的那条锦帕原是我随身之物,今日拿出去晒了,再说,沐浴用棉帕不是更舒服吗?”她伸手试了试水温,“差不多,你可以坐进去了。”

韩锦卿拦住她要过来搀扶的手,轻缓道:“不说熏香和面脂,连澡豆和皂荚都没有,怎么沐浴?”

顾轻音尽量让自己克制点,耐心点,不要被轻易激怒,道:“你以为你在哪?这里怎么会有那些东西?宋夫人去找脂膏了,有的话一会送过来。”

韩锦卿一脸不屑,嫌恶道:“脂膏?什么东西?不要也罢。”

他边说边往浴桶里挪,右手撑在浴桶边缘,左手臂攀着顾轻音的肩颈,缓缓的坐入热气蒸腾的浴桶内。

当身体全部被热水包围的刹那,韩锦卿舒服的低吟出声,实在是连日来吃了太多苦,又受伤,又坠崖,他已经很久没有过这种彻底放松的感觉了。

“那,你自己把衣服脱下来。”顾轻音刚想为他瞧不上脂膏的事再多说几句,却见他入水后,微仰起头,苍白的脸颊渐渐有了红晕,凤目眯起,一副沉醉模样,忽然就开不了口了,只别扭的换了一句。

韩锦卿闻言,很快将披在肩头的中衣扯落,又弯腰去脱中裤。

“等,你等一下,我先回避……”顾轻音慌乱道。

“喏,拿走,”她话还没说完,韩锦卿已经将脱下的衣裤递到她手里,凤目含着水气,别有深意的看她一眼,淡淡道:“回避什么?又不是没见过。”

顾轻音怔怔看他赤裸在外的白玉肌肤,沾着细小的水珠,晶莹闪烁,晃花了她的眼。

第335章 洗洗擦擦(本章为珍珠6200加更)

纵然两人不止一次赤裸相见过,但不得不说,韩锦卿的肌肤确实令人艳羡。

顾轻音不由得多看了两眼,直到他发出一声轻呼。

“怎么这么不小心,”顾轻音见他左臂沾了水,肌肉不住轻颤,心头一紧,道:“都提醒过你好几次了。”

韩锦卿待一阵痛意过去,懒懒瞥她一眼,“你倒是来啊。”

“我,”她有些心虚,心中暗恼自己居然会被他皮相所惑,语气加重几分,“我又没说不帮你,何必这么心急?”

她接过他手中的棉帕,先替他净了脸,再站到他身后,为他揉搓青丝。

这是她第一次为他人洗发,也是第一次真正触碰男人的发丝。

他的头发黑而硬,根根分明,发梢整齐,看得出平日里是保养过的,她不敢多用力,只用棉帕沾了水,将发丝分成一股一股的,反复揉搓擦洗。

韩锦卿微仰着头,凤目半眯起来,“还算娴熟,帮谁洗过?”

顾轻音手里正忙,不由咬牙道:“相爷,下官好歹也是御史中丞,自然有人服侍梳洗,至于其他人,下官从未想过。”

韩锦卿长眉轻扬,唇角微勾,“如此说来,我是你的第一次?”

顾轻音手中一顿,只觉他是话中有话,再揉搓时便用上了几分力气,“那是因为你受了伤。”

“受伤就能得你亲自服侍沐浴,”他忽地转头睐她一眼,黑眸炯炯,“不吃亏。”

“你大可以多受几次伤试试。”她低垂着眸子,遮掩住起伏不定的心思。

韩锦卿整个人往后,虚靠在她胸前,闭目淡淡道:“最毒妇人心,这话不是没有道理的。”

她将他推坐起来,擦洗后的发丝分成两股,垂落在肩头,露出他莹白的背脊。

“那你是不是还得多防着我点?”她开始轻柔的为他擦拭后背,“就不怕我偷袭你?”

韩锦卿猛地侧转过身,唇角含笑,“你要如何偷袭,这样?”他飞快的在她脸颊上印下一吻,很快退开。

顾轻音猝不及防,红晕很快爬上来,急道:“你再这样,就自己洗吧。”

说着,她便将棉帕仍进水里,作势要站起来。

韩锦卿掀开眼皮,不慌不忙,道:“我还伤着呢,你真忍心?”

顾轻音一跺脚,刚往前迈一步,又退回来,狠狠瞪他的后脑勺,“我有什么不忍心的,你又不是我什么人。”

话说归说,手里倒又拿起了棉帕,继续替他擦背。

“嘶——”他回头看她,眼角微红,“手重了。”

顾轻音忙收了力气,嘴里不屑的哼一声,“真金贵。”

过了片刻,韩锦卿淡淡开口道:“我是你恩人,你忘了?还有,沐浴就只是擦背?”

顾轻音咬着唇,她当然知道沐浴是怎么回事,但除了后背,其他地方,她要怎么帮他擦嘛。

他的肩颈部位到腰部以上,她已经来回擦了很多遍,他白玉般的肌肤已有些发红是不争的事实。

她心一横,微微躬身,手从他腋下绕到前胸,来来回回的洗了几遍。

她神情专注认真,倒也没觉得如何,但韩锦卿的感受就大大不同了。

她这个姿势,绵软丰满的胸部正若有似无的贴在他后肩处,绕到他身前的那只小手,白皙绵软,握着棉帕上下左右的来回擦拭,不经意间便刮蹭过他胸前两点粉色的茱萸,带来微微的战栗。

他已经许久不曾与她亲近,此时在她不自觉的撩拨下,只觉呼吸间全是她身上淡淡的芳香,那是他熟悉的味道,直窜入他肺腑间,久违的燥热感猛的袭来,小腹一热,身下很快有了反应。

顾轻音对他的变化浑然未觉,小手执着棉帕自前胸向下,来到他坚硬火热的腹部。

他突然将她的手按住,低沉道:“顾轻音,你说过,我行动不便,若有什么需要你做的,尽管开口。”

他转头,俊美的侧颜让她的心急促的跳动起来。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193.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