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17

事关系重大,还是由皇兄定夺为好。”

杨敏元告退后,皇帝命人直接在紫宸宫内摆下晚膳,父女二人相对而坐,随意说着话。

皇帝后宫妃嫔虽多,但膝下子嗣单薄,只得了两位王子,一位公主,对着杨绮月自然宠爱有加。

杨绮月虽说不上恃宠而骄,但也知道父皇对自己向来是百依百顺,惟有这婚事上头,不容她多说半句。

但她向来心直口快,有一说一,今日与魏冷尧再遇,已经被她自动归结为两人天大的缘分,此时哪里能忍住,便开口道:“请父皇取消儿臣与韩相的亲事。”

皇帝夹菜的动作一顿,沉沉道:“你又在胡说什么?”

“儿臣没有胡说,儿臣知道父皇器重韩相,但儿臣和他根本无法相处,如何能成夫妻?况且他如今失踪,生死未卜……”

“闭嘴!”皇帝严厉的打断她,“此事也是你能妄议的?!”

杨绮月见父皇发怒,不再开口,识趣的默默吃菜。

过了片刻,皇帝看女儿一眼,问道:“实话和父皇说,我的月儿可是有了心上人?”

杨绮月的脸刷的红了,眼神飘忽不定,算是默认了。

“是谁?说出来,父皇看看你的眼光,他能否与韩卿比肩?”皇帝放下筷子,缓缓道。

杨绮月不服道:“父皇,在儿臣心目中,他可比韩相好多了。”

皇帝轻笑:“究竟是何方神圣,令我的月儿如此倾心?”

杨绮月娇羞道:“儿臣也是才知晓他的名讳,就是方才从父皇这里离开的,魏冷尧,魏将军。”

第333章 备水沐浴

令杨绮月诧异的是,父皇居然没有立刻反驳她,听到魏冷尧的名字时,他微微一顿,似在思考些什么。

她抱着试探的心态委婉的向父皇再次提出取消亲事,出乎意料,父皇没有再反对,只是按着眉心,朝她挥挥手,她自然知情识趣的离开。

这样的结果已经是她此行的很大收获了,她觉得父皇还是很开明的,既然她几次三番向他说明自己与韩锦卿不可能,相信不久后父皇便会想通,不再逼她嫁给韩锦卿了。

而魏冷尧既然能出入紫宸宫,官职必然不低,说不定也很得父皇器重,她或许真能如愿以偿的嫁给他。

想到这里,她脑海中浮起一双幽蓝的眼眸,冷冷的注视着她,她的心不可遏制的剧烈跳动起来。

崖底,小竹林。

顾轻音从未想过准备沐浴会如此艰难。

她将韩锦卿要沐浴之事告知宋夫人后,宋夫人面露难色,她细问之下才知道,竹林附近并没有可用水源,老两口平时用的水都是宋老伯去很远的地方挑来的,他们用的格外珍惜,除了基本的清洁,那些水全部用来煮饭饮用,沐浴对于他们而言,竟是十分难得奢侈的。

她想起这几日为了韩锦卿的伤势,擦洗换药,没少用水,宋夫人却从未说过什么,心里不由得起了几分愧疚,忽又想起韩锦卿猜测的两人身份,不管如何,这几日幸得宋氏夫妇相助,她心里仍是感激的。

看着宋夫人为难的脸色,她忙道:“既然取水不易,那就不麻烦宋夫人了,我替他多擦擦身也是一样的。”

饶是韩锦卿让她无论如何要跟着一起取水,但让别人这么为难的话,就算了罢。

宋夫人却摇摇头,“这可不行,你家相公是病人,也是客人,他的要求我老婆子不能不应。这样吧,顾姑娘,你随我走一趟,地方有点远,两个人一起去,挑的水应该就够你家相公沐浴用的了。”

顾轻音一想,当下毫不迟疑的点头。

到了地方才知道,这水源真的是远,她之前与韩锦卿出来走了几次都没有走到过,在一条羊肠小径的尽头,水倒是清澈见底的山泉,看看周围景致,似有几分熟悉,这才想起来,她和韩锦卿摔下悬崖时,就跌落在溪水附近。

当时她跟着宋老伯走到竹楼的时间不长,现在却为何要绕远呢?她心中有了疑问,但没有马上问出口。

她从未干过重活,挑着两桶水走得跌跌撞撞,好不容易到了竹楼前,水已经洒了不少,她懊恼不已,宋夫人则在一旁笑着宽慰她,并很快将水烧开了。

当她狼狈不堪的提着两桶热水进门时,韩锦卿正斜倚在床头看一本旧书,听到动静,他抬起头来,目光淡淡的将她从头到脚扫过,漫不经心道:“你还真把水准备好了?”

顾轻音闻言,心火一下就窜上来,将水桶重重放在地上,道:“你什么意思?不是你让备水沐浴吗?”

韩锦卿看着她微红的脸蛋,再环顾下四周,道:“你让我在这里洗?”

“不然到哪洗?这里又不是你的相府。”她不屑道。

这时,宋夫人推了个大浴桶进来,气喘吁吁道:“这是老头子上个月新做的,还没用过呢,先给你家相公用吧,”对着两人和气一笑,又把顾轻音提进来的热水一桶一桶往浴桶里倒,“还需要什么,尽管和我说就是。”

木桶里的水很快倒入大半,蒸腾出袅袅白雾,顾轻音听着关门声,两眼发直的看着浴桶。

韩锦卿放下手里的旧书,坐起来,神色慵懒淡然,缓缓道:“水源的位置,可认得了?”

顾轻音点点头,视线仍停留在浴桶边缘。

过了一会,她朝他走近几步,仍是低垂着头,轻道:“你自己,可以洗吗?”

韩锦卿挑眉,他本来只是以沐浴为借口让宋夫人带顾轻音去认水源而已,他不认为在这种环境下可以舒舒服服的沐浴,但现在,他改主意了。

“我左手根本抬不起来,你说呢?”他边说,边将粗布长衫缓缓扯落。

第334章 洗或不洗

顾轻音勉强向前两步,道:“既然伤还没好透,何必急着沐浴,若是伤口沾了水,伤势恶化可如何是好?”

“哦?那你怎么不早说?非得等宋夫人辛苦将水都烧好了,倒入这浴桶里才想起来?”韩锦卿的中衣微微散开,“你是存心让宋夫人白费力气?”

顾轻音猛地抬头,拔高了声音,道:“谁让谁白费力气?是你说要沐浴,我才和宋夫人费了好大功夫把水取来,烧好,你倒是一副不情愿的模样,这会我看你手脚不便,好心提醒,你又说我让宋夫人白费力气?!行,你爱洗不洗,请便!”

她说完,立刻转身,便要离开,就听韩锦卿在她身后道:“顾轻音,我冷……”

声线浅淡慵懒,偏带着一丝勾人的韵味,让她的心跳漏了一拍。

她站在门口,不肯回头,“冷就把衣服穿好,盖上棉被就是。”

“不如泡澡的驱寒效果好。”他淡淡道。

顾轻音觉得自己的脚就像是生了根,怎么都挪动不了半分,她明明应该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192.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