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8

0加更)

这一罚责一经定论,李承风那个憋屈啊,忙差了人去相府投拜贴,无奈投三次被退三次,跑腿的人说了,相爷有事,相爷在忙,相爷今日不回府里。

李承风自然是懂了,韩锦卿不想见他,他急得在屋里直跺脚,娇儿上前来安慰,被他狠狠一脚踹翻在地,怒道:“就是你这个贱人给我出的馊主意,现在相爷得了趣了,对我避而不见,不管我死活了。”

娇儿呜呜的哭着,好不可怜。

就在李承风面壁的一个月后,御史台呈上一份长长的卷宗,有理有据的将李承风多年来违规提拔武官,任人唯亲,任人唯财的贪腐面目暴露出来,引发龙颜大怒,朝堂上下一片哗然。

皇上因为各种原因,直接将此案交由摄政王办理,摄政王杨敏元德高望重,公正廉明,很快就将此案落实到了刑部。

刑部办案向来雷厉风行,不出一月,案件就已盖棺定论,李承风徇私枉法,贪污受贿,藐视国法纲纪,理应革职查办,皇上念其在兵部七年也算尽职,故调其至边境饶城任知府,任期五年。

李承风正在家中面壁,听说自己竟被刑部立案查办,急得在家乱窜,差点就急火攻心了,与两月前的面壁惩罚自然不可同日而语,他不断差人去相府求助,又寻了人想尽办法打听情况,最终得知自己要被调离京城,去饶城做知府时简直如晴天霹雳,一直接受不了,竟然晕了过去,侍郎府内顿时一片愁云惨雾。

而顾轻音这里则因上奏有功,被皇上嘉奖,赐了不少金银锦缎,仆人若干,良田千亩,顾府一时间热闹非凡,前来恭贺的官员差点就要踏破了门槛,顾德明夫妇忙于迎来送往,府内倒是经历了少有的热闹。

这日,顾轻音在御史台办公,一名小吏前来传话,说是顾大学士请她到翰林院走一趟。

顾轻音有些意外,父亲有什么话在家里不好说,还要让她特意跑一趟翰林院?

带着疑惑,她放下公务,向宋大人告了假,一路朝翰林院而去。

翰林院设有大学士,学士,供奉和编修等官职,大学士地位超然,除了象征着学术上的高超地位,在朝堂上的分量同样举足轻重,为内阁重臣之列,与前朝有所不同的是,兴和王朝的大学士均授正一品官职,除了在翰林院供职,还可同时兼任其它要职,处理朝政,但要成为大学士却要接受方方面面的严格考核,其难度绝非常人可及,也因此,目前翰林院的大学士也仅有三人。

翰林院的地位倍受世人推崇,其建筑构造亦颇为精细雅致,小桥流水,假山奇石,顾轻音一路匆匆行至大学士苑,转上廊桥,迎面正走来一人。

来人一袭宽大月白长衫,墨发如瀑倾泻,眉目如画,眉心一点浅浅朱色,长眉斜飞入鬓,眸中波光潋滟,容颜倾世,气质卓绝。

他从顾轻音身边走过,低头朝她浅浅一笑,如三月春风,顾轻音一时间竟走了神,鼻尖始终萦绕一抹淡淡的檀香。

待顾轻音来到顾德明处,顾德明已等了她一段时间,见他神色严肃,顾轻音小心翼翼的喊了声,“父亲。”

“你与那纪卓云到底怎么回事?是露水情缘,还是真的有了私情?!”顾德明面容微沉,开门见山的质问道。

顾轻音心头一跳,“父亲!您,您何出此言,我与那……那人,根本就不认识啊!”她也没说谎,她是真不认识他啊。

“哼,你倒是能翻脸不认人,人家好歹出生将门,还救了你的命!”顾德明怒斥道。

顾轻音对于父亲知道了她的救命恩人是谁并不意外,只是他刚说的露水情缘,难道,父亲已经知道了一切?!

第29章 父女对谈  5313566891613

第29章 父女对谈

顾轻音心下有些慌乱,却也不想父女间有隔阂,便坦诚道:“父亲,您今日要女儿前来是因为知道了我与那,纪卓云的事,找女儿对质的?”

顾德明看她一眼,“这事还用得着找你对质?!木已成舟了,你不知分寸,为父这老脸还是要的!”

顾轻音急道:“父亲,女儿和他,确有夫妻之实,但女儿最近身体异样,这事,并非女儿本意啊。”

顾德明摇摇头,“好了好了,这事我们先不谈。我想和你说的是,这纪卓云前阵子就差人几次三番的往府里头送东西,说是给你补身子用的,这几日,你得了嘉奖,他又派人到府里祝贺,送了贺礼,还让人在府门外放炮竹,甚至,作为韩锦卿的人,在李承风的事情上,他一点都没帮着说过话,”他见顾轻音一脸茫然,又道:“这些事,你知不知道?”

“女儿完全不知道啊,”顾轻音觉得很惊讶,这她都是头一次听说,“那父亲您怎么不早些告诉女儿?”

顾德明不答反问:“你是真不知道?”

“千真万确。”顾轻音重重的点头。

“那纪卓云就没再来找过你?你们之间没有任何联系?”

“没有,真的没有,女儿巴不得再不见他。”顾轻音急道。

顾德明深深的看着女儿的眼睛,半晌,道:“好,为父信你,也好让你母亲彻底断了念想。只是,你这里想与他做个了断,却不知他动的是什么心思,”他继续道,“他毕竟是韩锦卿的人,现在对你示好,这些动作必定早已落入有心人的眼里。”

顾轻音七窍玲珑心思,马上接道:“父亲是怕江陵王那里……”

顾德明点头,道:“不错,王爷心思缜密,广布暗卫,纪卓云这些日子里与我们府上的接触,王爷必定已经知晓,到时万一起了什么波澜,就是节外生枝了。”

“那父亲的意思是?”

“你这几日就直接去将军府里与纪卓云说清楚,也算是当面谢过他的救命之恩,顺便带上谢礼,这礼数绝不可偏废。”

顾轻音点头应了。

顾德明沉吟片刻,再道:“轻音,这次你对付李承风,事情虽然办得不错,但太过冒进,以后还是先与为父商量为好。”

“是的,父亲。”顾轻音低头,那李承风当真是大大得罪了她,她怕告知父亲以后还需忍耐一段时间,她真是等不及要他好看了。这件事她办的确实有些激进,总算结果是好的,她在心底也长舒了口气。

顾德明见她神色平静,又道:“你以为李承风这么好对付?就你拟个折子,摆出证据,就可以把他拉下来?这次要不是摄政王和上官大人作主,禀公执法,外界插手余地有限,韩锦卿早就保他下来了。”他必须让她知道这其中的厉害关系,一名朝廷三品大员,不是她一个人可以左右的了,也不是一个御史台可以掌控的。

顾轻音有些讶异,这看似平顺的案件处理背后原来还是各方势力的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19.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