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11

音脸上微热,有些手足无措,却听他道:“我渴了。”

她正不知该与他说什么,便立刻从桌上拿起方才倒好的茶水递给他。

他伸出手来接,她低垂着头,正看到他左手上层层包扎的纱布,手上一晃,茶水便有些洒出来,滴落在被子上。

“我,”她慌乱的掏出自己的帕子,有些笨拙的擦着被面,“我,对不起。”

“有什么好对不起的,我早觉得这被子透着一股味道,正好让他们拿去洗了。”韩锦卿半挑着眉,悠悠道。

顾轻音因他舍身相救,本对他存着愧疚的心思,听了这话,却瞪大眼道:“你,我们不能这么麻烦人家,你说被子有味道,多半是你身上敷着的草药味,即使换了被子也还是有的。”

韩锦卿看着她正经说教的模样,微眯起眼,“那依你的意思,我这些天就只能盖着这条有味道的被子了?”

第326章 挑剔日常

顾轻音与他对视片刻,几次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终是道:“我们现在是寄人篱下,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挑剔?”

她心里已经想着,若他实在要换,大不了她自己拿出去洗了,但按他的性子,就怕是故意与人为难。

韩锦卿的眉心即不可见的一蹙,懒洋洋道:“寄人篱下?也对,那我喝口茶总可以吧?”

顾轻音咬了咬唇,将茶杯递给他。

谁知,韩锦卿才喝了一口,便尽数将茶水吐了出来,弄得雪白的中衣衣襟上湿了一片。

“你干什么?”顾轻音看着他,觉得莫名其妙。

韩锦卿凤目扬起,茶渍还挂在唇边,“你弄的是茶吗?这么难喝。”

说实话,这茶水顾轻音也有些喝不习惯,听宋夫人说,是用晨间沾了露水的嫩竹叶自己炒了做的,味道是挺一般的,并没有多少茶香,和她平日喝的不能比,但总比白开水强些吧。

韩锦卿前两天伤势较重,她都没敢让他喝茶,都是喂的水,今日本想让他尝些滋味,却换来他这一番奚落。

她顾念着他终究为自己受的伤,也还病着,不欲与他计较,从他手里接了杯子放回桌上,便不再说话。

这时,宋夫人推门而入,“顾姑娘,热水来了,哟,你家相公醒了啊。”

她不顾顾轻音的阻拦,将一大盆热水直接放到木架上,眼神不住的瞥向韩锦卿,“你家相公长得真好,顾姑娘真是好福气。”

顾轻音已不想和她争辩,见她已经开始替自己在热水里搓起帕子,忙抢了过来,“真的不用麻烦宋夫人了。”

“不麻烦,不麻烦......咦,你家相公中衣都湿了,顾姑娘,你赶紧替他擦身换衣吧,他伤势未愈,经不起风寒的,”她边说边走到窗边,将窗子关起来,“林子里风大,病人可不能多吹。”

“多谢宋夫人,”韩锦卿唇边含笑,道:“我正觉得身上有些发冷。”

“啊呀,这还得了,顾姑娘,”她将顾轻音推到床边,“赶紧吧,万一你相公又烧起来,不是闹着玩的。”

顾轻音实在忍不住了,“他不是......”

“那我先出去了,你可别再耽搁了啊。”宋夫人替两人关好房门,很快走开了。

房内又是一阵尴尬的沉默。

“过来。”韩锦卿语调淡淡。

顾轻音一步步往他床边上挪,可房内不过方寸之地,没走几步她又不得不面对韩锦卿戏谑的眼神。

宋夫人说的有道理,他这中衣是必得要换的,她深吸口气,平缓道:“我从没伺候过人,手里轻了重了,或是哪儿让相爷不满意了,还请相爷多多担待。”

她从床尾的矮柜里找出一身干净的中衣放在床边,就要去解他的衣服系带。

韩锦卿唇角微勾,刚要开口,眼角瞥到床边,问道:“这是谁的?”

顾轻音的目光落到叠得平平整整的中衣上,直接回道:“自然是你的。”

韩锦卿凤目微微眯起来,片刻,便去拉扯身上的中衣。

他一只手虽受了伤,另一只手却是用了极大的力,很快便将衣襟完全扯开,隐隐露出胸前一片白皙的肌肤。

顾轻音赶紧按住他还要继续动作的手,急切道:“你刚才不是还在说冷?”

“我不喜欢穿别人的衣服,”韩锦卿挑眉看她,“是你帮我换上的?”

“你,”顾轻音觉得非常无奈,用了极大的耐心道:“你的中衣上全是尘土,脏的没法看了,现在穿的这件是宋夫人给宋伯做的,他只穿过一次。”

“你现在还病着,这里也不是你的相府,你是要继续挑剔,让自己着了凉加重伤势,还是要养好伤早日离开呢?”

她一口气说完,脸上仍留着激动的淡淡红晕。

韩锦卿看着她的模样,整个人又懒懒的靠回床上,淡淡道:“若一直在这里养伤,似乎也不错。”

第327章  你换不换

顾轻音被他说得一怔,又见他一双晶灿眼眸悠悠看着自己,也不知想到什么,脸上的红晕更深几分。

“那你尽管在这里养着,我还得继续春巡,”她咬着唇,瞪他一眼,细声道:“你到底换不换?”

韩锦卿轻哼一声,漫不经心道:“你能不能留在御史台都未定,还想着春巡?”边说边将中衣慢条斯理的脱下来。

顾轻音拿中衣的手顿了下,心里不禁有些忐忑,语气硬起来,道:“我怎么就不能在御史台了?”

韩锦卿定定看她,“我觉得冷了。”

顾轻音这才注意到他居然已经赤裸着上身,墨黑的发丝披散在肩头,胸前白玉般的肌肤因淋到茶水而微微发红。

她飞快的别开眼,将干净的中衣丢到他身上,“快穿上。”

虽已快入夏,但竹林不比别处,自然更加阴冷一些。

韩锦卿淡淡看她,道:“你不替我擦一下?”

顾轻音紧紧握着手中的巾帕,眼睛都不知要往哪里看,胡乱的在他胸前抹了两抹。

明明是隔着帕子,似乎还能感觉到他温热的肌肤,让她的手心一阵阵的发热。

韩锦卿看她一眼,“这就好了?”

“行了,”顾轻音粗声粗气道:“不就是打翻了一点茶水吗?把中衣穿起来。”

“我昏迷的时候,也是你擦的身?”韩锦卿显然并不像他所说的那么冷,不紧不慢的问着,眯起眼睛打量她有些紧张的神情。

“不是我还能是谁,”顾轻音道:“难道还要麻烦宋夫人伺候你?”

“擦干净了?”韩锦卿也没计较她的口气,但语调透着轻嘲。

顾轻音微微直起身板,回道:“当然,从头到脚我都擦过了,你不知道你刚摔下来那会有多脏,衣服也是我给你换的。”她说的理直气壮。

这里,她自然略过她是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186.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