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10

所有官员一道回京,只不过不是马上回府休整,而是立刻进宫,面见圣上。

皇帝正被江陵王谋反一事搅得寝食难安,闻言,身体微微一晃,脸上的皱纹似都深了几分。

他深知韩锦卿在朝中地位,自然将此事压下来,暗中却派出数十名御前侍卫及部分禁军前往紫云山搜寻。

豫王府。

杨敏元端坐于书案后,仔细审阅着江陵王谋反案的卷宗。

上官容钦坐在他下首左侧,也在翻阅与谋反相关的记录。

“岂有此理,杨敏朔实在无法无天!”杨敏元愤而拍案。

上官容钦将手里的卷宗放下,淡然道:“王爷息怒,江陵王虽不义谋反,却幸得及时察觉,终未酿成大祸,实乃朝廷之幸,王爷功不可没。”

杨敏元摆摆手,额上皱纹深刻,目光却犀利如往昔,“他在朝中根基颇深,又手握兵权,与州郡的藩王联系紧密,就算此时已身在天牢,要铲除他所有势力,也并非一朝一夕。”

上官容钦沉默一阵,清雅开口,“魏冷尧最近动作频频,对兵权似乎志在必得。”

杨敏元目光沉沉,“本王自摄政以来,一直没能掌控兵权,这次还要请上官大人多多费心了。”

“下官自当尽力而为。”上官容钦站起来,拱手施礼道。

杨敏元点头,话锋一转,“本王丢失的古卷下落,上官大人查的如何了?”

“盗贼神出鬼没,如今已出了京城,下官派出的人手会继续沿路追查,不夺回古卷,不得回来复命。”上官容钦回道。

杨敏元眉头深锁,古卷中的秘辛知晓之人甚少,如今却有人敢闯王府偷盗,可见必是有来头的,他疑心是江陵王杨敏朔,或是丞相韩锦卿,但终究只是疑心罢了,无凭无据,实难追查。

正思索间,门外急匆匆进来一人,说有要事禀报。

“王爷,刚从宫里传来的消息。”那人眼角瞥一眼上官容钦。

杨敏元让他起身,“上官大人不是外人,你有话就直说。”

那人点头,“是在此次女官考绩的紫云山上出的事。”

上官容钦眉头一动,只听那人继续道:“韩相和一名叫顾轻音的御史台女官在考绩后莫名失踪。”

“韩锦卿和女官失踪?”杨敏元显然是震惊的,在江陵王杨敏朔刚出事的节骨眼上,作为朝中另一派重要势力代表的韩锦卿居然失踪了。

“皇上是何反应?”他问。

“皇上欲将此事压下,只暗中派了禁军进山搜查。”

杨敏元挥挥手让那人退下,看着脸色有些发白的上官容钦,缓缓道:“上官大人,你怎么看?”

上官容钦穿一袭淡青色的锦袍,广袖博带,腰间系一枚碧色玉佩,他静静站着,清雅如莲,静淡出尘。

他缓了神色,像是未曾受到任何影响,道:“王爷若想一探虚实,亦可派人进山。”

杨敏元凝神片刻,道:“此事蹊跷,待本王思虑妥当再作定夺。”

上官容钦垂首,“听凭王爷吩咐。”

他从王府出来,便上了停在门口的马车,轻道一声,“去明素巷。”

林坤的马护在马车右侧,始终与马车同速前行。

车窗的帘子微动,被微微掀开,上官容钦清淡道:“人呢?”

林坤目不斜视,回道:“已在京郊寻了临时的藏身之地。”

“确保他的安全,”上官容钦继续道:“我这里再无音讯,王爷必会派出身边的暗卫来查。”

“属下明白,已让人在浔阳周边另寻了一处地方,随时便可转移。”

上官容钦点头,片刻,又道:“你亲自去紫云山一趟,打探韩锦卿和顾轻音的下落,如有任何发现,马上来报。”

很快,车帘被放下,隔绝了一切。

第325章 相处点滴

夜凉如水。

上官容钦从明素巷的一间宅院里走出来,林素源身着官服,随侍一旁。

“你的考绩评价不错,”上官容钦边走边道:“不过,还是继续留在御史台罢。”

林素源低垂着头,在月下看不清她的神色,“下官知道。”

“这里多添些人手,看好她。”上官容钦的声音依旧柔和如春风。

“下官知道,”她点头,“不会让她惹出乱子的。”

两人说话间,内院里忽然传出一声凄厉的尖叫,在暗夜里让人毛骨悚然。

上官容钦眼神一变,“你进去看着她。”

林素源飞快看一眼他清俊雅致的侧脸,“夜里风大,大人多加一件衣裳。”说着,便将一直攥在手里的外袍递过去,随即向内院而去。

韩锦卿的腿伤并不严重,说是接骨,实际宋定坤只是对腿骨做了矫正。

烧退了以后,他清醒的时间渐长,在床上躺了三日,他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顾轻音端着新沏好的茶水从门外进来,倒了杯茶放在桌上,转身去架子上取晾好的巾帕。

她原先穿的朝服在摔落时被树枝划破了,只得换下来,穿上普通的女子衣衫。

粗布麻衣,衬着她清丽的面容,窈窕的身段,倒也别有韵味。

她走到床边,刚要如之前一般擦拭他的脸,却见他忽然睁开了双眼。

这几日,他大多时候是沉睡着的,只偶尔在迷糊中要了几次水,她真正与他面对的时候很少。

她心里虽担心,但仍有些庆幸不用马上面对他,因她实在不知在这种情形下要如何与他相处。

他的眼眸如墨玉般晶灿,深邃的似要将人吸进去,她心头一紧,手下一顿,轻道:“你醒了?”

韩锦卿看着她,两人许久都没有说话,只这般沉默着。

“你,是要替我擦脸吗?”他瞥向她手中的帕子,淡淡开口。

他的嗓音向来低沉,于浅淡中透出慵懒,许是受伤的缘故,那一贯的慵懒中又夹杂了几许沙哑磁性。

顾轻音一愣,拿着巾帕的手擦也不是,不擦也不是。

“呃,帕子有些冷了,我重新去打盆热水来。”她自顾自的说着,随即便急急走了出去。

出了房门,正巧碰上宋夫人,“顾姑娘,房内还需要什么?”

见她端着水盆,宋夫人热心道:“是要换水呀,盆给我就是了,你进去等着吧,病人身旁可不能缺人。”

顾轻音一僵,道:“不用了,宋夫人,我自己去。”

“别和我老婆子客气,你进去吧,别让你家相公等急了。”宋夫人边说边将她往门内推。

“不是,我们,不是......”宋夫人力气大,她很快被推进房间,房门在她面前被砰的关上。

她转身,正对上他似笑非笑的眼眸。

韩锦卿半坐起来,正靠在床头,脸上还带着病容,气色较之前两日已明显好转了。

顾轻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185.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