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08

不已,他根本无从着力,只能看着她的一只手臂全然松开。

她感到有什么滴落在脸上,温热的,她尽力朝他绽放一抹微笑,“谢谢你赶来救我。”

她松开了手指,山风呼啸,她瘦削的身形自崖边缓缓坠落,浅碧色的朝服全然鼓起,她宛如鸟儿般轻盈。

似乎过了很久,又似乎只是一瞬间,她的手臂再次被人用力拉住,接着,她整个人被狠狠拥进怀中,她听到有人在她耳边轻柔低语,“我不会放开你的,顾轻音。”

她很快沉入一片黑暗中,但她知道有个人一直在她身边。

再次醒来时,她看到头顶上方穿过稀疏的树叶扫下的日光。

第321章 险境求生

顾轻音缓缓从地上坐起来。

林间的风吹在她脸上,凉凉的,有些冷,她动了动四肢,除了手臂酸疼到无法抬起,并没有其他不适。

脑中有些空茫,她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正在一片茂密的竹林中,竹枝修长,碧绿苍翠,在风中摇曳,沙沙作响,身后是一条溪流,水流潺潺,清澈见底。

她转头看去,溪边躺着一个人,墨发散落下来,遮住了他的半张脸,另外半张脸上沾染了些许泥土,但仍可见浓密的剑眉和苍白的肤色。

他的一条手臂搭在胸前,像是想要护住什么,另一条手臂则无力的垂在溪边的鹅卵石上,手背上有些干涸的血迹,被溪水静静冲刷着。

她站起来,跌跌撞撞的跑过去,手指剧烈的颤抖着,拂开他脸上的发丝,让他的脖颈枕在自己的臂弯里。

她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韩锦卿,苍白脆弱,狼狈不已,没有高高在上傲慢举止,没有淡然清贵的雍容姿态,他就躺在她臂弯里,与她离得这样近,安静的闭着眼睛。

她的目光落在他的手臂上,那里被溪水完全浸湿了,伤口不再流血,但留下一道很深的伤疤,皮肉外翻,深可见骨,令人心惊。

心头巨震,眼眶一热,内心的种种情绪糅杂在一起,搅得她五脏六腑都隐隐发疼。

他为什么跳下来?为什么要跟着自己跳下来?

这样冲动的,愚不可及的行为,根本不会是他的选择。

泪水无声的溢出眼眶,答案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但她还是回避了。

她抹去眼泪,勉强压下纷乱的思绪,此处空寂无人,她和韩锦卿若还想平安的离开,必须要靠她一人了。

入目皆是绿色,一眼望不到头,她看着不远处几株折断毁坏的竹枝,估摸那里就是两人最初摔落的地方。

她再次看向韩锦卿,忽的伸出手指探他的鼻息,一丝若有似无的气息吹拂过她的指尖,她收回手,思量片刻,用力将他的身子拖离溪边,无奈手臂酸软无力,没走几步路已让她气喘吁吁。

脑中一时闪过几个念头,她不禁咬了咬牙,将他半拖半拽的扶到了一颗粗壮的翠竹下。

在怀中摸索一阵,她从贴身的内袋中找到一个深蓝的小瓷瓶,还是当初在相府中韩锦卿给的,没想到会在此时用上。

她掏出帕子,在溪水中洗净了,轻轻擦拭着他手臂上的伤口,目光则半分不离他的面容。

尽管还昏迷着,但她不小心触碰到他伤口的时候,他还是皱了皱眉,发出很轻的呻吟,撩动着她紧绷的心弦。

她将药粉洒在他的伤口上,激起他手臂无意识的颤抖,她心头一紧,低喃道:“没事的,你会没事的。”也不知是在安慰韩锦卿,还是安慰她自己。

从中衣的袖口上扯下一段,她简单的给韩锦卿包扎了,将他被水流浸湿的衣袖尽力绞了一绞,才又盖回伤口上。

想要站起来的时候,小腿却是麻的,她不由得趔趄了一下,眼看着就要摔倒。

手臂猛地被人抓住了往上一提,顾轻音这才找回了重心,惊魂未定的回头,却见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正站在自己身后。

她瞬间看到了希望,急忙向老者恳求道:“老人家,请问附近可有住处?他受了很重的伤,急需救治。”她边说,边指向韩锦卿。

那老者仔细打量着他们,目光充满戒备,“摔下来的?”他道,声音粗粝沙哑。

顾轻音点头,看了那老者一眼,老者虽穿着粗布麻服,但身形高大,气质独特,绝非一般的乡野村夫,这也让她心里保留了一分警惕。

“跟我来。”老者盯着靠在竹枝上的韩锦卿看了一会,道。

“老人家,能否行个方便?”顾轻音扶着韩锦卿的肩头,再次出声请求,她很清楚,凭她一人之力是无论无何都无法带着韩锦卿走的。

老者回头,走到他们身边,顾轻音以为他要帮忙一起将韩锦卿扶起来,谁知他直接将韩锦卿背在背上,起身就走。

顾轻音急忙跟上,两人走了很长一段路,她才终于在竹林深处看到一栋两层的小竹楼。

第322章 幽幽醒转

顾轻音将茶壶接过来,道了声谢,复又将房门关上。

他们来到竹楼已经一天,韩锦卿刚到的时候就发起高烧,她便一直陪在床边,拿巾帕浸了水,敷在他额头上。

她感觉到下坠的时候被他拥在怀中,身体不再寒冷,不再孤寂,甚至没有感到任何痛苦就沉入黑暗。

她看着他如玉般苍白的面容,目光自他精致的五官上一一掠过,许久,替他掖了掖被角,从他额头上拿下不再冰凉的毛巾,转身到铜盆里浸水搓洗,抬起手背,用力抹去眼角的湿意。

他手臂上的伤口已被老者重新处理过,但腿部的摔伤因他起了高热便没再继续处理,老者只说要等他熬过去。

天色渐渐暗下来,老者的夫人又送了饭菜进来,顾轻音细声谢过。

老者姓宋,与夫人在这紫云山中居住,已有二十多年。

这是她刚到的时候宋夫人与她说的,她一边勉强咽了几口饭食,一边听着,宋夫人说话很慢,嗓音与老者一样的沙哑难辨,但她还是乐意和顾轻音说话的。

顾轻音很感激这对老夫妇,若不是他们,自己这会也不知能否挨下去,更不用说韩锦卿还受了很重的伤。

她不敢再想,却哪里吃得下饭,把餐盘搁在一旁,一颗心七上八下,全都系在韩锦卿身上。

她分不清自己对韩锦卿到底存了何种情感,一时感念于他危急时刻舍身相救,一时又怨怼他冲动行事,不计后果。

他在朝中的地位是何等重要,若真为了她有个三长两短,引发朝中动荡,那该如何是好。

但韩锦卿却从来不是冲动行事的人,她心中千头万绪,偏偏绕过了这个因由。

她自醒来后,便没再阖过眼,此时窗外翠竹轻摇,屋内烛影幽幽,一阵倦意袭来,她趴在床沿上就睡了过去。

韩锦卿在昏沉中,只觉身上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183.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