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05

顾轻音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道:“你不急吗?”

“急有用吗?”顾轻音叹息道:“若你所言为实,这都快正午了。”

陈慕婉道:“原本我对升迁之事没抱多大希望,只是别人去得早了,便有些不甘心,”她轻笑一声,“实在可笑,是吗?”

“别人?谁去了?”顾轻音不禁问道。

“陆清凤和林素源大半个时辰前就去了,对了,还有李静兰,她去之前来找过你。”

说话间,内务府的人送来了午膳,两人又交谈一阵,一起用了饭。

饭后不久,便有吏部的官员来传唤陈慕婉。

第316章 前途未卜

陈慕婉拉着顾轻音的手,晃了晃,道:“轻音,那我先去,你再等等,应该也快了。”

顾轻音点点头,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院门处,便站在庭院里看一株开得正艳的桃花。

“哟,这不是我们顾大人嘛,怎么没去皓经阁呢?”陆清凤踏进院门,见了她朗声笑道。

顾轻音转头,淡淡看她一眼,“陆大人这么高兴,是高升了?”

陆清凤今日妆容化得浓艳,眉目间俱是得色,倒像是在戏台上唱戏的,笑容都比平日深刻几分,“哪里,官员晋升之事最终还须得由圣上御笔亲批才是。”

“如此说来,还是要恭喜陆大人的,至少,大人的名字能呈到御前了。”顾轻音缓缓道。

陆清凤笑着上前几步,算是默认了,顾轻音这才注意到林素源也跟着她走进了院中。

这几日,她倒并未与林素源有什么交集,两人虽都在御史台任职,但到底关系平平,甚至林素源对她总是抱着莫名的敌意,她自然也不会往她身前凑。

“都是承蒙几位大人抬爱,我的考绩结果还算不得好,倒是林大人,这次得到了所有部衙长官的好评。”陆清凤道。

林素源依旧素白着一张脸,神情寡淡,脸上看不出一丝喜悦,只看着顾轻音,问道:“顾大人还没被传唤吗?”

顾轻音摇摇头,似不在意道:“约莫是我这次考绩太差,还轮不上吧。”

显而易见,陆清凤和林素源都已被归入将要晋升的女官一列,只待将她们的考绩结果送至御书房,由皇上亲自过目即可。

一般而言,皇上会尊重各部衙长官的意见,上呈面圣只是走个形式而已。

林素源微微蹙眉,没有再说话。

“哎呀,顾大人这次考绩很差吗?”陆清凤神情夸张,诧异道:“这可不好,御史台的位子就那么几个,林大人又这么优秀,也不知这次会晋升到哪个职位?”

顾轻音自然听出她在暗示什么,心下一沉,手掌不由自主的握紧成拳。

她唇角微扬,清泠泠的目光在陆林二人身上转了一圈,“御史台的官职怎生摆布就不劳陆大人费心了,况,林大人才干卓绝,也未必就屈居在御史台。”

林素源目光不变,“我会留在御史台的。”

顾轻音与她静静对视片刻,道:“林大人,希望我们还能共事。”

陆清凤见嘴上讨不着什么便宜,拉着林素源回到房里,当着顾轻音的面趾高气昂的关上了房门。

她心里清楚,顾轻音这次不说被贬斥,但晋升是绝无可能的了。

别怪她心狠,实在是这顾轻音往日仗着有个大学士的爹在女官里太出风头,不过是做了没几年的官,倒像是被朝廷当作女官的典范一般了,不仅官职在女官里最高,连口碑都一边倒的好。

考绩后的晋升是有一定名额限制的,多一个人,就多一份竞争,何况顾轻音目前官职最高,少一次机会也没什么。

若顾德明还在任上,那她向谁提这种要求都未必会马上应了她,但顾德明现在失势了,她用身子换个承诺变得简单很多。

眼下林素源似乎很得赏识,若是一同晋升了,今后往来都是同僚,这才要与她特别亲近。

她给林素源沏好茶水,朝窗外望一眼,见顾轻音还站在那颗桃花树下,素衣墨发,身段纤长,她看一阵,冷冷哼了一声。

待陈慕婉回来时,天色渐渐暗下来,女官们全部被传唤到,唯独顾轻音。

皓经阁,议事厅。

韩锦卿姿态闲适的坐在首座上,凤目淡淡扫过底下的一众官员。

“祁大人,女官可都传唤过了?”他道,嗓音低沉慵懒。

祁蕴珩坐在韩锦卿左侧第一个位子上,闻言,忙起身道:“回相爷,本次参加考绩的女官共计四十八名,除了钱玉珠被临时除名外,其余四十七人,已传唤了四十六名。”

韩锦卿长眉轻挑,厅内的烛火照亮他如画的眉目,“哦?那还剩哪位女官尚未传唤呢?”

祁蕴珩尚未开口,就见户部侍郎张文广起身,拱手道:“相爷,既然几位大人对顾轻音考绩结果有争议,不如就先行搁置,待回宫后禀明圣上,再作论断不迟。”

第317章 他的威慑

“争议?”韩锦卿凤目微掀,黑眸光华点点,“张大人认为有何争议?”

张文广一顿,黝黑的脸盘上看不出思绪,心中却不由冷笑。

方才在众审阶段,他和工部侍郎何启明都对顾轻音的考绩结果给了下等的评价,这自然意味着顾轻音不可能在此次考绩后得到晋升的机会,而韩锦卿只作不知,提到顾轻音时闪烁其词,在他们要传唤顾轻音时又提出暂缓,才将顾轻音的考绩结果认定拖延了下来,这争议分明就是由他而起,这会却来问他?!

张文广拱手,目光扫过厅内众人,道:“顾轻音的考绩评价如何在座各位大人都看到了,若是没有争议,顾轻音的官职就应是从五品了。”

“不过,相爷方才既提出异议,下官觉得暂时搁置,亦无不可。”

张文广说完,眼睛眯成一条缝看着韩锦卿。

修长的手指翻动着案头上摆放着的各位女官的考绩资料,韩锦卿垂目,片刻后,淡淡道:“张大人,圣上既命本相监管此次考绩,本相自不敢有任何懈怠,女官考绩关系重大,各位大人虽也尽心尽责,却总难免还有疏漏不当之处,本相坐在这里,就是为了纠错补缺。”

他的目光从在座的官员身上一一略过,声音不大,但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极有分量,官员们各个神色紧绷,尤其张文广和何启明,脸色难看至极。

祁蕴珩浸淫官场数十年,自然听出韩锦卿话里的意思来,率先道:“相爷所言极是,这考绩结果关系女官未来前程,有初议,便也要有复议,由相爷作主审核,可保评判的公正,定能为圣上选拔出德才兼备之人,为朝廷所用。”

有他在前,其余各部衙长官纷纷附议,均表示听凭相爷作主。

韩锦卿唇角微勾,墨玉般的眸子亮如灿星,他抬头看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180.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