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04

并未遭到阻拦,领头的护卫问了她官职姓名,上上下下打量她一番,便让她自行离去。

她无暇多想,只往自己所住的院落匆匆而去。

脑中昏昏沉沉,还有些癔症发作时残留的片段,她不敢再细想,很快洗漱了,倒头就睡。

这一觉睡得并不踏实,梦境断断续续侵扰着她,醒来的时候,天尚未大亮。

她问厨房要了些清粥小菜,简单用过早膳,便带了书本出门。

东方渐渐露白,紫云山中晨雾缭绕,顾轻音沿着山路缓缓前行,见不远处一座小巧石亭,她径直走过去,靠在石柱上随意的看起了闲书。

近几日,不知怎的,她心里渐渐有些浮躁,几张不同的面孔时不时在她心底交错浮现,让她不知如何自处,不由得烦闷起来。

她想找回往日的清净自在,却每每不可得。

这日正是女官考绩结果的最终认定之时,先由各部衙长官密议女官的考绩情形,给予等第评断,再一一传唤女官告知结果。

女官们倒反而得了清闲,但心里难免忐忑不安。

其实考绩结果无非三种,官职升迁、维持品阶或遭贬斥。

以往她可以不在意,权当是在官场的历练,只这次不同,顾府需要一个在朝廷上能说得上话的人,而这个人只可能是她。

莫名的,她有些紧张,因此更想在山中吹吹风,散散心,翻一翻闲书,暂时忘记那些纷纷扰扰。

看了一会,旧书上的字迹变得有些模糊,困意越来越浓,却听有人在她耳边唤她。

顾轻音勉强振作精神,看着面前低垂着头,穿着朝服的女子,蹙眉问道:“这位大人是?”

那女子抬起头来,正色回道:“顾大人,这大人二字下官可不敢当。”

“是你。”顾轻音见了她的面目十分惊讶。

原来这女官便是在云裳手底下做事的贾纾,昨日她两次在紧要关头出现在顾轻音面前,若不是她,顾轻音也不定去参加那夜宴了。

顾轻音定定看她一会,略一沉吟,道:“你找本官做什么?莫非又有什么人要你代传口信?”

贾纾忙跪下来,道:“顾大人,下官只是替人做事,如今自知有愧于大人,特来请大人随下官走一趟。”

“有什么事这里不能说吗?”顾轻音执了书卷在手,问道。

贾纾只低垂着头,“请顾大人信下官这一次。”

“你到底要带本官去看什么?”顾轻音继续质问。

“真相,”贾纾抬头看她,“难道大人不想知道?”

顾轻音亦知昨日有些不同寻常,当下打定主意,随贾纾走一趟。

两人走了半刻钟,到了一处偏僻的院落外,贾纾顿住脚步,拉着顾轻音就站在院外墙根处。

过了一会,里面隐隐约约的传出交谈声。

“云大人,你昨日是怎么答应老夫的?”一道阴沉的男音传来。

顾轻音细细听着,觉得实在耳熟,却记不起到底是谁。

“事情有变,不在下官意料之中,下官亦无可奈何。”这次是女子的声音,清脆娇媚,正是云裳。

顾轻音眼神一变,看着贾纾,贾纾示意她继续听下去。

“哼,煮熟的鸭子,说飞就飞了?你就这么打发老夫?”

“张大人,那顾轻音本不是可以轻易弄上床的,下官只是答应一试。”

“哦?云大人的意思是这事没成与你全无关系?”

“张大人要怪,不如怪那明筱鹤多事。”

“明筱鹤如何老夫暂且管不着,但你此次升迁之事,老夫是无能为力了。”

第315章 没被传唤

顾轻音听得心惊,她万没想到自己竟会成了这两人的交易物。

又听云裳道:“张大人的意思是,要给下官下等的评价?”

“云大人深得相爷器重,本官的评价无关紧要吧?”

“张大人,下官说过,这次考绩的结果事关下官能否继续留在相爷身边。”

“那又如何?和本官无关。”

顾轻音不想再听下去,转身便走。

韩锦卿和云裳到底是什么关系,与她无关,她也不想知道,她只是震惊于从没有过害人之心的自己会在暗中屡遭旁人算计,这让她感到愤怒,却又无能为力。

她一个从五品的官员,官职不算高,但也绝对不低了,在这些人眼里又算什么呢?不过是可以任意搓圆捏扁的一个物件罢了。

她深切感到自己的弱势渺小,就算安安分分的为官,也保证不了别人不来谋算你。

她没有一刻比现在还要迫切希望自己能成长起来,只有自己足够强大,才能在暗流涌动,瞬息万变的朝堂上真正掌握自己的命运。

“顾大人留步。”贾纾在她身后追上几步,道。

顾轻音回头,看着她低眉垂眼的模样,道:“你要本官听的,本官都听到了。”

“大人英明,想必也知道下官的诚意了。”

顾轻音眼神微动,“你有求于本官?”

“下官贾纾,想在顾大人身边谋个差事,望大人成全。”贾纾躬身行礼道。

“你觉得本官会相信你?”

“大人为何不信?只因下官曾为云裳大人做事?”

顾轻音默默不语。

贾纾继续道:“下官自问没有任何对不起云裳大人的地方。”

“那你现在在做什么?”

“人都有心,经历的多了,心也会冷,下官并非愚忠之人。”

顾轻音轻叹,“良禽择木而栖,你没错。”

“下官愿为大人效劳。”

顾轻音语气淡淡,“贾大人,在这朝中你可以有很多选择,本官明显不是上上之选。”

贾纾静静站着,“大人此言差矣,是不是上上之选,端看各人所求为何。”

“官场中人,所求难道不是前程?本官如今尚看不清自己的前程,又岂能再许你前程?”顾轻音淡笑。

“大人可以考虑,朝堂上,女官行事不易,大人也需要一位尽心尽责的帮手。”

顾轻音一路回想着贾纾的话,回到所住的院落中,正巧遇到迎面而来的陈慕婉。

“轻音,你已经回来了?怎么说?”她急切问道。

顾轻音一脸莫名,“你以为我去了哪?”

“你不是被传唤到皓经阁告知考绩结果的?”陈慕婉意外的看着她。

顾轻音踏入院中,不在意道:“我只是去山里走走而已。”

陈慕婉看着她,有些欲言又止,终究还是忍不住,问道:“那你是还没有被传唤?”

顾轻音点点头,“我应被传唤吗?”

陈慕婉正色道:“往届的考绩情形我不知道,但这次据说是越早被传唤的女官就代表越有升迁的可能,若在最末尾才被传唤,极可能要遭到贬斥。”

她见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179.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