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98

,让明筱鹤心神一荡。

他的指腹轻擦过她硬挺的花核,却没有再深入,而是将沾着些许汁液的指尖伸到她面前,低哑道:“到底是谁忍不住?”

顾轻音哼笑一声,挡开他的手,娇嗔的看他一眼,唇角微勾,“本宫就是水做的,怎么了?”

“水做的?”明筱鹤斜睨着她,“不如让我好好看看。”

他摸到她的裤腰,缓缓褪下她的底裤。

顾轻音笑容未变,丝毫没有抗拒,甚至配合着他,任由他将底裤褪尽,扔在一旁。

饱满雪白的花丘暴露在他眼前,他眼眸一缩,只觉四肢百骸的热血都向下身涌去。

他不是第一次看她的私处,两次的感觉截然不同,却都令他心驰神荡。

“看够了?”她勾住他的下颔抬起,“你多久没碰过女人了?”

明筱鹤自入朝为官后的确素了好一阵子,但一时的失态便成了顾轻音嘲讽他的话柄,他是万万咽不下这口气去的。

眼眸微闪,他以掌心整个包裹住她的花丘,来回摩挲了几下之后,两根手指就着之前沾染上的蜜液在小穴口轻轻画着圈,时轻时重的撩拨着,拇指则轻柔的按压着花核,富有技巧的揉动着。

顾轻音深吸口气,身下的瘙痒渐成燎原之势,酥麻热烫的感觉从穴口向外蔓延,让她再也无法遏制的发出一声低浅的呻吟,“嗯......”一股春水汩汩而出,打湿了他的掌心。

意料之中的,她看到他扬起唇角,露出得意的笑容,琉璃般狭长的眼眸半眯起来,如半弯的月牙。

她微微启口,正要说话,“嘘——”他忽地朝她的左乳上吹了口气,让她不由得轻颤起来,再重重的吮吸她的乳尖。

他将莓果般的小巧肉粒含入口中,恣意舔弄拉扯着,齿根在上面划过,他听到她沉重的喘息。

直到她左侧的乳尖被蹂躏的红肿不堪,沾满了他口中的津液和味道,他才放开她,指尖则继续在她穴口处撩拨,晶亮的眸子看进她眼底,“你呢,多久没沾男人了?”

顾轻音双颊浸染了红晕,眸若流火,春情媚意尽显,“止泓,不必试探本宫,本宫一天都离不开男人,你这些手段,本宫见得多了。”

明筱鹤原以为占了上风,正有些得意,听她这么说,又似乎完全不受他影响,与她对视的眼眸中便含了几分羞恼。

“是吗?”他紧紧攫住她的视线,“那你这骚穴里流出的是什么?”

一刻都离不开男人?!他眼中怒意更甚,飞快的贴着甬道壁在她穴内插入了小半截手指,轻轻的搅动,发出一阵细微的水声。

顾轻音微微蹙眉,须臾,又轻笑出声,“本宫喜欢男人,但不止你一个,”她忽然凑近他,“你知道的,止泓,本宫钟情的,惟有意之一人。”

明筱鹤看着她,冷笑,“意之?他若知道你这般淫荡无耻,还会再看你一眼?!”

他的手指伴随着冷淡的话语直直插入她体内,感觉到甬道内层层叠叠的媚肉一瞬间就紧紧缠绕上来,不停蠕动着,吸附住他,他胸中发烫,用了极大的定力忍住了一时的欲念。

顾轻音以舌尖轻舔略有些干燥的唇瓣,“他早就知道本宫是什么人,本宫也绝不会改变,倒是你,真的不怕他?就仗着他是你亲哥哥?”

明筱鹤一顿,继而手指仍然放肆的在她甬道深处打着旋,似是在研磨着什么,很快,指尖触到了一处软肉,他重重一挑,激得顾轻音的身体猛地抖了一下。

“亲哥哥如何?”他听着她凌乱的呼吸,看着她终于动容的神色,低缓道:“我从不曾怕过谁,何况,是为了我想要的女人。”

手上又加了一指,两指同时发力,时轻时重,时快时慢,交替在她甬道内抽送。

第307章 酒色醉人4  5313567236449

 lise

第307章 酒色醉人4

顾轻音微仰起细长的脖颈,满面潮红,喉咙深处发出细碎的呻吟。

她眯着眼看明筱鹤,似笑非笑,“你好大的口气。”

明筱鹤挑眉,手指微曲,将甬道撑开,“你可知道,你的意之现在在做什么?。”他的唇贴着她的乳肉,气息全拂在敏感的乳晕上。

他的两根手指一直一弯,在她湿热的深处不停撩动,唇角勾起恣意的弧度。

顾轻音缓缓睁开双眼,眸色迷离幽暗,跳动着点点火焰,“嗯?什么意思?”

明筱鹤和顾轻音对话一阵,已经大略知道她心性脾气,虽也觉得惊奇,但并不妨碍他渐渐生出的好奇心。

他原本真的只是想要尝尝她的身子而已,在她反复提起“意之”以后,他居然鬼使神差的也想在她心里占有一席之地,他把这样隐秘的心思转变归结于自己惯有的征服欲。

但他不曾想过,他的征服欲向来只用在经商之上。

他开始故意顺着她的话说,因为这样可以左右她的情绪,他在试图掌控她。

他与上官容钦哪里是亲兄弟,但他在她面前并不否认,既然她认定了,他反而想听听她眼中的他们,究竟是怎样的存在,他自己都没意识到,他对此居然是感兴趣的。

他舔着她红艳挺立的乳尖,指尖抵在她甬道深处的软肉上,听着她喉间逸出的呻吟,“或许,他正和别的女人在一起……”

顾轻音急喘一声,猛地抓住他的手腕,“谁?!”

一阵疼痛传来,他手腕一抖,咬牙低语,“到了他这个年纪,迟早要婚配的。”

他看着她,将她一丝一毫的表情变化都收进眼底,恍然觉得自己面对的就是顾轻音,他在说给她听,说一个再清楚不过的事实,明知道她不喜欢。

上官容钦和她不可能,他们,并不合适。

他的手指还在她体内,尽管被禁锢住手腕,他仍用力按着那一点,脖颈微微发红,“难道你还指望他会为你守身?”

顾轻音加重了擒住他手腕的力度,忽而绽开一抹笑意,清艳绝俗,“不,本宫从未奢望过,只要他能念着本宫的好,就足够了。”

明筱鹤霎时一怔,脑中未及反应,心里已然泛起一股莫名的酸涩,哽住了喉咙,让他越发难受。

他眼眶发红,飞快的在她穴内再入一指,将泥泞的小穴完全撑开,手指翻搅,发出淫靡而轻微的水声。

“他这样对过你吗?”他嗓音微沉,“也吸过你的奶子,入过你的穴?”

顾轻音不说话,因为她无法开口,明筱鹤手上的功夫几乎要令她招架不住,尤其他反复提到她最在意的那人,更令她有种黑暗而禁忌的快感。

甬道深处开始痉挛,轻微的,缓慢的向外蔓延,她的呼吸变得越发急促,鼻翼微张,轻颤道:“意之的手段甚是高明,本宫与他……”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173.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