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96

卿卿暮暮朝朝。”

 

 

宫女把她的下联给文官看过,过了片刻,道:“这位大人,请随我来。”

 

 

顾轻音上前两步,看着那宫女,“是哪位大人出的上联?”

 

 

小宫女有些为难,脸红了一红,“这......大人到了二楼自然明白。”

 

 

顾轻音不由得再次看向那旋转而上的朱色木梯,她知道自己的处境,在考绩期间,她不想多生是非,但此时,她只觉双腿发软,根本挪不动步子。

 

 

她自然明白了这所谓的对对联是怎么一回事,但她心里仍然抱着一份希望,觉得即使上了楼,她也必不会和其他女官一样,她想知道是谁出了上联,然后会向他说清楚,求得脱身。

 

 

“大人?”宫女回头看着她,不远处一道灼热的视线也粘在她身上,只是她此时哪里还顾得上。

 

 

她一步一步走过去,只觉四肢全不受自己摆布。

 

 

木然的跟着宫女跨上楼梯,台阶窄而陡,每走一步都十分吃力,她紧紧扶住一旁的栏杆,神色很是狼狈。

 

 

忽然有个念头冒出来,她想逃走,想离开这令人窒息的地方,不管所谓的规则,也不在乎其他人的看法。

 

 

她顿住脚步,急忙转身时,一个踏空,生生从楼梯上摔了下去。

 

 

霎时,天旋地转,她眼前一黑,人事不知。

第303章 意料之外

明筱鹤站在床前,看着顾轻音昏睡中的面容。

在就方才,他眼睁睁看着她从楼梯上摔下来,那一刻,原本存着的旖旎心思忽然消失。

从未有过的烦躁感袭上心头,通透的眼眸变得幽深,他三两步走到楼梯旁,将顾轻音扶起来,她白嫩的额角高高肿起,渗出一缕殷红的鲜血来。

有些恼怒,有些气闷,明筱鹤扶着她的胳膊紧了紧,顾轻音是看出了这宴会的不同寻常,想要逃跑的,只是,以身体为代价,就值得了?

她又不是什么三贞九烈的女子,既然与那几人都有纠缠,再多一个,怎么就让她如此在意起来?

或者,她其实瞧不上今晚在座的官员,也或许,她是瞧不上他的。

心火一起,他抬头狠狠的看了眼凑在一起看热闹的女官们,眼神阴寒可怖,让那些女官们心底发颤。

“谁都不许说出去。”他正色道。

那些女官急急散开,连连点头。

他挥手召来两名内务府小吏,让他们将顾轻音小心抬到二楼他的房内,简单处理了额角的伤口,并没有惊扰到其他大人。

见顾轻音眉间微动,他忙倒了杯茶水,让她靠坐在自己肩头,喂她喝了半杯。

他毕竟是御史大人,既然顾轻音是他的部下,无论如何,他对她总是有些责任的,他如今在这里照顾她,也只是不愿事情闹大而已。

他如此想着,一边则轻柔的将昏睡中的顾轻音安置在瓷枕上,拉过薄毯,盖在她身上。

他站在床边,又看了她一会,昏睡中的顾轻音似乎柔弱了很多,长长的睫毛如羽扇,在她眼下留下浅浅的阴影,让她清丽的小脸显得无助可怜。

眸色一沉,他忽然将薄毯粗暴的扯开,揉成一团,胡乱丢在地上。

顾轻音身体一动,发出一声细微的呻吟,他忙转过身,探手至她额头试了试体温,又试了试自己的,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他从未照顾过病患,此时也不知该当如何,索性又喂她喝了小半杯水,哪知这次顾轻音却呛着了,咳得好生厉害,过了好久才顺过气来。

她脸颊上泛起红晕,清丽的眼眸缓缓睁开,正对上他的,明媚的眼中尽是春情媚意,对他绽开无比娇美的甜笑,伸手拉住他的袍角,柔柔道:“怎么是你?”

明筱鹤一愣,他想过她醒来后会有的种种反应,但没有一种会是这样的。

眼前的人是顾轻音没错,但这样的眼神情态,他从未在顾轻音身上看到过。

顾轻音已经从床上坐起来,一头黑亮的青丝如瀑般披散在身后,脸上敷一层淡淡的水粉,肌肤莹白如玉,红晕浅浅,嫩得像是能掐出水来,朱唇如花瓣般娇艳。

她微微歪着头,蛾眉斜挑,眼眸似一泓盈盈碧波,细碎的柔光闪动其间,竟像要看进他心底去。

他原本生生被压下去的欲念很快又卷土重来,胸口像燃着一团火,不上不下的吊着,让他渐渐口干舌燥。

他看着她,眼角晕着浅浅桃粉,似挑非挑,俯身凑近她姣好的面容,低哑试探道:“你不想见我?”

顾轻音没有丝毫推拒,唇边漾着笑意,一双潋滟的眸子静静与他对视,忽而伸出手臂环住他颈项,吐气如兰,“难道,你不怕他了?”她的红唇移到他耳边,“不怕他杀了你吗?”

明筱鹤深深看她,用探究的、审视的目光,然而,顾轻音的神色依旧,似乎她生来就是这副柔媚无骨的模样,她挂在他身上,仰头看他,目光玩味,等待着他的回答。

“谁要杀我?”他轻道,用力将她的身子提起来,拥在怀里,两人的鼻尖几乎相抵。

第304章 酒色醉人1  5313567231228

 lise

第304章 酒色醉人1

“你说呢?”顾轻音的红唇若有似无的触碰着他的,两人气息交融,“本宫怕说了他的名字,你又要吃醋。”

明筱鹤眼波流转,似对她的自称并无疑惑,只轻道:“我就是个气量狭小的,尤其对你。”

他用力揽过她纤细的腰肢,紧紧贴在自己的小腹上,又半真半假道:“我会对你好,你就不能只看着我?”

他知道此时的顾轻音绝不寻常,但他又何必在意?他只是想尝尝她的滋味罢了。

这样的顾轻音倒也是别有情趣,他惯是纵情之人,何不给自己找点乐子?

二楼的厢房都点了熏香,不是烈性的春药,而是那种助兴的迷香,闻得久了,会让人神智昏聩,耽于肉欲。

这自然是明筱鹤的主意,且每间房内还配上一壶美酒,几个小菜,权当是为官员们提兴的。

他费了这么多功夫,对顾轻音的身子是志在必得,却不想发生了意外,顾轻音全然变了个人似的。

但这也并非于他有什么妨碍,只要他能得到她,看到她在自己身下赤裸裸的放荡模样,过程如何,并不重要。

顾轻音妩媚的笑着,并非绝美的脸上此时有一种致命的吸引力,柔声道:“止泓,你好贪心。”

“美人在怀,自然要贪心了,”他定定看她,不想追究她如何知道自己的表字,眸光微闪,明丽惊艳,长臂一勾,将桌上的鎏金酒壶挨近她唇边,“我们喝酒可好?”

顾轻音咬着唇,朱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171.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