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95

宫人手里拿过一张雪白的信笺,缓缓的展开来,道:“大人们稍安勿躁,压轴的戏码即刻就开始了。”

顷刻间大殿内又是一静。

“各位大人都是风雅之士,不如今日就与才情出众的女官来对个对子。”他手臂一扬,便有两排宫女手里捧着宣纸和笔墨鱼贯入场,陆续走到各部衙长官的桌案前。

“这就请大人们出上联,”明筱鹤面前亦有宫女呈上纸张笔墨,他提笔轻笑,琉璃眼眸映着烛火,熠熠生辉,他轻佻的朝女官的座位看一眼,“由各位女官对下联。”

“好!”他话音刚落,已有一名贪杯微醺的官员站起来,兴奋道:“有意思,上联即为邀约,下联则是赴约,明大人的这个主意,实在是妙啊!”

至此,各位在座的长官们哪还有不明白的,纷纷取了笔墨思考起来,不一会功夫,便有几位官员出好了上联,交由宫女挂在殿内的墙壁上。

顾轻音看着那些宫女将越来越多的上联挂好,目光不由自主的盯着墙壁上一幅幅的字迹看起来。

与她一样,其他女官也纷纷转头,对着悬挂好的十多副上联小声议论。

很快,她看到了落款为吏部侍郎张文广的上联,目光便定了一定,龙飞凤舞的几个字,上书“曲溪曲曲龙戏水”。

她蹙了蹙眉,回过头来正与一道热辣的视线相接,她定睛看去,就见一张黑胖油腻的脸盘,眼睛眯成一条缝,正目光灼灼的看着她。

她心头一跳,不由得生出一股厌恶之感。

她与张文广并不熟识,只上朝的时候见过此人,并无多深印象,此时看他这副嘴脸,实在令人反感。

仰慕她的才学?这样赤裸裸的注视,半点没有仰慕的样子,反倒是像……另有所图。

顾轻音心中一凛,眼眸一转,又回到明筱鹤身上,不知为何,明筱鹤今日给她的感觉很是不同。

她以往和明筱鹤在一起的时候多半是探讨公务,很少有其他的接触机会,她对他的印象则一直是励精图治的年轻长官,终日忙于公务,自律严格,对下属官员都算不错。

偶尔听到些他之前的传闻,她只觉不信。

但此时,不知是他的衣着还是神态,给她的感觉隐隐有些陌生,那是他在平日里从未流露过的一面,闲适散淡,却又强大而危险。

过于华丽明艳的外表,无法捉摸的神情,让人根本不敢轻易靠近,但又忍不住不去看他。

他站在大殿前方,任谁都无法忽视这样夺目的存在。

尤其是她刚才多看了张文广几眼,这会再看明筱鹤,居然一时有些移不开视线。

明筱鹤将上联写好,交由候在一旁的宫女,眼角余光飞到顾轻音身上,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

这让顾轻音就像被人当场抓住了把柄一般,脸上蓦地一热,飞快的别过脸去。

又过了片刻,最后一位官员的上联出好了,也挂到了墙壁上,宫女们则一概站在悬挂的宣纸下。

“各位大人这就移步二楼罢,”明筱鹤转而对女官道:“你们现在可以对下联,先想好的先对,写下来交给宫女就是,一人对一联,若是有人抢先了,后面的不可重复。”

女官们听了这规则,交头接耳一阵,有人嗤嗤的轻笑,也有人已经选好了上联,开始落笔对下联了。

顾轻音定定看着各部衙长官从她们面前走过,其中很多人目光炙热的朝她们这里看过来,然后才走到通往二楼的楼梯口,由宫人引领着向上走去。

第302章 踏入陷阱

那样的眼神,让顾轻音感觉自己像是被待价而估的货物,心中一股羞耻和恼怒直窜上来。

 

 

她悄悄从怀里掏出方才在偏殿时那小吏塞给她的纸条,上面“曲溪曲曲龙戏水”七个字让她被刺痛般难受,她用力将纸条捏在手心,手掌都在发颤。

 

 

待她回转过来,再朝那排悬挂的上联看去时,就见宫女拿着纸条正将落款处一一封起。

 

 

“啊呀,这个落款遮起来做什么,我还想对王大人的呢。”

 

 

“不要遮啊,我还没看清谁是谁呢,这让我怎么对呀?”

 

 

看到宫女们的动作,几位女官已经开始抱怨起来。

 

 

她们方才只顾议论说话,倒真没仔细看,前十几幅上联刚挂起来的时候可都是连着落款的。

 

 

顾轻音之前倒是已将十来副对联都扫了一遍,少说也记得八九副了,而看到张文广的那副,正与自己手中的纸条相同,更是明了了七八分。

 

 

心中不禁冷笑一声,她倒是劳烦别人记挂着了。

 

 

那名已将下联写好的女官,笑道:“算了,我见这副上联最好对,其他的一时也想不到了,是哪位大人出的又有什么干系?”说完,便将写好的下联交给宫女,宫女收好了,递给一旁的一名文官过目。

 

 

明筱鹤朝女官们的座位走近几步,狭长的眼眸似笑非笑,“不知道是哪位大人,岂不是更有意思?”

 

 

女官们闻言,先是一怔,后又掩面议论起来。

 

 

“明大人的主意妙极,”陆清凤站起来走到他身边,半边身子依在他身上,声音低柔,轻笑道:“大人可真懂情趣。”

 

 

明筱鹤看她一眼,递了个暧昧不明的眼神,又不着痕迹的让开半步,琉璃般通透的眼眸看向顾轻音。

 

 

顾轻音正微微蹙眉看着墙壁上悬挂的上联,神色再正经不过,在一群叽叽喳喳吵闹的女官中,这样的安静,特别惹眼。

 

 

他看着她娴静美好的侧面,不由心头一荡,想起曾经在月下见过的诱人胴体,负在身后的双手一紧,小腹处的热意直往身下冲。

 

 

他咬牙强忍着,仍是唇角似挑非挑的模样,倒勾得一众女官看直了眼睛。

 

 

陆陆续续有女官对了对子,被宫人引领着上楼。

 

 

顾轻音眼睛盯着墙壁出神,耳中则听着前面女官踩在木梯上的脚步声,二楼开门关门的声音,以及由低到高,渐渐放肆的调笑声。

 

 

她的手心出了汗,让她有些握不住笔。

 

 

忽然,她的目光定在一处,那副上联字体清隽,笔锋强劲,上书“风风雨雨,暖暖寒寒,处处寻寻觅觅”。

 

 

那是她闲来无事,一时感怀所写,她以为是夹在哪本书册里,后来便再寻不到了。

 

 

又怎么会到了此处?

 

 

她心中疑惑不已,却又陡然生出好奇来。

 

 

一样的上联,一样的心思,究竟是谁?

 

 

她沉了心思,提笔蘸墨,很快在纸上写出下联,“莺莺燕燕,花花叶叶,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170.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