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93

明所以的样子,但还是点了点头。

到了晚宴之时,她被安排和内务府及吏部的小吏一道候在厅内角落,随时等候差遣。

很快,云裳招手唤她过去,与她耳语几句,随后,她见顾轻音抚完琴退下,去了偏殿更衣。

她一路跟随而去,偏殿里站着好些个女官,都是匆忙来更衣的,旁边也有丫鬟服侍着,她进去倒也并不惹眼。

“顾大人。”顾轻音刚换了朝服从屏风后走出来,贾纾便在一旁作揖道。

顾轻音看她装扮,也是女官模样,遂问:“你是?”

贾纾笑道:“顾大人不用知道小的名讳,我是替户部侍郎张大人递个口信的。”

顾轻音凝眉,“张大人?”

“张大人素来仰慕顾大人才学,一会席面上他会出个上联,希望可以由顾大人对出下联。”   贾纾躬身道。

顾轻音诧异道:“席面上还要对对联?”

“是,这是今年特别新设的,”   贾纾顿了顿,又道:“特意哄大人们开心的。”

顾轻音心思转了转,她依稀记起这位户部侍郎大人大约是个什么模样,岁数也不小了,平日里与她无甚往来,这会突然遣了人来说仰慕她的才学,实在非常奇怪。

“既然这样,对联应是谁都可以对吧,张大人何必要指定我?”

贾纾心头一跳,低垂了头,正想着找什么话可以搪塞过去。

“行了,既然张大人特意让你过来,你这就回禀于他,下官多谢他的抬爱,一会席面上就献丑了。”顾轻音整了整衣襟,对贾纾道。

贾纾得了顾轻音这番承诺,自然高兴,面上不动声色,毕恭毕敬的退了下去。

顾轻音转头,偏殿内空无一人,她跨出殿门,没成想迎面撞上一人。

那人身量颇高,也不抬头,只用沙哑而低沉嗓音道:“顾大人真是春风得意,可还记得李承风李大人?”

顾轻音心头大惊,“你……”

那人不再说话,转身飞快朝偏殿另一侧跑去,高大的身形很快融入浓重的夜色中。

顾轻音直到坐回到正殿原位,仍旧惊魂未定。

李承风这个名字她当然不陌生,但他不是早就被贬到边城了么?刚才那个人……分明是在恐吓她。

顾轻音虽为官多年,这样正面遇到威胁还是第一次,况,她终究是一介女流,再如何睿智能干,此时也难免有些慌张。

为了使自己尽快镇定下来,她环顾四周,殿中的氛围依旧热络,甚至太热络了些,一些女官被长官抱着喝酒,大肆谈笑。

参加考绩的女官有四五十人,但此时在殿内的,不过三十人上下,有些女官甚至没有更衣,就穿着暴露的舞裙,紧靠在长官怀里。

之前她准备着展示琴艺,完全没有在意,这一看之下,不免觉得古怪,还有隐隐的难堪。

她眼角微跳,双手按在桌案上,这,这还是什么女官?!

再左右看看,她发现周围的女官自己都不大熟悉,之前与她走得较近的李静兰和陈慕婉都没有出现。

刚刚退回到位子上的陆清凤探过头来看她,笑道:“哟,顾大人,我还以为你走了呢。”

顾轻音道:“好好的晚宴,我为何要走?”

话音刚落,殿门被人用力关上,发出很大的声响,她一怔,心头狂跳起来。

广寒楼外,月色素淡,清浅如水。

韩锦卿将皇帝和庞妃送回住所,又折返回来,却在临近瀑布的九曲回廊上停住了脚步。

暗夜里,一抹灵动的身影正向他靠近,在他面前躬身道:“相爷。”嗓音清脆动人。

韩锦卿的长袍被山风鼓荡起来,俊美的容颜掩在廊下的阴影里,“这个时辰了,你是特意来候着本相的?”

第299章 云裳的痛

云裳一袭月白长裙,在暗夜里袅袅生姿,她低垂着头,轻道:“相爷昨日便到了山庄,下官等您传唤等了足足一日,实在无法,才到这里相候。”

韩锦卿向后挥挥手,四名贴身的护卫退开几步,站到长廊更远些的地方把守着。

他淡淡看她一眼,漫不经心道:“究竟有何事?”

云裳颤颤的抬头来,一双含着翦水秋瞳盈盈看向眼前的男子,须臾,低柔道:“相爷消瘦不少。”

韩锦卿几不可见的皱了皱眉,“你让本相在这里吹冷风,就是听你说这个?”

云裳正了正神色,将吹散的鬓发抚好,轻道:“相爷,下官在户部向来尽心尽责,您是知道的。”

她对上他墨玉般似能洞悉人心的眼眸,鼓起勇气,“下官的品阶在女官里已是高的,这都是相爷的抬爱,”她顿了顿,又继续道:“下官斗胆,此次考绩还要再请相爷相助。”

韩锦卿长眉微挑,“你的考绩结果想必定不会差,又何须本相相助?”

云裳深吸口气,干脆一下子说明了,“相爷身边有个从四品的司直空缺,考绩结束后,下官希望能得到相爷的举荐。”

“你消息倒是灵通,”韩锦卿眸中波澜微起,却并不避讳,“只这司直一职,关系重大,从四品的官职,也不是说给就能给的。”

云裳见他推拒,本是意料之中,心中仍堵得难受,道:“下官不想相爷为难,相爷只要还念着下官多年追随的心意,下官便心满意足了。”

韩锦卿半眯起眼看了她一阵,忽的浅浅一笑,唇角微勾,“你的心意,不止用在本相身上吧。”

云裳的脸色骤变,心头大震,颤声道:“相爷,下官对您的心意天地可鉴,下官......”

韩锦卿深深看她一眼,阻止她继续说下去,“你向来聪慧,这些年来在本相身边替本相省去不少心力,本相一向看重你的才能,也待你不薄。”

他朝栏杆边迈出几步,月光照亮了他精致如画的眉眼,“你不用急于澄清,你做过什么,自己心里清楚,本相也不想再追究,但你要明白,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云裳眼眶发热,哽咽着,一时说不出话来。

过了一会,她终于忍不住低哑道:“在相爷心里,顾轻音就样样比下官强么?”

她不甘心,真的不甘心,她从少女时期就以恩人女儿的身份一直待在韩锦卿身边,看着他从青涩少年一点点蜕变,成就了如今的身份地位。

他是如此出色,卓尔不凡,她当年正值情窦初开的年纪,爱上他,并无悬念。

她容貌出众,亦颇有才情,爱慕他的男子也不在少数,但她既然常伴韩锦卿左右,别的男子又怎会看得入眼?她一心一意,追随着他的脚步,所求的不外乎是两情相悦。

于是,她自然而然成了女官,只为可以更多的陪伴在他左右,就算只是磨墨添茶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168.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