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92

来,而且就在明天,七夕当日,还让音音在府里等他,哪都不要去。”明筱鹤恨恨道。

 

“哦?”宁非然眼珠一转,“你怎么知道的?”他的目光再次投向桌上那个雪白的信封。

 

明筱鹤一噎,“我,你管我!”他干脆将那信封一把抓起来,揉在掌心,眼尾半挑,“我是绝对不会让他称心的,我明日要和音音一起到云松山上参加观音庙会,一整天都不在府里,顺便去庙里拜拜,让音音早些怀上我的孩子。”

说完,目光扫一眼宁非然,“你爱来不来!”

第297章 席间作乐  5313567224182

第297章 席间作乐

明筱鹤褪去朝服装扮,换了一身暗红勾金丝边的宽袖锦袍,坐在并不显眼的角落里,懒洋洋的自斟自饮。

一双琉璃美目细长,眼尾微微上挑,唇边漾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悠悠看着几名女官抱着琵琶,姿态悠然的弹唱。

他这身行头,配上漫不经心的神态,哪里像是朝廷中从四品的御史大夫,俨然还是那个鹤颐楼的当家人,明着是掌管着以鹤颐楼为中心遍布各州郡的偌大产业,暗地里则是控制着以京城为中心的巨大情报网络,为上官容钦和摄政王杨敏元所用。

紫岚山庄安排夜宴,原本与明筱鹤真没什么关系,那是内务府该忙活的事,顶多加上吏部的个把官员一起帮忙。

明筱鹤曾经跟着上官容钦到宫里走动,正赶上一位贵妃的寿辰,事出突然,他两手空空没带寿礼,被几名惯会看好戏的官员耻笑,他不紧不慢,临时起意,空手就给贵妃娘娘变出一朵娇艳的牡丹花来,这位贵妃平日里不苟言笑,此时也看得呆了,他又将那花朵揉碎了吃下去,掌心在腹部虚空一抓,竟抓出一只黄鹂鸟来,长相讨喜,叽叽喳喳的欢叫着,直逗得贵妃娘娘噗嗤一声笑出来。

由此,他便在宫里露了脸面,几位娘娘对他印象深刻,皇帝老儿对他这么个玲珑知趣的人,感觉自然也很不错。

这次山庄里的宴席,是他主动提出要帮内务府的忙,内务府里跟随到山庄的官员本就不多,人手紧张,他这一提,吏部和内务府都没有异议,加之他在宫里的名声,那些花样为平淡的宴会增色不少,内务府自然应允,将一些具体环节的安排都交由他过目。

女官考绩历经三天,场面上均是谨慎小心,规规矩矩的,不论是吏部官员,还是诸位部衙长官,以及参加考绩的女官们,莫不是正正经经,而到了今日这场宴会,才是真正放纵的开始。

这宴会的规矩是约定俗成的,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凡是结束了考绩,愿意参加当日宴会的女官,都是默许了被人随意玩弄的,而在这之前,助兴的歌舞表演,甚至优雅的琴棋书画,全是这场集体淫乱的调味剂。

若说女官们为何会同意参加这样的宴会,答案再明显不过,她们本就是被政治利益集团一个个豢养起来的宠物,在考绩成绩公布的前一日,能有机会与位高权重的官员有个露水姻缘,对她们而言,绝对是有利无害的。

何况,皇帝有时也会参加宴会,与女官们淫乱,一旦能爬上他的龙床,当然也是不错的选择,他后宫中的两名颇得宠的妃子,就是女官的出身,只是跟着皇帝的时候还是清白之身。

明筱鹤的目光不经意间扫过人群,没有看到顾轻音的身影,他方才还看到她与几名女官坐在一起,这会去了何处?不会是听到什么风言风语给吓跑了吧?

转念一想,以她的脾气,既然答应了他来,就断没有随便离开的道理,况她方才还当众抚琴,技艺精湛,连皇帝都不由得多看了她几眼。

她若不是顾德明的女儿,恐早就成为政治集团间争抢的目标了。

此时宴席已进行过半,女官们除了琵琶弹奏,抚琴歌唱,还表演了舞蹈,均博得一片叫好声,厅堂中气氛愈加活络,一些大胆的女官已看准了目标投怀送抱了。

围绕在韩锦卿身边敬酒的女官最多,尤其那陆清凤,胆子最大,找准机会便一个劲的往他身边蹭。

韩锦卿推拒不得,便喝了几杯,好几次看过去都没见到顾轻音的身影,神色间渐渐不耐,见皇帝携着庞妃站起来,便走到一旁,陪着两人先行离场。

庞妃自然是个明白人,这场宴会说到底是让官员们开心玩乐一番,那些个女官又如狼似虎的,什么时候该让皇帝离开,她掐的比谁都准。

众位官员见状,起身恭送,实则个个都早已心痒难耐,在皇帝面前偏还要做出一副正人君子坐怀不乱的样子来,实在憋得难受,见皇帝终于走远,回过身来对那些貌美又主动的女官便更加肆无忌惮的上下其手。

明筱鹤淡淡看着几位平时正经古板,此刻却猴急的已经将爪子伸到女官胸前揉捏的官员,讥讽一笑,朝候在一旁的内务府小吏递了个眼色。

那小吏立刻会意,走出厅堂,片刻后回来,手里多了个托盘,托盘上放着一张薄薄的信笺。

只见一名吏部的官员走到大厅正中,面带笑容让在座各位稍安勿躁。

厅中渐渐安静下来,几名急色的官员也不得不意犹未尽的罢手,他们知道,真正有趣刺激的还在后头。

女官们整了整衣衫,也都袅袅婷婷的陆续归位。

明筱鹤眼尖的看到顾轻音急匆匆的从厅门外闪进来,唇角一扬,随即便命人将八扇大门关闭。

第298章 谁的计谋  5313567225659

第298章 谁的计谋

贾纾是刚考进户部当差的女官,被封了仓部主事,在云裳手底下做事,她并没什么特别的身家背景,家族从商,算是富庶,但地位低下。

贾纾虽是官场新人,为人处事却极有眼色,一来二去,便得了云裳信任,除了吏部日常的公务之外,还时常让她兼些私人跑腿传信的活。

她资历浅,这次女官考绩,原也轮不到她头上,云裳却将她带在身边,执意要让她开开眼界。

像她这等小官,内务府并不给安排专门的住所,她这两日都只能同部衙长官带来的丫鬟们同吃同住,她也不觉得如何委屈,反而因为有机会先行目睹考绩过程而兴奋不已。

经过两三天的相处,除了照顾云裳,她已和一些女官混了个脸熟。

这日,考绩结束,云裳让她给顾轻音递个信,顺便试探顾轻音会不会参加夜里的宴会。

贾纾多少是知道顾轻音得了相爷的青眼,遭云裳排挤的,办起这趟差事便格外小心谨慎。

她见考绩结束,趁着人多,接近顾轻音,迅速往她手里塞了纸条,亲昵道:“顾大人,晚宴一定要来啊。”

顾轻音有些怔愣的看了她一眼,不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167.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