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91

不影响正文阅读)

“啊,嗯啊......啊......”顾轻音因着后穴突然被玉势插入而尖叫起来。

 

她后面的小洞不常被插入,又小又紧,尽管宁非然控制着插入的力道,她仍不禁皱起了眉头,感到些微撕裂般的疼痛。

 

明筱鹤看着顾轻音忍耐的模样,指腹抚上她眉心的褶皱,心疼道:“你轻点,弄疼音音了。”

 

宁非然的手掌缓缓摩挲着顾轻音腰际的玲珑曲线,指尖用力按压在几处穴位上,“轻音,放松......”

 

他的声音不大,对顾轻音而言却有奇异的安抚作用,她很快镇定下来。

 

果然,只片刻,疼痛渐渐消弭无踪,一种与前面小穴中截然不同的快感缓缓升腾起来。

 

宁非然控制着角度和力道,玉势在顾轻音后穴中轻轻浅浅的抽插起来,他方才涂抹在玉势顶端的药物是一种活血的膏药,并非什么春药,只有利于后穴的扩张,减缓疼痛。

顾轻音低低的呻吟着,时断时续,带着浓重的鼻音,酥媚到了骨子里。

 

 男人的肉棒和玉势同时在她身下前后两个小穴中进出,有时碰撞在一起,有时隔着一层薄薄的肉膜相互摩擦,直把她肏的浑身发颤,浪叫连连,春水如决堤般汹涌而出,腿根处淫水泛滥,随着肉体的撞击发出噗噗的声响。

 

明筱鹤的肉棒在玉势完全插入后明显感到了挤压,甬道变得越发窄小,媚肉层层叠叠的紧紧箍住了棒身,如无数小嘴同时吮吸着,快感越发强烈,连腿根都忍不住发颤。

 

他咬紧了牙关,忍得额头青筋暴起,停下了凶猛的律动,一双斜飞的桃花眼看着在欲望中媚到极致的女子,道:“谁的?”

 

顾轻音早已深陷欲望,闻言,水眸迷蒙的回望他,“什么呀......快点,动啊......嗯......”

 

冷不防的,玉势一个猛插,进到她肠壁深处,她身体猛地一弹,小腹一阵强烈的收缩,让她全身彻底软下来,神智涣散,牙齿都撞在一起。

 

“上官容钦的?”清越的声音在她耳后低柔问道。

 

顾轻音闭着双眼,面色潮红,温顺的点了点头。

 

明筱鹤和宁非然对视一眼,开口道:“韩锦卿呢?”

 

顾轻音继续点点头,轻道:“有啊。”

 

“还有谁?”宁非然贴近她的耳廓。

 

“尧和卓云也有。”

 

明筱鹤深吸口气,犹不死心,“还有呢?”

 

顾轻音一顿,摇了摇头,“没了,你,别说了,快点......啊......”

 

明筱鹤和宁非然都在彼此眼中看到了恼怒、失落和无奈。

 

明筱鹤发狠的吻住她的嘴,自下而上飞快的撞击了上百下,喉中一声闷哼,大股浓白的精液喷射而出,尽数释放在她不停收缩的小穴内。

 

顾轻音被夹在两人中间亵玩,肉棒和玉势不停的连番捣弄她的两个小穴,腿心早已泥泞一片,会阴处被挤压的发麻,前面的小穴被硕大的龟头一次次撑开,顶到最深处,在敏感点上来回研磨,后穴内柔嫩的肠壁则被玉势翻搅的紧紧吸附在一起,引得她小腹酸胀不已。

 

她整个人在剧烈的交合中上下颠簸,饱满的乳肉不停的晃动,小脸上布满情欲,檀口微启,急促的呼吸着,如离了水的鱼。

 

前后两个穴口几乎每次都被同时狠狠贯穿,她的五脏六腑似都揉在了一起,酸胀伴随着没顶的快感,将她淹没在汹涌而至的欲望浪潮中。

 

“嗯......呜......呜呜......”双唇被明筱鹤用力堵住,她只能发出细微的呻吟,神智被抽离,身体越发敏感,几乎要溺死在巨大的快感中,男人释放的大量精液烫得她浑身发抖,穴口一热,一股透明的液体从两人交合处激射而出。

 

明筱鹤狂乱的吻着她,他的欲根还插在她的淫穴中感受着她体内的颤动,有种与她血脉相连的错觉,回味着高潮后的余韵。

两具赤裸的身体紧紧纠缠在一起,身下的锦缎褥子早已一片狼藉,宁非然看得眼眶发红,欲根再次高高翘起。

 

他隐忍着,为了顾轻音,他知道她承受不住,连日来的劳累本已让她疲惫不堪,若是他再来一次,眼前这个小女人怕是要整整一天下不了床了。

 

他掰开她的臀肉,玉势变换着角度在她后穴内狠狠冲撞,他很快感觉到她蠕动的肠壁快速咬合着玉势,带动会阴部位急剧痉挛起来,前一波高潮尚未平复,甬道深处又开始不停的收缩,平缓而强烈,大量春水再次喷洒而出,淋在明筱鹤硕大的龟头上。

 

明筱鹤在突来的刺激下,发出嘶的一声,终于放过了顾轻音被吻到微肿的唇瓣,暗哑道:“音音,你真真是要了我的命......”

 

顾轻音水眸微睁,忽而明媚一笑,“我才不稀罕。”

 

明筱鹤一口咬住她的鼻尖,“你稀罕谁的?嗯?”

 

“谁都不稀罕。”

 

“那你还送他们东西。”明筱鹤的语调很幽怨。

 

“他们不在我身边,所以才送的啊。”顾轻音理所当然道。

 

 

玉势仍停留在她体内,宁非然轻道:“那我们呢?”

 

“你们有我在身边,难道还不够吗?”

 

明筱鹤和宁非然沉默着互相看一眼,谁都没有再说话。

 

宁非然忽然觉得他没必要为这小女人想太多,既然她自认可以是他们的礼物,他自然该好好享用,不是吗?

 

七夕前一日,顾轻音又去了云松山,查看庙会的筹备情况。

 

衙门里,明筱鹤和宁非然相对而坐,中间的八仙桌上静静躺着一个信封。

 

明筱鹤看着一旁垂手而立的小衙役,挑眉道:“谁送来的?”

 

“京城里的信差骑马送来的,”小衙役毕恭毕敬道:“说要知县大人亲启。”

 

“人呢?”

 

“走了,只说是,是相爷......”

 

明筱鹤大手一挥,阻止他继续说下去,“行了,没你事了。”

 

小衙役忙住了嘴,知情识趣的退下去。

 

宁非然抿一口茶水,黑白分明的清亮大眼只管看着明筱鹤。

 

“做什么这么看我?”明筱鹤烦躁道:“你以为我会把信藏起来,故意不让音音知道?”

 

宁非然点点头,“你也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何必遮遮掩掩。”

 

“我,你......”明筱鹤站起来,踱了几步,忽地转身,恶狠狠的看着宁非然,“你就不生气?明明说好了这几个月不来的,音音都给他准备了礼物,现在呢,这又是什么意思?!”

 

“韩相要来?”宁非然问道。

 

“屁话,他要来,他当然要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166.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