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89

我替你顾府留了后路,只是你看不到罢了。” 

顾轻音呼吸一窒,父亲失信于江陵王,不是因为阮皓之的挑拨吗? 

可阮皓之终究只是礼部的普通官员,江陵王向来谨慎多疑,又怎会轻易便信了他? 

这其中……原来......又是韩锦卿。 

他早就料到会有今天,所以才特意让父亲远离江陵王的幕僚核心? 

室内极静,偶尔传来烛芯微爆的声响。 

良久,他淡淡的嗓音又响起来,“我方才说的,都还算数,只要你愿意。” 

顾轻音看着他,他的神色平和,她知道,他是说真的。 

但是,她摇了摇头,再摇了摇头,“你肯给,我就一定得要么?” 

她闭了闭双眼,轻道:“我凭什么要?” 

片刻后,她又道:“你要我像其他女官一样,成为玩物,待在你身边,惟命是从,是吗?” 

韩锦卿嘴唇动了动,但终究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他想帮她,想让她在自己身边,但绝不是玩物,他,只是不想放开她…… 

“何况,”他听见她悠悠道:“相爷早晚会是驸马爷的。” 

“你听谁说的?!”他忽然再次捉住她的手,非常用力,让她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重要吗?我倒是要先恭喜相爷。”她仰起脸,清凌凌的目光看着他。 

韩锦卿唇角一扯,“如此,你便更有理由与我划清界限了,不是要恭喜你么,得偿所愿。” 

不知怎的,她胸口有些气闷,便急切道:“时候不早了,下官若再待下去,指不定让人传出什么闲话来。” 

她转身,他不再阻拦,只道:“我的提议,你可以再考虑,别忘了你父亲和顾府上下,他们都在你一念之间。” 

顾轻音顿了顿,很快走出了韩锦卿的住处,月已上了中天,银辉洒了一地,夜风更凉,她不自觉的抱住了双臂,匆匆而行。 

黑暗中,有一双眼睛一直盯着她,带着嫉妒和怨恨。 

云裳被明筱鹤设计,中了迷香,在魏冷尧床榻上辗转翻滚了一阵,神智迷渐失,身上越来越热,燥意从体内深处疯狂的涌上来,让她一心只想与男子交欢。 

偏偏房内一片漆黑,什么人都没有,她咬着牙,不断的忍耐着,身体不安分的扭动,小半个时辰后,从床上摔下来,重重的跌到地上,晕了过去。 

明筱鹤布置妥当后,便在房内等消息,他准备一会让吏部的人在不经意间发现魏冷尧和云裳的丑事。 

可他左等右等,都没有人来回禀,他又在房内来回走了一阵,总觉得心神不宁,于是,再也等不下去的他,趁着天黑摸到了魏冷尧的院落。 

院内过分的安静在暗夜中被放大,他见半个人影都无,心头一跳,推门而入,便看见倒在地上人事不知的云裳。 

他本意是想警告魏冷尧,不想他根本就没有出现,而云裳却已晕了过去,自家迷香的功效他还是知道的,云裳若真出了什么事,事情就大了。 

他眼珠一转,便掏出一颗药丸给云裳服下,解了迷药的药性,又将她扶到床上躺下,这才悻悻离开。 

第296章  夜宴伊始

                  

云裳醒来,看到自己还躺在陌生的床榻上,不由心惊,再摸摸身上,索性衣衫尚在,只是有些凌乱。 

她理了理头发,坐起来,想起自己这次莫名遭人暗算,一时无法确认是何人所为,又想到钱玉珠被举报一事,一阵愤恨,却只得咬牙暂时隐忍,柔媚的面容扭曲起来。 

她知道今日韩锦卿必定会跟随陛下一同到达山庄,盘算好了要找个机会与他见上一面,没成想被这事一搅和,白白错过了时机,又懊恼又沮丧。 

她跌跌撞撞的离开院落,四下环顾,这才惊讶的发现自己正在部衙长官的院落群里,急忙回头,见院门旁一个“魏”字在月下闪着幽冷的光。 

魏冷尧?她脑中跳出这个名字,心头不由一颤,是什么人会想要让她和魏冷尧扯上关系? 

想起那一双幽蓝的眼眸,她全身如坠冰窖。 

若魏冷尧现下回来,或是在这里撞上什么人,她怕是百口莫辩了。 

这么一想,她疾走一阵,忽的瞧见前头一抹窈窕身影,正从另一所院落中出来…… 

她侧身躲进院墙的凹陷处,隐了身形,盯着那背影片刻,猛然反应过来,顾轻音! 

再看那处院落,莫名的熟悉,正是她白天央着内务府官员带她一同来过的,韩锦卿在山庄的住所。 

云裳一双眼睛几乎着了火,恨不得在那背影上瞪出个窟窿来。 

顾轻音只身一人三更半夜的从韩锦卿的院落里出来,任谁都难免会有一番绮丽的猜测,何况云裳早就知道她和韩锦卿之间的牵扯,心中嫉恨,便将今日所受的屈辱和不忿全都转化为对顾轻音的滔天怒意。 

翌日,最后一天的考绩,内容不同于之前,是由各部衙长官现场自由考问,女官们则临场作答。 

每一位女官入场后会面临三位考官的考问,考官各出一题,女官每次回答结束,由三位考官共同给出成绩。 

轮到顾轻音的时候已过了午时,她入了考场,见这一轮韩锦卿居然在出题考官之列,十分惊讶,又瞥见皇帝陛下和庞妃端肃坐在主位上,不由有几分紧张。 

她的为官经历和临场应变能力足够她应对这种场合,只要韩锦卿不刻意为难。 

她飞快的看一眼韩锦卿,他正低头看着案上的宣纸,清贵俊美,气质卓然,俨然又是那个朝堂上一呼百应的相爷。 

待作答完毕,顾轻音长舒了一口气,韩锦卿并没有为难她,不过是些意料之中的考题,她回答起来游刃有余。 

为期三日的考绩终于完结,第三日结束的尤其快,不管考得如何,女官们都多少松了口气,有人已经开始准备晚上宴会的助兴舞蹈了,顾轻音也被一名女官告知要在当晚表演琴艺,弄得她有些措手不及。 

当晚的夜宴设在紫云山山腰处的广寒楼,是紫岚山庄里最高的楼宇,飞檐翘角,鎏金廊柱,白玉石阶,临近一处瀑布,水流汇成了碧绿深潭,四周遍植琼花树,花香怡人,是个极风雅的所在。 

皇帝和庞妃,连同韩锦卿和一众部衙长官,全都会参加今晚的宴席,随行的内务府官员一早便开始忙碌起来。

官员的座次按官阶排定,女官们都聚集在后几排,靠近大门的位置。 

广寒楼一层的厅堂十分宽敞,有两层楼那么高,朱漆凭栏,金玉点缀,极尽奢华。 

宴席开始后,一众官员向皇帝和庞妃敬酒,之后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164.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